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晝夜不息,生命以歌
晝夜不息,生命以歌 連載中

晝夜不息,生命以歌

來源:google 作者:布穀寺里有鳥叫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布穀寺里有鳥叫 白木 都市小說

比孤獨的夜晚更孤獨的,是什麼?比純凈的晨曦更純凈的,是什麼?生命的出現,盛放,最後凋零,這其中所遵循的又是什麼?應運而生的怪物,神秘而古老的凶獸,城市面具之下,誰在替我們負重前行長城之上是億萬顆星辰,星空之上是無盡的守望是神明降臨,凡人退避還是人定勝天,諸神黃昏展開

《晝夜不息,生命以歌》章節試讀:

第二章神秘大盜

臨明一中,位於臨明老城區與新城區之間,每當到了放學的點周邊道路便會異常擁擠,

不僅僅是因為來接送孩子的家長們,還有許多在新城區上班的年輕人下班了便會回到老城區租的房子,使得這一時間段的人流量非常大,

白木家在老城區東,從學校回家要跨過整個老城區,何晰家也在城東,不過因為平時都是老吳開車送白木去上學,所以兩人也沒怎麼碰過面,根本就不熟!

「所以啊,白木同學,你看看,你和何晰都住在城東,平時肯定沒少交往,關係肯定也不錯,這次何晰同學遇到了這麼大的困難,我們做同學的,不得儘力幫助她嗎?」

「雖然說這個事已經報給搜查署了,可是你看何晰同學的狀態,一天不找回這個錢,她肯定是一天不能安心。」

「我知道,我們肯定是比不了搜查署的辦事效率的,但是有一份力發一分光嘛,你說是吧。」

王力拍了拍白木的肩,渾身散老好人的光輝,

「雖然我和張智住在城北,但是為了同學,我們是相當願意參與到這次的小分隊當中來的,我相信我們四個發揮我們的聰明才智,很快就能把這錢給找回來的!」

白木苦笑着點了點頭,心裏***

對於這些沒必要的人際交流白木都深表厭惡,看着王力沒來由的熱心腸,白木很疑惑,

不是自己的事何必這麼上趕着往前湊呢,是想在班級里刷存在感嗎,也是,王力好像是班長吧,

(好像?)

不過白木依舊沒有拒絕,原因很簡單,白木覺得拒絕之後可能麻煩會更多,

學校里形形**的人對於白木都是一樣的,不管是天生麗質美艷動人的,還是相貌平平的,熱心的,冷漠的,都一樣,

都讓白木生不起想要交流的**,不管他們性格如何,他們都是一類人,和自己不是一類的那類人。

本來今天要去老王那兒瞅一眼,現在看來是去不了了,唉,話說今天一天都沒看到老吳來上課啊,不就是個劇本殺店開業嗎,至於被抓去當這麼久苦力嗎。

老吳被老王抓去當苦力,我也被老王(王力)抓去當苦力,這叫什麼事啊。

傍晚,放學後四人小組,白木,王力,張智,何晰,王力決定大家分頭行動,何晰和白木沿着原路尋找,看看有沒有可能是上學途中掉落出來了,

而張智和王力則負責沿途詢問路邊店商,看看有沒有什麼線索,要是能看看監控就更好了。

白木現在滿腦子想的就是怎麼把這三個人敷衍過去,趕緊跑路回家,這不是有大病嗎,一天都過去了,這3000塊錢怎麼可能還在這兒乖乖地等着你,安安心心等搜查署來調查不就好了。

王力當然不知道白木心裏所想,一臉感激地對白木說。

「白木同學啊,非常感謝你能加入到我們這個小隊當中,我看啊,之前班裡的同學對你實在是有太深的偏見了!」

「覺得你是一個孤僻,不近人情,沒有集體榮譽的同學!」

白木:是的,沒錯!

「今天我才深深地感到,你是一個熱心腸,關心同學的好青年!」

「真的非常感謝你!有這樣熱心腸的同學,我們班級的凝聚力一定會更上一層樓,在接下來的優秀班級評選中……」

白木一頭黑線,當事人都沒你感動,還有,這還沒找到呢,你在這兒發表什麼感言!

白木苦笑兩聲,一分鐘都不想待下去了,「是呀是呀,我們趕緊行動吧!」

王力再次投來肯定的目光:「嗯!加油白木同學!」

臨明,伯爵五星大酒店,總統套房。

一個約莫十六七歲的少年躺在奢華大氣的大床上,喝着香檳,來回把玩着一個泛着淡藍色光芒的戒指。

少年一身的奢侈品,又住在如此昂貴的套房中,想必是個家中錢財萬貫的富二代。

苟富貴把玩了會兒戒指後,將其拋向空中,空氣中一陣流光泛起,戒指竟憑空消失了。

「不就是偷了你們個戒指嘛,至於追我那麼久嗎?」

苟富貴一邊嘀咕一邊脫下上衣,身上赫然是一道道鮮紅的傷痕。

「不過這戒指倒還真不是什麼一般貨色,和我的【自在空間】彷彿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等我研究明白了,一定回去找你們好好算算賬!」

「這幾天用【自在空間】借了臨安城的朋友們不少錢,應該也夠用了,等我那便宜老爹氣消了,小爺再還你們。」

此人竟然就是這幾天令搜查署頭疼不已的神秘大盜。

正在安心養傷的苟富貴還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盯上了。

伯爵大酒店對面,商貿大樓樓頂,一個黑影正趴着觀察着苟富貴,身旁漆黑髮亮的狙擊槍彰顯着其不一般的身份。

冷鋒盯着套房裡刷抖音笑得跟個白痴一樣的少年,

「老王,你沒搞錯吧,這就是一個十六七歲的小屁孩啊,你確定這幾天那麼大的動靜是他乾的。」

電話那頭,「那你得問吳果了,這是他推演出來的位置,再說了,一個十六七歲的孩子肯定做不到這樣大規模且毫無破綻的盜竊。」

「但,如果加上天賜,可就說不一定了,打起精神來,要準備行動了,千萬別掉以輕心,我們對他的能力可一無所知!」

聽到天賜,冷鋒收起了懈怠之心,「是!」

伯爵大酒店門口,幾個身影站立在前。

「吳果,你確定就是這兒嗎?」

說話的人竟然就是老王劇本殺店裡的中年男子,而他身旁的白衣男子,可不就是吳果。

唯一不同的是兩人的脖子上都戴上了一串項鏈,項鏈上系著一片雪白的樹葉,約莫兩個瓶蓋那麼大。

「我什麼時候弄錯過,伯爵酒店地處鬧市,而且酒店中的客人還沒有疏散,那少年要是進行強烈反抗的話,恐怕會有不可控的影響!」

一旁的女子開口:「目前不清楚對方的天賜,所以如果貿然進行人員疏散,被察覺到就打草驚蛇了。」仔細看便會發現,這女子脖子上也系著一模一樣的雪白樹葉。

「再等等吧,等小劉把那個東西送來就可以行動了。」中年男子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