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恐怖靈異›朱茯苓程越最新
朱茯苓程越最新 連載中

朱茯苓程越最新

來源:外網 作者:八零喜事當家肥妻大翻身 分類:恐怖靈異

標籤: 八零喜事當家肥妻大翻身 恐怖靈異

朱茯苓穿越了!變成八零年代已婚婦女,又肥又窮還給老公戴綠帽!她果斷減肥,做生意掙大錢,順道虐虐渣,鬥鬥極品,日子過得紅火又精彩!本來對她不理不睬的老公不樂意了,看到她拿出來的離婚書,氣得把她逮回屋裡壓倒,「嫁給我,這輩子就是我的人了。」朱茯苓:「誰是你的人?想得美!」某男人眉梢微挑,將她禁錮在懷裡,「老婆,今生今世,你休想逃。」朱茯苓:「……」說好的高冷酷哥呢,怎麼變成了黏人忠犬?展開

《朱茯苓程越最新》章節試讀:

程越額頭青筋直冒,真真在氣頭上,說話也不留情面了。
朱茯苓做老闆這麼多年,什麼奇葩客戶都見識過,性子鍛煉得沉着冷靜。
她已經很久沒被人逼到直接發火了,可程越似乎有這個本事,讓她失去情緒自控力,「我怎麼安分?她都欺負到我頭上來了,難道我只能忍氣吞聲,被人欺負嗎?憑什麼?」
「誰不知道整個家屬院就你最刁蠻,只有你欺負別人的份,誰敢欺負你?」
「你這是偏見!你親眼看到我欺負她嗎?眼見才為實,無憑無據就是誣陷我!」
「你!」程越氣得臉色發黑,「油嘴滑舌!強詞奪理!不可理喻!」
長久以來對朱茯苓的忍讓,到這時候終於忍無可忍。
程越徹底爆發,「說什麼都沒用!你要麼去給劉梅道歉,要麼捲鋪蓋走人,這裡容不下你這尊大佛!」
朱茯苓也憋不住了,「你以為我想待在這裡?要不是沒錢,我早就走了!」
「你啥意思?嫌我窮是不是?」程越猛地一拍桌子,發出巨大的轟響,整個人怒不可遏,「要不是你挾恩圖報,你以為我願意娶你?全天下的女人我娶誰都比娶你好!」
這話實在太重了。
即便知道他討厭原主,可現在站在這裡的是她朱茯苓啊!
朱茯苓縱使脾氣再好,被人嫌棄成這樣也不想忍了。
誰還沒點脾氣,誰還不會拍桌子了?
朱茯苓憤怒一掀,桌上沒吃完的揚州炒飯被掀翻在地上,「你終於說出心裏話了,不想娶是吧,那就離婚!」
離婚!
給他戴綠帽子的女人,怎麼有臉提離婚!
就算要離,也是他提!
是他不要她!
「朱茯苓,你沒資格提離婚!」程越渾身血液逆流,氣急攻心之下,高高揚起手。
對上他憤怒到近乎猙獰的面孔,朱茯苓獃滯住。
然後,怒火熊熊燃燒!
他竟想打她!
就算是作天作地的原主,給他戴綠帽子又毀他名聲,他都沒對原主動手。
而她穿越過來的幾天,一直對他客客氣氣。
收拾了屋子,做飯有他一份,睡覺寧可自己縮在沙發,哪怕是跟他借錢,也規規矩矩給他寫了欠條。
她自認為問心無愧,沒有半分對不起他。
而他聽信什麼劉梅老師的狗屁控訴,對她大吼大叫就罷了,竟然還想對她動手!
為什麼!
憑什麼!
憤怒和委屈充斥着胸腔,朱茯苓胸口起伏,一雙眼睛氣出了淚花。
程越渾身一震,心口被她眼角的淚光刺得一疼,然後——
「呯!」
這一拳,重重咋在牆上,用力到他手背滲血。
氣急攻心的拳頭,終究沒砸在她身上。
朱茯苓心臟怦怦跳。
