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種田醫妃:拐個王爺當長工
種田醫妃:拐個王爺當長工 連載中

種田醫妃:拐個王爺當長工

來源:google 作者:寒江獨釣雪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寒江獨釣雪 陶念雲

陶念雲趕上穿越潮流了,但原身居然是個矮胖挫!!孤家寡人一個,原本被嬸娘害死奪寶,但陶念雲來了!收了個無敵帥哥當僕人,還擁有氣死人不償命的系統,全憑一身好演技反轉,反轉再反轉!男主:我心悅你,眼中皆是你展開

《種田醫妃:拐個王爺當長工》章節試讀:

整個縣裡誰人不知縣令夫人對縣令一往情深?即使縣令殘暴不仁,昏庸無能又喜愛美色,縣令夫人依舊待他如初戀,日日為他去寺廟祈福,利用娘家關係為他收拾殘局,從未有過絲毫的怨言。

且,夫人擁有一支自家軍,是其父親專門給她保駕護航的。

所以,誰敢傷害縣令,夫人定讓他吃不了兜着走!

王德志沾沾自喜,也如他所料,縣令夫人一聲令下,讓親軍將陶念雲和護念給拿下,路過護念時,餘光定格在護念臉上,不由得皺起了眉頭,冷冷地吐出兩個字:「噁心!」

陶念雲抿着嘴憋笑,看了護念一眼後,實在是忍不住噴笑出來。

隨着她的挪動,護念呈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瞬間逗笑全場,唯有夫人的親軍愣是給憋住了。

護念凝眸,一陣殺氣掃過,那些衙役們瞬間閉了嘴。

王德志直直地盯着他,想着此人方才還好好的,夫人一來便一臉疙瘩看不清模樣,莫非,是在故意遮掩,不想讓夫人認出來?

察覺到他打量的目光,陶念雲坦然解釋:「我這奴隸,對屁過敏。」

「噗呲……哈哈哈……」

這下,引得全場嘩然大笑。

護念何時受過如此奇恥大辱,眸中迸射出滲人的殺氣,頓時真氣外泄,形成一股巨大的衝擊力,瞬間,所有人往後仰翻,就連那些訓練有素的親兵都被衝擊的後退十幾步。

尤其是王德志和那些衙役,直接被衝擊的摔在地上打了幾個滾,亂成了一團。

而陶念雲憑藉著體重優勢,愣是紋絲不動,只是臉上的肉飛馳着,頭髮也散亂不堪。

眼看着護念滿是殺氣地逼近,陶念雲立馬雙手抱頭蹲下,喊着:「別打我,我也是救你!」

護念頓住,幽深的眸子黯淡了不少,瞧着地上瑟瑟發抖的人兒,殺氣逐漸褪去。

陶念雲這才鬆了口氣,擦了擦被嚇出來的冷汗,回想起剛才那強大的衝擊力還有些驚魂未定,想着以後還是少惹他,不然小命難保。

這時,門開了。

夫人凌亂不堪地跑了出來,在所有人看向她時停住了腳步,她眼圈通紅泛着淚光,怨恨地瞪着陶念雲。

王德志一眼便瞧出了怎麼回事,立馬跪下帶着哭腔大喊:「縣令,您好慘哪,被這野丫頭害得英年早逝哪!夫人,您一定要為縣令報仇哪!」

「夠了!」

夫人一聲呵斥,「他沒死,好的很呢!」

陶念雲一臉錯愕,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總覺得夫人對自己的敵意很大。

難不成是對縣令不滿意?

想着,她探頭往房間里看去。

縣令正小跑地追出來,一臉的春風蕩漾,整個人走起路來都是輕飄飄的,嘴角都咧到耳根了,邊打着蘭花指邊喊着:「夫人,等等我~」

瞧着一臉驚恐的衙役們,縣令連忙擺正姿態,不滿地瞪着跪在地上的王德志,「你剛才說誰死了?要治誰的罪?」

「我,我……」

王德志滿臉難以置信,那個方子他明明看過了,定會使縣令一直拉稀,虛脫至死,難不成……

他恍然大悟,驚奇地瞪着陶念雲。

陶念雲伸了個懶腰走上前來,嫣然一笑,「咋了?是不是覺得懷疑人生了?不知道自己的計劃哪步錯了?我堂堂神醫後代,還會不識字?會治不好小小的不舉之症?」

「不可能!你從小未上過私塾,未拜過良師,連自己的名字都不會寫,怎麼可能精通醫術?」

「喲喲喲,傻了吧?」

陶念雲笑顏盈盈,忽的眼神陰冷,一腳踹上他的臉,他鼻血噴了出來倒在地上。

陶念雲一腳踩在他的胸膛上,「說,你把許蘭藏哪了!」

「你,你竟敢打我……縣令,你當真要任由她欺辱我而不管?」

他的語氣滿是威脅,縣令本想說什麼,卻被陶念雲一個陰森森的眼神嚇得又給咽了回去,躲在夫人身後。

夫人冷哼一聲,「不過是個鄉下的野丫頭,仗着歪門邪道的法子幫了縣令,就想着越俎代庖?來人,將這以下犯上的刁民抓起來!」

親兵們頓時一擁而上,護念飛速閃到陶念雲身前護着,一掌打飛了兩個。

見狀,王德志煽風點火:「夫人,她們這是完全不把您放在眼裡哪!她們要造反!快抓住他們!殺了他們!」

「找死!」

陶念雲眸中布滿了寒霜,從系統里掏出銀針扎進了他的耳**,他頓時動不了了,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只能滿眼驚恐地看着陶念雲抽出衙役的刀直接給他那地方砍了!

濕熱的鮮血濺了陶念雲一臉,可女孩卻連眼睛都沒有眨一下,悠哉悠哉地拿着手巾擦乾淨臉看着夫人,「輪到你了。」

親兵們全都擋在了夫人身前,一副殊死搏鬥的模樣。

護念運轉內力,一雙黑眸直直地盯着那群人。

陶念雲想要將他拉開,可他愣是一動不動。

「我說你這奴隸懂不懂事?你擋着主人的視線了!」

她這麼一吼,護念這才往後退了幾步。

陶念雲露出幾顆大白牙,勸解:「夫人,首先呢,我沒有越俎代庖,三天前和縣令約定好的,我治好他,王德志隨我處置,當官的定不會食言對吧?其次呢,這些親兵是您父親派來保護您的,不是讓您作威作福的。」

「我不知道夫人能與縣令行魚水之歡了為何對我如此敵對?按理來說,夫人不該賞我嗎?還是說,夫人是不滿我治好了縣令?」

「大膽!你敢口出狂言誣陷我!」

夫人突然發怒,眸中的火苗不斷地燃燒,彷彿要將陶念雲吞噬掉。

二人相對而立,空氣中瀰漫著濃濃的硝煙味兒。

《種田醫妃:拐個王爺當長工》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