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周歲安許則然
周歲安許則然 連載中

周歲安許則然

來源:外網 作者:嫁狐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嫁狐 都市言情

祖上的殺孽報應到了我身上,為了活命,老姑奶給我請了狐仙兒,誰知這狐仙兒不是來護我,而是要殺我……展開

《周歲安許則然》章節試讀:

「進來。

」王翠婆婆說。

我不由自主的就往前走,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進了屋,我心裏一沉,扭頭就要出去,卻發現屋門已經無聲無息的關上了。

我緊張的吞咽了下,右手摸着褲兜的香灰。

她上半身往前伸,瞪着眼睛瞅我:「立了堂口的?你要管這家的事?」

在她說話的時候,我感覺到她整個人被籠在一處巨大的黑影里,像是她身後站着個高大的東西。

「讓我看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

」王翠婆婆雙手撐着,蹭蹭的往前爬,同時籠着她的那個高大黑影也朝我壓過來。

明明還沒碰到我,我莫名開始呼吸不暢,透不過氣來。

我當時腦子裡一片空白,抓着兜里的香灰就揚了過去。

「啊!」香灰落在她身上,她發出一陣慘叫,直接摔地上,趴着都起不來了。

我看得目瞪口呆,心說這香灰這麼厲害?

「你……你供奉的是誰?」王翠婆婆癱在地上,滿頭都是汗。

看她這樣,我鎮定下來,清了清嗓子,「供奉的是長白鎮北老太爺。

我記得老姑奶請狐仙兒許則然來我家時,就是這麼說的。

這話說完,我清楚的看見王翠婆婆的表情變得僵硬,過了會,神情中帶了些驚恐,臉上的肥肉都在抖,「是許爺?」

她認識許則然?

「是,你是誰?為什麼要來王翠家?」我問。

其實我有心想打聽下許則然的事,轉念一想,他沒準正藏在啥地方偷偷看着我,就沒敢問這事。

我看出來了,現在跟我說話的不是王翠婆婆,她是遭那東西上身了。

王翠婆婆又是一聲「哎喲」,捶着大腿哭了起來,「我來討個公道啊,王翠和她這婆婆忒不是個東西,她們來找我上香許願,我看她們倆說的虔誠,我心善,就幫了。

她越說越委屈,「當時她們可是信誓旦旦的說會來還願的,誰知道我這等了一年多都沒動靜,我這不就來催催她們。

「王翠這人記性不好。

」我給王翠解釋了句,「你不跟她明說,就每天晚上站在床邊問她為啥不去找你,她哪知道你是誰?」

王翠婆婆抽噎一聲,愣住了。

我都無語了,心說這東西看着腦子不咋好使,「王翠啥時候跟你許的願?我替你跟她說一聲。

我沒問王翠許願幹啥,不想打聽她的事。

王翠婆婆要張嘴說話,卻發不出聲音,喉嚨里像是被啥東西堵住了,堵得她臉色漲紅,都翻了白眼。

「你這是咋了?」我慌了神。

王翠婆婆大張着嘴,呃呃的喊了兩聲,暈了過去,緊接着一隻大老鼠從床上的被子里竄了出來。

「啊!」我嚇得跳了起來,臉都白了。

大老鼠鑽到床底,一道蒼老的聲音從床底傳出,「小丫頭,別喊了。

我盯着床,後背緊緊地貼着門。

「你那把供奉許爺的香灰實在是厲害,把我給打的現了原形,地上暈着的那人沒事,過半小時就能醒過來,我到這家來,真沒想傷人,就想讓她們去還個願,好讓我吃點香火,你記得跟王翠說一聲啊,唉,我就先走了,你替我跟許爺陪個不是,我要知道許爺在這,我死也不敢過來。

說著就沒聲兒了。

我往床底下瞅了眼,底下除了灰,啥都沒有。

這是走了吧?

原來上了王翠婆婆身的是灰仙啊。

我抹了把冷汗,把王翠的婆婆搬到床上,試着問許則然:「仙家,你看我辦的這事行不?」

「為何不喚我則然?」冰涼的手臂從身後穿過,圈住我的腰,微微用力,我不由得向後仰,貼上他的胸膛。

《周歲安許則然》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