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種田:生活不易,崽崽嘆氣
種田:生活不易,崽崽嘆氣 連載中

種田:生活不易,崽崽嘆氣

來源:google 作者:一棹春風一葉舟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一棹春風一葉舟 古代言情 葉歡歡

【溫馨+日常向+萌娃+團寵】一朝重生,葉歡歡成了古代山村裡的三歲啞巴小娃娃爹爹健壯能幹卻太過老實,娘親賢惠愛子卻不夠強勢,哥哥聰慧機靈卻少了點圓滑,只能靠葉歡歡這個錦鯉娃娃擔起養家重任挖木薯,撿玉石,就連蹲在河邊都有魚自己跳出來,更別說還有個種啥活啥的金手指,葉家的小日子過的越來越紅火就連之前不待見他們的張家村村民,都忍不住往葉歡歡身邊湊「沾沾福氣!」只是沒想到葉歡歡當初隨手一救的小公子,長大後卻賴上了她......生活不易,崽崽嘆氣呀!展開

《種田:生活不易,崽崽嘆氣》章節試讀:

痛,好痛……

葉歡歡感覺自己腦袋撕裂般疼痛,讓她忍不住倒吸一口涼氣。

她勉強睜開眼睛,卻發現眼前一片模糊,只能隱隱看到一個黑色人影。

「晦氣。」那人說。

他是誰?是在說我嗎?葉歡歡感覺腦袋發昏,眼前一黑,暈了過去。

「張叔,歡歡怎麼樣了?」

迷迷糊糊中,葉歡歡似乎聽到有人在說話。

「磕破了腦袋,現在上了葯止了血就好了,也算是這孩子福大命大。」

「真是菩薩保佑。謝謝你了張叔。」

「咱們鄉里鄉親的,說什麼謝,好了,我先走了。」

「誒,我送你。」

腳步聲響起,然後傳來吱呀一聲的關門聲。

葉歡歡感覺自己的意識已經清醒了,可是眼睛怎麼都睜不開。

正當她努力嘗試睜開眼睛時,吱呀一聲,門又響了,一個輕輕的腳步聲來到她的跟前。

葉歡歡感覺到一隻小手撫上她的額頭,緊接着是稚嫩的男孩的聲音:「歡歡,要快點好起來呀,等你醒了,哥哥抓蛐蛐給你玩。」

這個人又是誰?葉歡歡心中疑惑。

「樂樂,別打擾你妹妹睡覺,等她睡飽了,自然就醒了。」又一個女聲響起,十分溫柔好聽。

男孩低低地應了一聲。

「劉春娘!聽說你家閨女磕破頭,快死了?」好像遠處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不大,但是葉歡歡剛好能聽清。

「這個劉玉蘭又來找事了。」溫柔女聲低罵了一聲,然後一串腳步聲響起,他們似乎是出門了。

本來像被膠水黏住的眼皮突然可以睜開了,葉歡歡一眼就看到了頭頂褐色的床帳,她扭頭看向四周,就發現自己在一個昏暗的房間內,只有一個四方的開窗,微微透出點光線。

稍微適應了一會,葉歡歡才看清了這個屋子的擺設。泥土夯成的地面有些坑窪,正對大門有一張木質方桌,桌子周圍擺着幾張木凳子,床的旁邊有個不大的木頭衣櫃,除此之外,就剩門背後堆着的一些看不清的東西了。

葉歡歡眨眨眼睛心想,我不是為了救一個賣金魚的老爺爺被車撞了嗎?這裡是哪裡?不是醫院嗎?