儘管這一拳沒有打在她身上,但是那兇悍的力道,還是嚇到她了。
牆面上殘留的血跡告訴她,如果這一拳是在她身上,她怕是鼻子都要被打歪。
程越從沒對原主動過手,可他其實對原主已經忍無可忍了嗎?
原主的確招恨,渾身上下由里到外找不到一絲優點,難怪所有人對她棄如敝履,恨不得她早點滾蛋。
朱茯苓並不是想給原主開脫,只是她不想背負原主留下惡劣名聲,而讓自己不管做什麼,在別人眼裡都是錯的。
她想讓別人正視此時的她。
於是,她深吸一口氣,捋起袖子,露出手臂上的擦傷,「我沒招惹劉梅,但是劉梅推倒我,這道傷就是這麼留下的!
還有,我今天去買米,在車上碰到劉梅,根本沒有招惹她,是她罵我長這麼胖還坐車,這話太難聽了,我連反駁都不能反駁嗎?連車上的人都聽不下去替我說話了!」
「不可能!劉梅是老師,不可能隨便推人罵人!就算她不小心說了,那說的也是事實,你這一身膘早就該減了,你要是瘦了,別人還能說你?」
「你這是受害者有罪論!」朱茯苓被氣笑了。
她本以為程越至少通情達理,看來,是她太天真了。
「程越,我看錯你了,你跟劉梅沒什麼不同,一樣的以貌取人!」朱茯苓冷笑,不想再跟他廢話,扭頭出門。
「呯!」
巨大的摔門聲,就像她此刻心裏的憋屈和憤怒。
聲音在程越心裏回蕩,他愣住了。
再看變得乾淨敞亮的屋子,還有被摔在地上,還瀰漫著香氣的炒飯,他心裏更是複雜。
朱茯苓以前確實很討人厭,可是最近幾天她真的變了。
是一種似乎由內而外的改變,整個人似乎都變得有神采了,看到他也不再像之前一樣擺臭臉,使喚他伺候,而是會主動做他的飯,也對他露出了從沒有過的笑容。
他從沒見過這樣的朱茯苓。
她真的變了嗎?
她剛才說的話都是真的?
受欺負的真的是她?
程越突然動搖了。
朱茯苓並沒有跑遠,而是到筒子樓樓下的林蔭道,瘋狂跑步。
因為前世沒有胖過,所以她不知道原來別人對胖子可以有這麼大的惡意,坐車被嫌棄,找工作被嫌棄,連被誣陷了,給自己解釋的機會都沒有。
想要改變這種困境,她必須減肥!
筒子樓里有人探出頭來,看到她在吭哧吭哧跑步,一臉見了鬼的表情。
朱茯苓就是個懶豬,以前動一下都嫌累,怎麼會突然跑起步來?
轉性了?
「這不是程主任媳婦嗎?聽說你跟程主任吵架了,這會兒突然跑步,該不會是受了什麼刺激吧?程主任不像是會嫌棄胖子的人呀!」
陰陽怪氣的聲音傳來,朱茯苓不必抬頭看,也知道是劉梅。
劉梅故意抬高了音量,生怕別人聽不到。
眾人一聽,紛紛搖頭。
「誰不知道朱茯苓是什麼德性,跟程主任能吵什麼架?八成又是她在作妖吧?」
「程主任真是可憐,娶了個惡婆娘,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程主任能忍她這麼久,她該感恩戴德,還有什麼要作的?像程主任一樣不嫌棄她是胖子的男人,打着燈籠都找不到第二個……」
聽到大家都在罵朱茯苓,劉梅心裏可算舒坦了。
誰讓朱茯苓在車上時諷刺她,害她成為大家的笑柄?
這筆賬,她可記着呢!

《朱茯苓程越最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