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贅婿之萬古魔君
贅婿之萬古魔君 連載中

贅婿之萬古魔君

來源:google 作者:葉凡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葉凡 林嵐 都市小說

萬古魔帝,重生歸來!牛鬼蛇神,都得跪着!展開

《贅婿之萬古魔君》章節試讀:

上有天堂,下有蘇杭。

五月初夏,夜色闌珊,西子湖中畫舫遊船,波光與燈火相映,本是極美的風景;在這夜色下,卻暗藏着陰暗的心思。

畫舫上,林嵐面色酡紅,將高腳杯放在桌上,身子已經有些搖搖晃晃。

”余總,再喝下去,我就真的不省人事了。您看,我們要不就把合同的事情先談談吧? ”

在她對面,坐着四十來歲的油膩中年,余氏集團的老總,余萬生。

對余萬生的那些花邊新聞、陰暗勾當,她一直都有耳聞,很是反感;若不是公司到了危機時刻,她是絕計不會有求於他的。

余萬生卻是不緊不慢,哈哈一笑: ”林總,我們不是說了嘛,吃飯時間不談工作。來,把這最後一杯喝了,咱們就回酒店,邊干正事邊聊,你覺得怎麼樣? ”

他說著,眼睛直直地盯着林嵐上身,視線不停游移着,彷彿要將那包裹着曼妙身軀的白色襯衫看穿,表情陰邪至極。

這舉動,能有什麼正事?

林嵐面色有些慌亂,知道這余萬生的狐狸尾巴不想藏了。

果然,余萬生見她沒敢拒絕,變得更加大膽起來,徑直起身坐到林嵐邊上,伸手就要將她攬住。

”余總,請您自重,我……我老公他還在外面。 ”林嵐起身躲開,神色更加慌亂了幾分。

余萬生的手停在半空中,臉上的笑也僵住,變得陰沉下來。

他索性也不再裝了,直接起身,冷笑一聲: ”林嵐,大家都是成年人,我想幹什麼你很清楚!只要你讓我滿意了,我明早就讓律師來簽合同。 ”

”再說,你跟那個廢物上門女婿有三年了,恐怕他連你的手都沒摸過吧?做為女人,應該也是有需求的……我剛好能給你這個需求,何必非要一直裝聖女呢? ”

不由分說,他朝着林嵐撲了上去。

”啊! ”林嵐尖叫一聲,堪堪躲開。

余萬生聲音更冷了幾分, ”別給臉不要臉!跟老子睡一覺,就有兩千萬的大單,你在這裝什麼貞潔! ”

這時,一直等在門外的葉凡,聽到裏面叫嚷的聲音,闖了進來,詢問道: ”老婆怎麼了,合同談好了嗎? ”

”哈哈哈哈!你看看他那個廢物樣!小子,告訴你,想談合同,就讓你女人跟老子睡一覺!反正你守了三年也沒敢動,老子替你開開光! ”余萬生張狂大笑,眼神輕蔑至極,根本沒有把葉凡放在眼裡。

葉凡臉上瞬間填滿憤怒,反口道: ”余萬生,我們是來談合作的,既然合作不成就一拍兩散,何必要侮辱人? ”

”嘖嘖,看看,看看看看,林嵐你還真是有個好老公,動不動就要跟人講道理。哈哈! ”余萬生再次狂笑, ”來人,把這小子扔到湖裡去! ”

話音落下,頓時有兩個強壯的大漢進來,架着葉凡就給拖了出去。

撲通!

一道落水的聲音響起。

”余萬生你瘋了嗎!葉凡他不會游泳! ”林嵐尖叫道。

”瘋了?哈哈哈哈!老子就瘋給你看,今晚就讓你嘗嘗女人的幸福,看誰能管得着! ”

此刻,他已經被慾念支配了理智,哪裡還管葉凡會不會游泳?而且就算死個人,對他來說想擺平就是一句話的事!

接着他就對外面喊道: ”開船,去酒店! ”

湖裡,葉凡憤怒地大罵,只撲騰掙扎了一會,就灌了幾大口水,身體慢慢向下沉去。

湖水很涼,冰冷刺骨。

”就這樣死了嗎? ”葉凡心頭浮上一股無力感。

三年前他剛大學畢業,做為窮山村裡唯一的一個大學生,他嚮往着以後的美好生活。

可他的美夢才剛做了個開頭,就因為自身是陽金之命,屈辱的被林家家主單方面宣布,入贅林家沖喜,救治瀕死的林家老爺子。

威逼加利誘,甚至連妹妹都因為自己不答應,失蹤了整整一周。

他只能屈從。

從那時起,他受盡了嘲諷!

