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種田農女,攝政王百看不厭
種田農女,攝政王百看不厭 連載中

種田農女,攝政王百看不厭

來源:google 作者:涼了那年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呼延灼華 楚銀銅

原本庶女出生的楚銀銅,就打算在農田裡平平淡淡過一輩子,卻沒想到忽然天降大禍~從沒跟男子在一起生活過的她竟然像是晴天霹靂一般,懷孕了~這可怎麼辦?展開

《種田農女,攝政王百看不厭》章節試讀:

楚銀銅越想越開心,如果能夠將這些冬蠶都圈養起來,再將它吐出來的絲綢拿去賣,那豈不是就可以源源不斷掙到一大筆錢?

有了這個想法,楚銀銅整個立刻積極了起來,因為沒有可以裝的東西,她先是用鮮樹葉給冬蠶編起了一層架子,這樣是為了能讓冬蠶安心待在裏面,餓的時候,又可以吃葉子~

有沒有用她不知道,因為這些都是她在後世閱讀古書的時候發現的,不過,在做完這些看見冬蠶安靜待在葉子上面時,她立馬覺得她沒有做錯。

轉眼,又到傍晚了,為了能夠更好的安頓冬蠶,楚銀銅沒有吃過午飯,而是讓楚雨夜在距離冬蠶比較遠的地方烤了幾個大番薯,然後,又立刻全神貫注地把注意放在冬蠶身上~

直到,經過一整天的觀察,她才終於發現了冬蠶的秘密~

原來這種隱藏性非常好的冬蠶,喜歡在夜裡吐絲,而且吐出來的絲一點雜質都沒有~

忽然得知這個秘密楚銀銅,立刻宛若吃了幾千斤櫻桃一般,開心得臉頰泛紅,連忙找了一處地方全神貫注地望着那些她認為非常可愛,又能給她賺錢的冬蠶寶寶~

然而,這時,就連一直坐在她身後,並不知道她在做什麼的楚雨夜,在看見冬蠶吐出真絲時,也是立刻像是發現了現代奧林匹克的秘密一般,立刻忍不住長大嘴巴,跳了起來,焗焗有神的大眼睛,對着冬蠶的方向忽閃忽閃~

又將目光看向全神貫注的楚銀銅,忽然,有一種特彆強烈的,美好直覺……

於是,立刻像個專業探索奧秘的研究員一樣,靠近楚銀銅左側忍不住輕聲問,「姐,你是不是打算拿這種小蟲子去換銀子?」

忽然在冷風中聽見楚雨夜探出腦袋這樣問,楚銀銅並沒有打算瞞着他,畢竟她們是相親相愛的親姐弟,不過,也沒有全部告訴他,畢竟太多了又怕他不懂,於是,在聽到這話的時候,只是立刻朝他點了點頭,其它的沒說……

不過,儘管這樣,楚雨夜還是宛若得到了好吃的零食一般,十分高興,因為至少姐姐告訴了他準確的目的,這樣的話,以後他就可以替姐姐出一份力了~

本來,他還擔心日後,姐姐出嫁,他沒有能力給姐姐置辦一份嫁妝的,如今聽說,姐姐有掙錢的銀子,他的心裏當然十分高興,這樣一來,姐姐以後嫁人了就不怕被婆家看不起了,而且他也會一心一意用心替姐姐養好這些蟲子。

想着,楚雨夜立刻在心裏盤算了起來,不過,令他沒想到的是,這些冬天出現的蟲子,只能活一個季度,不管,更讓他想不到的是,在冬季過去以後,他的姐姐楚銀銅不僅利用這批蟲子掙到了添置新衣裳的銀子,還掙到了給他上學堂的資本~

轉眼,深夜,楚銀銅看着吐完真絲冬蠶的,逐漸入睡,立刻輕手輕腳地將它們吐出來的真絲,卷了起來,變成柔柔的一團~

由於數量有限,楚銀銅並沒有打算立刻拿去賣了,而是用碎布包成了一團以後再放進一個竹子做的竹筒子里,這樣可以防潮不會壞,為了避免讓別人發現,她還是和從前一樣,在茂密的樹林里挖了個小洞,將放在竹筒里密封好的冬蠶真絲,埋了進去~

然後,才開始認真盤算起來,什麼時候能有時間去一趟鎮里趕集~

不過令她意想不到的是,這個機會很快就來到了,因為,就在她跟楚雨夜回到楚家時,老太婆陳翠鳳,立刻給她宣布了一個消息,那就是長孫女楚金鳳準備要嫁到城裡去~

對象是和她在員外家一起幹活的,二婚老車夫~

別看這車夫老,其實,他早就憑藉著多年在員外家趕馬車的時年,攢下了一筆比較豐厚八十兩的資產,而且手裡還得了員外給他賞的一輛舊馬車,都說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別看是舊馬車,就算如此,鎮上和縣城上除了達官貴人類的大戶人家,還真沒幾個人坐得起~

而,楚金鳳嫁給他,也無非是因為他有一輛馬車,而且,那車夫還說,只要楚金鳳答應嫁給他,他就把那輛舊馬車送給楚家,當成是楚金鳳的聘禮~

結果,就是,陳翠鳳聽到這麼好的事情,立刻就答應了那車夫的請求,還在瞬間決定下個月就把楚金鳳嫁給他,至於為什麼要拖到下個月,無非就是因為,她還要多多宣傳~

整個十里八鄉就只有她家,楚阿三的女兒,楚金鳳嫁得最好,還有馬車作為聘禮~

可不像某些下等人,只能嫁個倒夜壺的種田漢~

而且,不僅如此,因為楚金鳳這件事情,讓陳翠鳳覺得臉上有光,連着幾日都沒讓楚張氏干一點粗活,全部都丟給了,只生了一個女兒,女兒又沒出息的楚路氏,頓時就把楚路氏給氣得宛若臭蟲子上身一般,面目猙獰~

簡直恨不得把老太婆給掐死~

不過,這些想法,她也就只敢想想,哪裡敢真的去觸碰陳翠鳳的霉頭?

說來,她成婚也十多年了,別人都隔三差五的生個一男半女,怎麼就她沒點動靜?

要說偷懶,她沒有偷過懶,一個月除了來月事那幾天,剩下的哪天都在跟楚阿五滾床單,怎麼就沒有點消息呢?

會不會是不夠壯的楚阿五不行?

想到這裡,楚路氏不由地眉頭一鎖,如果真是楚阿五有問題,那她豈不是白白被耽擱,白白在家裡干苦活累活受罪?

想着,連着幹了半個月粗活累活的楚路氏,忽然像吃了狗屎一般難受,尤其是在想到楚阿五前兩天去鎮上看望楚銀鳳時帶回來的那幾兩寒酸豬肉,不由的立刻神情酸楚……

頓時想都不再想,立刻宛若踩到狗屎一般,一臉不甘地在心底里埋下了一股狠勁……

不過,她的這些變化是沒人知道的,尤其是整天沉醉在,數楚金鳳出嫁能拿多少聘禮的陳翠鳳,早就已經連着半個月沒管過楚家裡的事情,整天就是跟楚張氏手拉手,出門晃悠,大肆吹捧,見着人都問一下,人家閨女嫁得怎麼樣~

氣得十里八鄉的女人,都立刻在心裏把她們兩個給討厭起來~

不過,她們卻不自知~仍然每天大搖大擺地出去吹牛擺款~

不過,她們這樣做,也是給楚路氏為自己爭取利益多了不少空餘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