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贅婿沈默蘇婉瑜
贅婿沈默蘇婉瑜 連載中

贅婿沈默蘇婉瑜

來源:外網 作者:南橋故人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南橋故人 都市言情

「老闆,雨下大了。」展開

《贅婿沈默蘇婉瑜》章節試讀:

翌日,沈默早早來到樓下。

從六歲那年開始,有一樣習慣,他一直沒有丟掉。

那就是晨悟。

在蘇家三年,哪怕他過得再苦,也始終如一的堅持。

酒店後方,有一個巨大的公園。

沈默找了塊乾淨的地方,緩緩閉上眼睛。

頓時間,四周的景物在他腦海里變得格外清晰,甚至比肉眼看到還要真切。

清晨的太初之氣漸漸在他周遭匯聚,又在他體內四下遊走。

呼!

足足一個小時過後,沈默呼出一口胸中濁氣,豁然睜開眼。

他那雙深邃的眸子里,彷彿有着電光縈繞,奪人心魄。

若是有高人在此參悟,一定會驚掉下巴。

因為沈默這種高深的修鍊狀態,是無數武道之人用盡一生也無法掌握的。

而沈默年紀輕輕,便已經收放自如。

早在十五年前,八歲的他,已經被譽為沈家百年不出世的絕頂武道天才,更是整個沈家邁入頂級世家的希望。

然而,天才往往命運多舛。

在他長到八歲那年,一個風雪交加的晚上,母親將他哄睡之後離去,之後便傳來失蹤的消息。

半月後,他父親安排完了後事,出去尋找,同樣杳無音訊。

原以為只是一次短短的離別,誰知卻從此成為了孤兒。

那一年,他的天賦漸漸消失,一夜之間,從沈家最耀眼的希望,成為了廢人。

他被關在沈家別院,十年幽禁,鍛鍊出了遠超常人的驚人毅力。

一直到四年前那場大火,他終於明白,這一切,都不過是個早已設計好的陰謀罷了。

搖了搖頭,沈默整理了一下,目光遙望着北方,輕聲呢喃。

「二叔,你大概做夢也想不到,我沈默活着走出了帝都,而且,已經拿回了屬於我的天賦吧!」

「現在,我已經在期待我們重逢的那天了。」

「你奪走我的一切,我一定會親手加倍的拿回來!」

沈默起身,身上的骨骼發出一陣爆豆般的脆響。

那塊被他握在手中的青石塊,在瞬間化作齏粉。

一揮手,隨風飄散。

……

「公子,大小姐抵達蘇城機場了。」

身後,蘭萬城快步走了過來。

沈默一拍腦門,急忙將手機開機,當看到那九十九加的未接來電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他已經能想像到秦夢淺在蘇城機場跳腳的場景了。

「那你還等我做什麼,快去接她啊!」沈默回頭沒好氣道。

蘭萬城哭喪着臉,無奈道:

「公子,大小姐說,十分鐘內看不到你出現,她就隨便跟別人走了。」

沈默二話不說,一溜煙朝公園外跑去。

蘭萬城早已備好車,兩人全速趕往蘇城機場。

十分鐘的車程,硬生生被蘭萬城縮短了三分之一。

兩人下了車,逆着人流快步走進機場。

走了沒幾步,蘭萬城拉住沈默,衝著候機大廳方向努了努嘴。

候機大廳里,圍了一群人。

人群中,一個模樣嬌俏的女孩,正在和幾名油膩中年男打牌。

女孩一身淺藍色背帶褲,頭戴一頂鴨舌帽,口中叼着一根棒棒糖,此刻她面前擺滿了各種亂七八糟的東西。

現金,錢包,手錶,腰帶……

「開!」

女孩猛地翻開撲克牌,歡呼雀躍道:「歐耶!又是我贏,快快快,把值錢的都給我交出來。」

其中一名油膩男哭喪着臉,哀求道:「小妹妹,值錢的都被你贏走了,不賭了行嗎?」

另外幾人也連忙附和。

「是啊,就剩下一條褲子了,姑娘,饒了我們吧!」

「姑奶奶,我們不調戲你了,給我們留條褲子吧。」

「……」

女孩眨了眨眼,嫵媚道:「幾位大哥,你們真的不想看我跳鋼管舞了嗎?只要贏我一次,我就可以滿足你們呢!」

這話一出,幾個油膩男面面相覷,神色間再度浮現出猶豫之色。

眼前的女孩,真如仙子下凡,完美的無可挑剔。

一顰一笑,都勾人心魄。

要是能一親芳澤,就算讓他們少活十年也願意。

見他們猶豫,女孩拋了個媚眼,風情萬種的笑道:「要是身上沒有值錢的東西,什麼房產證之類的也可以,我很容易滿足的。」

「秦夢淺!」

沈默終於忍無可忍,黑着臉喊了一句。

蘭萬城則是同情的看着那幾個油膩男,彷彿看到了從前的自己。

據他所知,秦夢淺自打認識撲克牌這種東西開始,從來沒有賭輸過一次。

當年他不信邪,足足輸了公司百分之五的乾股出去。

說起來,都是血淚史。

秦夢淺見到沈默,嚇得花容失色,連忙收起媚態,將面前的手錶錢包一股腦掃進懷裡。

這才抬頭,訕訕一笑,吞吞吐吐道:「你……你來這麼快做什麼。」

「我再不來,你就被抓走了,你知不知道,賭博是犯法的?」沈默沒好氣道。

秦夢淺吐了吐舌頭,瞥了眼幾個苦逼油膩男,不忿道:「誰讓他們想占我便宜,人家就是教訓他們一下嘛。」

沈默捂着額頭,沉聲道:「跟我走!」

「好滴吧!」秦夢淺低頭對着手指,一臉委屈巴巴的模樣。

沈默原本還想訓斥她幾句,看到這裡,胸腔里的氣頓時消失的無影無蹤,一時間又好氣又好笑。

當下,只能擺擺手無奈道:「行了,下不為例!」

「好的!」

秦夢淺立馬挽起沈默胳膊,甜甜笑道:「幾位大哥,你們聽到了啊,我男朋友不讓我和你們一起玩,你們要是不滿意,就找他的麻煩吧。」

幾名中年男對視一眼,下一秒,紛紛落荒而逃。

蘭萬城盯着幾人背影,低聲道:「公子,這幾人調戲大小姐,要不要……」

「算了,幾個有賊心沒賊膽的傢伙罷了。」沈默擺擺手。

三人走出去機場,一路回到酒店。

……

回到套房,沈默還沒等坐下喝口水,秦夢淺踢掉兩隻鞋子,跳上了柔軟的大床。

接着,又幽幽道:「我在國外辛辛苦苦給你打拚家業,你在這兒倒是安逸。」

沈默瞪了她一眼,這才想起問話。

「你來蘇城做什麼?」

「你做什麼我就做什麼啊。」秦夢淺嘻嘻笑道。

沈默黑着臉,道:「我回來有兩個目的,一個是老爺子的忌日,至於另外一個……」

說到這裡,沈默眼中掠過一抹殺機,這才緩緩道:「這麼多年,沈家為了追殺我,爪牙遍布天下,如今,也是時候為他們修剪一下了。」

『如果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贅婿沈默蘇婉瑜》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