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捉鬼我是專業的
捉鬼我是專業的 連載中

捉鬼我是專業的

來源:google 作者:鏡玄太迷人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喬銳 懸疑驚悚 白靈

喬銳被好友當成了替死鬼,從高樓上摔下來,成了植物人好在,天不絕人,老天給了他一個活命的機會接管東風巷十三號店鋪,做一名職業捉鬼人替死鬼?嫉妒鬼?小氣鬼?任你什麼鬼,喬銳直接捉了關黑屋子不聽話,敢再出來禍害人,小心勞資吃了你!展開

《捉鬼我是專業的》章節試讀:

這一個月來,喬銳雖然一直人事不知,處於昏迷狀態,但就在剛剛,他的靈魂回到身體里時,他竟然突然有了之前的記憶。

他像是有了上帝視角,他看到自己被送進了醫院,醫生奮力搶救他,他被送進了ICU病房,他的爸爸媽媽在外面的走廊上捶胸蹬足跪地大哭,一次次地搶救,他一次次從鬼門關被救了回來,他的爸爸媽媽每天都來看他,哭着和他說話……

而這樣的情況,每天在同病房裡其他人身上同樣發生。

這個被附身的大叔,他記得,才四十多歲的年紀,就得了腦梗,妻子孩子每天都會過來看他,每次都哭得眼淚汪汪。

家裡掙錢的男人倒了,孤兒寡母以後要如何生活啊?

喬銳一個只知道學習玩遊戲的高中生,若是以前,肯定沒這麼感情細膩。

可看着第一視角中他爸爸媽媽悲傷欲絕的模樣,他突然感同身受起來。

喬銳死死按着虛影,咬牙喊道:「為了你的老婆孩子,你不能死啊!」

也不知道是他按的動作起作用了,還是他說的話起作用了,虛影終於不再掙扎,乖乖躺了回去。

沒一會兒,大叔煞白的臉色漸漸地有了血色。

喬銳心下一喜,摸了摸大叔的脈搏。

很好,還跳動着。

他不再管這大叔,抓着仍掙扎個不停的黑影,起身看向白靈:「這個東西怎麼處理?」

白靈難得一本正經地道:【不能放,放了,它們就會回到小牙街,繼續成為他們害人的打手。】

喬銳自然知道不能放:「那我拿它怎麼辦?一直抓着?」

白靈看向江蓉蓉身上的包,點着太陽穴道:【哥哥,要不先放油紙傘里困着?】

「油紙傘還有這個用處?」喬銳僵着身體,緩緩地朝病房門口倒着的江蓉蓉走去,彎腰撿起她的包,單手笨拙地從裏面拿出油紙傘。

【有啊!】白靈笑眯眯地道:【油紙傘打開時,傘面能防禦。收攏時,傘骨能困住邪祟。】

說完,飄到他身邊,伸手幫他撐開一點點傘。

喬銳將黑影塞了進去,然後快速合攏傘骨。

黑影拚命掙扎着嘶吼着,可沒幾下,便沒了動靜。

真的可以?喬銳驚訝地看着手中的傘。

「這可真是個寶貝。」

【我就說是寶貝吧?】白靈嘚瑟起來,格格地笑着:【哥哥,東風巷裡厲害的寶貝多着呢!】

喬銳抬頭看她:「既然這麼厲害,那為什麼鬥不過小牙街?」

白靈臉上的笑容漸漸變得僵硬,可又很快扭着身體,晃着馬尾撒嬌道:【哥哥,你怎麼能滅自家威風,長他人士氣呢?誰說我們鬥不過小牙街?】

喬銳懶得聽她睜眼說瞎話,手裡抓着傘,轉身看着亂如戰場的病房。

好在,砸在他身上的設備都是他和男病號病床旁的,若是拿了別的病號的,又不知道會出多少人命?

這裡可是ICU病房,沒有設備續命,用不了多久人就會死。

「真不理解,小牙街的人想殺我,幹嘛不直接拿刀捅死我?幹嘛費勁扒拉地往我身上砸設備?」

喬銳隨便整理了下床鋪,躺了回去,感覺到白靈在看他,連忙扯過被子蓋着赤果果的身體。

「按鈴叫護士吧!」

ICU病房被弄成這樣,要如何收場啊?

白靈看着他瘦巴巴的果體,撇了下嘴,不屑地道:【切,白斬雞,我才不屑地看呢!】

她嘴裏說著不好聽的話,可還是飄到床頭,按了呼叫鈴。

喬銳冷眼看着她:「我是躺病床上太久,才瘦的,我以前可壯了……」

【噗嗤……】白靈撇着嘴,不屑地嘲笑道:【弱雞就是弱雞……】

喬銳反駁道:「我剛剛好像看到一條毛茸茸的黑腿了,也不知道是誰的?」

白靈立馬捂着嘴,大得不可思議的眼睛骨碌碌地轉動着。

他看到了,他看到了……

片刻後,她臉上重新浮上嬌羞的笑,嬌滴滴地道:【哥哥,你說什麼呢?人家可是漂亮可愛的小蘿莉呢!】

喬銳也不拆穿她。

他緊緊抓着油紙傘不放,目光盯着天花板:「你說,這東西為什麼不直接附身在護士身上,然後直接拔我的管?捅我刀子?」

白靈圍着喬銳的病床繞了一圈,然後指着他枕頭道:【哥哥,那下面有東西。】

喬銳抬手往枕頭下摸了摸,摸出個紅色紙張打成的平安結。

「這是什麼?」

【這是護身符。】白靈飄到病床上,坐着,晃她的兩條細長腿,偏頭看喬銳手裡的紅色平安結:【應該是你爸爸媽媽給你求的。哥哥,應該是這個護身符救了你。】

喬銳側頭看她:「怎麼說?」

【你枕頭底下有護身符,鬼附身在那人身上,卻接近不了你,只能拿東西遠距離砸你。】

喬銳一愣:「這護身符這麼厲害?」

白靈笑眯眯地道:【哥哥,這世上有邪惡,也有善良,有害人的東西,也有救人的東西。】

喬銳緊緊握着護身符,心中百感交集。

他大難不死,原來是爸爸媽媽救了他……

外面走廊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醫生帶着護士沖了進來。

看着病房裡的情況,幾人差點沒暈倒。

還是醫生比較沉着,先回過神來,指揮道:「快快,先檢查……」

「張醫生,江蓉蓉怎麼在這裡?她不是上白班嗎?」

「別管了,救人要緊。」

場面變得緊張混亂,一隻手摸上喬銳的脈搏,然後是驚喜的聲音:「張醫生,三號床病人還活着。」

然後是醫生驚喜的聲音:「四號床病人也活着……」

「快抬上床,連設備……」

喬銳在「滴滴滴」的聲音中睡了過去,再次醒來時已是早上了。

病房已經恢復正常,昨天亂糟糟的情況被收拾得整整齊齊,醫生正高興地和隔壁床的大叔說著話:「醒來就好了……」

男病人偏頭看向喬銳,一臉的茫然。

醫生跟着他轉頭看過來,然後高興地喊道:「三號床也醒了……」

接下來又是一陣忙亂,喬銳躺着,配合著醫生護士做着各種檢查,回答着他們的一些簡單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