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墜落的地獄
墜落的地獄 連載中

墜落的地獄

來源:google 作者:蔣藝蔣黎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司空銘 懸疑驚悚 黎芷晴

我們在不同的學校,可有着一模一樣的臉同卵同胞,她叫蔣藝,我叫蔣黎,黎明晝前野火無盡的黎展開

《墜落的地獄》章節試讀:

小時候我和蔣藝必須要睡在一張床上,誰也不想和誰分開。
生日那天,蔣藝用她攢了好久的零花錢,為我買了一雙名牌鞋。
她知道我愛吃糖醋排骨,知道我喜歡的一切。
...小時候我和蔣藝必須要睡在一張床上,誰也不想和誰分開。
生日那天,蔣藝用她攢了好久的零花錢,為我買了一雙名牌鞋。
她知道我愛吃糖醋排骨,知道我喜歡的一切。
我也愛她,和爸爸媽媽一樣愛她,她知道的。
我們會為了讓她開心去遊樂場,我會學豬叫,只為了哄她。
明知道愛她的人會傷心,卻還是義無反顧地離開,到底是對這個世界有多失望,或者絕望呢。
我不清楚,可我卻能體會到那種絕望,義無反顧的絕望。
因為,我們身上流着一樣的血。
……預備鈴響起。
我剛走進教室的時候,班裡很安靜。
大概是因為高三了,學習氛圍還算好。
蔣藝說過,她在倒數第二排坐着。
遠遠一望,倒數第二排有兩個空位,蔣藝愛乾淨,我徑直走到那個位置,又聽到班裡學生的轟然大笑。
一個女孩指着我的鼻子說:「蔣藝,你傻了,連自己的座位都忘了?
」她還化着妝,眼線畫得一點都不流暢,口紅也塗得很廉價。
我打開書桌,裏面的書里寫的名字叫付芳,不知道是不是眼前這個女孩。
我看了看她,有些近視,走上前才看清她的胸牌。
她叫段雨,日記本上的段雨。
似乎很不滿我這樣看着她,段雨挑着眉站起來推了我一下,「什麼眼神?
滾遠點,跟個瘟疫一樣。
」她本就是瘟疫啊?

」一個女孩接話,甚至沒看我一眼,不停地照着鏡子。
我笑了笑,沒回答,走到那個骯髒的位置,滿是垃圾和廢紙,桌子上還刻着謾罵的語句。
手有些顫抖,內心瞬間就被憤怒侵佔,妹妹到底經歷了什麼,到底犯了什麼錯……想起那晚她慘白的胳膊,決絕的神情,我忽然有了一絲觸動。
隨後,我安靜地坐着,像蔣藝一樣,可是又不一樣。
我冷血,足夠理智;我狠毒,足夠兇猛。
她的日記本第一頁的下方,我重重寫上:我的妹妹受校園欺凌去世,今天,我穿上她的校服,頂着她一模一樣的臉。
」為什麼來?
」來報仇。
」我的座位就像公共垃圾場一樣,不停地被人塞進各種垃圾袋,油膩的包裝,很噁心。
剛上完廁所回來,桌子上已經擺滿了各種各樣的零食垃圾袋,紅油從上面滋滋地流下來,毫無意外,滲透到了書本上,散發著惡臭的味道。
難道扔到我這裡,就可以減少垃圾污染,保護環境嗎?
我不以為然,站到了講台面前。
蔣藝從小就喜歡忍氣吞聲,她會將爛攤子收拾掉,會將所有的委屈往心裏咽,但是我不怕。
是的,我不怕。

《墜落的地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