在村裡,被人笑罵不孝,是拋下父親一心到城裡吃軟飯的小白臉;

在林家,岳父岳母根本不拿他當女婿看,只當是一個沖喜的工具而已;

在叔伯一輩的人眼裡,也根本沒拿他當回事,每次見面必會以羞辱他為樂;

甚至,在其他一些和林嵐認識的人眼裡,他頭上也永遠帶着一個摘不掉的標籤–廢物、只會靠女人的廢物!

恥辱已經是家常便飯!

他甚至選擇裝作被刺激傻了,來躲避那些冷嘲熱諷,把自己像鴕鳥一樣藏起來。

”呵,或許這樣才是解脫吧。 ”葉凡心頭呢喃。

他安心的閉上了眼睛,慢慢的,沒了知覺,越沉越深,直至湖底。

湖面上變得平靜,沒有人意識到一條生命,要就此消失了。

就在這時,一道流光從天而降。

轟隆!

湖面發出一道巨大的衝擊聲音,激起的水花足足十數米高,整個湖面都被震動。

巨大的動靜,讓湖邊遊玩的人發出陣陣尖叫。

甚至,有人正在拍視頻,將那段流光墜落的畫面錄了下來。

湖底,葉凡已經死死閉合的眼睛,刷的一下睜開。

與此同時,他周身的湖水,像是同相的磁極一樣,被自動排開,在身邊形成一道水幕,不能近身。

葉凡身體慢慢向上浮升,露出水面。

”是地球嗎?仙界萬載,終究還是又回來了。 ”他掃視了周圍一圈,喃喃自語,嘴角噙着一抹笑。

等等!

這裡是……西子湖?

還有那艘船……呵!

葉凡的瞳孔慢慢縮緊,臉色突然冷得嚇人!

這一幕,何其熟悉!

萬年前,他就是在這裡死去的,被余萬生那個混蛋丟下了湖而死!

甚至,神識遊離之際,他還看到了自己的女人,在酒店受盡屈辱後,被從26樓一躍而下的場景!

轟!!

滔天的恨意,讓葉凡周身的氣場,瞬間炸開,湖水中如被丟下了一顆魚雷,水花濺出上百米高!

”這一世,豈能再容悲劇發生! ”

所有的屈辱,他都要十倍俸還!

他收起周身的靈幕,深吸一口氣,猛地下沉,朝着岸邊游去,同時開始運轉血魔決。

轟然!

從他的體內,一股濃郁的黑氣溢出,在水中如墨一般染開。

他在湖中疾速的遊動着,所過之處湖水從綠到黑。

而這些黑氣,也在他游過之後,迅速的凝聚,回歸到葉凡的體內,湖水再次恢復清澈。

唯一不同的是!

他所過之處,湖中魚蝦全數死亡,浮出水面!

終於,他游遍大半個湖,身體里像是掙斷了一根枷鎖時,重新浮出水面,出現在岸邊。

”化形境……還是有點弱。 ”

他所修鍊的血魔訣,共分九境,這化形境在鍊氣境之上,只是第二境。

”不過,對付那些小魚小蝦,綽綽有餘! ”

葉凡上岸,隨意的踏出幾步,便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里,出現在百米之外。

同時,周身一陣霧氣蒸騰,瞬間衣服和頭髮全乾。

”天雲大酒店。 ”

仰頭看着那高高的樓層,葉凡眼睛眯起來,喃喃道: ”余萬生,你想好自己的死法了嗎! ”

葉凡眼神陰沉,閃過一抹殺意,一步數十米,縮地成寸!

短短十幾秒時間,他就出現在了樓下。

此刻,酒店的十八層,林嵐被反鎖在 ”甜蜜 ”套房內,已經呼救喊得累了,無力地萎坐在門後,雙眼空洞無神,俏臉之上留着幾道淚痕。

而余萬生,則是穿着浴袍,擦着稀鬆的頭髮從浴室里光着腳走了出來,臉上笑意甚濃。

”我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可是每個男女都愛做的,開心一點嘛! ”

他說著,將濕毛巾隨意丟在了地上,伸手解着浴巾,嘿嘿陰笑着,朝林嵐湊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