這麼想着,腦袋又是一陣抽疼,一些不屬於她的記憶紛紛湧入腦海,葉歡歡皺着眉,咬牙忍過了這段疼痛。

從這斷斷續續的記憶里,葉歡歡無奈發現,自己竟然趕上了浪潮,重生成一個古代山村裡的三歲小奶娃葉歡歡,還是啞巴那種。

家裡除了父母,還有個七歲的哥哥,因為是外來戶,所以在這個張家村不受人待見,一家人雖然窮苦,但是也算有愛。

正當葉歡歡接收這段不多的記憶時,門外那個大嗓門的女聲又喊起來了。

「誒,我說的哪裡有問題了?那麼大了不會說話,那可不就是拖油瓶嗎?按我說,她要是死了,才對你們好嘞!」

「劉玉蘭,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溫柔女聲音量也拔高了,聲音裡帶着怒氣。

「我又沒說錯,誰願意娶個啞巴當媳婦?以後還不是得你們養着,養成個沒人要的老姑娘!誒,不過我聽說鄰村有個瘸子,倒是很適合你閨女!」

「你再胡說!滾!劉玉蘭,以後別出現在我面前!還不快滾!」

「誒,怎麼還打人呢?好心當成驢肝肺!呸,什麼東西!」

外面一陣嘈雜聲過後,又陷入一片寂靜。

葉歡歡盯着房門,就看到一個穿着補丁藍衣的高瘦女人氣呼呼地走了進來,坐在凳子上直喘粗氣。

那應該是她娘劉春娘吧。

一會,一個瘦的跟個竹竿似的男孩端了一碗水走了進來:「娘,喝口水吧。」

這個男孩應該就是她哥哥葉平樂。

劉氏接過兒子手裡的碗,喝了一口,才稍稍順了氣。

葉平樂勸解道:「娘,這人說話就是這麼難聽,你別往心裏去,歡歡好着呢,不管怎樣,以後我一定會照顧好妹妹的!」

劉氏嘆了一口氣:「行了,不理那種人,你去看你爹在哪,準備吃飯了。」

葉平樂應了一聲,小跑着出門了。

葉歡歡看着劉氏,就被劉氏側頭髮現了她的目光。

劉氏露出欣喜的神色,急忙走到床前:「歡歡醒了?頭還痛不痛?」

葉歡歡張嘴想說話,卻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哦,忘了,自己現在是個啞巴了。

劉氏見葉歡歡張嘴的動作,神色一暗,伸出手,愛憐地撫摸着葉歡歡的小手:「都是娘不好……」

沉默了一會,劉氏才繼續說:「你這孩子,讓你不要亂跑,你看,不就從石頭上摔下來了,要不是你哥哥剛好路過,你這小命就沒了,以後不許調皮了啊。」

葉歡歡聽着,卻有些疑惑,她難道真的是自己摔下來的嗎?那剛穿過來的時候的那個人影又是怎麼一回事?自己看錯了?或者是記憶錯亂了?

正當葉歡歡胡思亂想的時候,一個健壯的高個男人走了進來,他穿着粗布短打,一身精瘦的肌肉,皮膚黝黑,不過五官倒是很端正。這個就是她爹葉大壯吧。

葉大壯手裡端着一個小碗進來,他把碗遞給劉氏說:「這是趙嬸子給的雞蛋湯,說是給歡歡補身子。」

葉歡歡被劉氏小心地扶起來,靠坐在床頭,一口一口喝着劉氏餵過來的雞蛋湯。

因為只有一點點油星和一點點鹽,喝起來比現代的蛋湯難喝多了,葉歡歡只喝了半碗就不喝了。

劉氏看着她這樣,十分心疼,她把那剩下的半碗蛋湯給了葉平樂,伸手從床頭的柜子底下摸出一些銅錢來,遞給葉大壯:「大壯,吃完飯去鎮里買點米面什麼的,給歡歡補身體。」

葉大壯接過錢點點頭。

葉歡歡在床上躺了五天,才被准許下床出門。

她小心地走出門,倚着門框看了看這個未來的家。

簡陋的竹籬笆圍成一個小院,院子里種了一棵大樹,角落還有塊地種了菜。

兩間泥土建成的土房,房頂上蓋的是稻草,沒有任何裝飾,只是開了幾扇小窗。

屋前的空地平整過,鋪了一些小石子,靠近灶台邊上放了兩口大陶缸,裏面蓄滿了水,葉歡歡沒有看到院子里有水井,看來那陶缸里裝的就是全家人的生活用水了。

屋旁搭了個小棚子,用石塊泥土壘出一個灶台,旁邊堆了小半堆柴火。

在大樹下,有一張大青石鑿成的石桌合著四張木頭凳子,就是唯一乘涼消遣的去處了。

這是一個能夠一眼望到底的、十分窮的家。

唉,人家重生不是公主就是小姐,她怎麼就是個窮小鬼呢?還是不會說話的那種。葉歡歡無聲地嘆了口氣。

又這麼養了十幾天,葉歡歡腦袋上的傷才算好全。

這天葉歡歡蹲在地上,看葉平樂拿着根小樹枝在地上劃拉着。

「歡歡,你知道這是什麼字嗎?」葉平樂指着他劃拉出來的痕迹問。

葉歡歡看了地上跟雞刨出來的爪子印似的字,搖搖頭。

「笨歡歡,這是樂字!是先生教我的。先生說我可聰明了,說我以後一定能考上秀才……」葉平樂說到這,語氣突然低落了下去。

他只是愣了一會,又繼續說:「沒事,我再寫一遍給你看,你可要看仔細啦!……」

這時院門被打開了,葉大壯背着個竹簍子走了進來。

葉大壯不僅會種莊稼,還會打獵,今天他就是上山去打獵了。

「爹!」葉平樂歡快地跑了過去。

葉大壯接住兒子,把兒子舉高高,葉平樂哈哈大笑。

劉氏從屋裡出來,迎了上來:「樂樂,你爹剛回來,別鬧你爹。累了吧,飯馬上做好了,先洗手吃飯吧。」

葉大壯把竹簍放下,從裏面拿出一隻瘦小山雞:「看,今天運氣很好,竟然獵到了山雞!」

劉氏也是一陣驚喜,瘦削的臉上漾出笑意:「今天可以煮雞湯給歡歡補身子了!」

「哇。」葉平樂盯着那隻山雞驚呼道:「爹爹,你真厲害!」

葉大壯臉上也是止不住的笑意,他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又從竹簍里往外掏一樣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