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神魔:我,全村的希望!
諸天神魔:我,全村的希望! 連載中

諸天神魔:我,全村的希望!

來源:google 作者:我是大反派呀!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我是大反派呀! 蘇無邪

傳統玄幻+無敵+爽文!平平凡凡的村子裏面竟然住着諸天神魔?蘇無邪從小就有一個強者夢他是村裡的寵兒,他是全村的希望「無邪啊,放心的出去闖蕩吧,我們長生村所有人都是你堅實的後盾!」村裏面─個放牛的大媽大大咧咧的對着蘇無邪說道「無邪啊,村長我年輕的時候曾經花了一個銅板買的劍,送給你了,你一定要讓它綻放耀眼的光芒!"老村長有些不舍的說道「小無邪,我沒有什麼可以送你的,這隻土狗你帶上吧,沒啥用,關鍵時候餓肚子了可以宰了吃頓狗肉!村裏面一個老瞎子踉踉蹌蹌的走來說道展開

《諸天神魔:我,全村的希望!》章節試讀:

蘇無邪看着大黃,大大咧咧的說道。

蘇無邪用大黃的獠牙在蛋殼上面畫了一個圈然後將蛋殼取下。

裏面全是黃燦燦的蛋液,散發出陣陣的清香。

「好東西啊!」

蘇無邪直接抱着比他還大的鳥蛋開始豪飲。

這蛋液入口即化,化作一股股能量朝着蘇無邪的丹田匯聚而去。

「隔~!」

蘇無邪很滿意的打了一個飽嗝,將剩下的三分之二的蛋液全部丟給大黃。

大黃雙眼翻白,一臉的嫌棄,甚至用兩隻狗爪護住自己的鼻子和嘴巴。

「不要客氣嘛大黃。」

蘇無邪直接掰開大黃的嘴,將剩下的蛋液直接倒進大黃的嘴裏。

大黃看着蘇無邪一臉的幽怨。

「唳!」

在蘇無邪和大黃的上方天空,一隻遮天蔽日的大鳥在上面盤旋着。

急促的悲鳴。

「按理說這不是它的蛋吧?凶獸還是有一些靈智的,要是它的蛋它早下來拚命了。」

蘇無邪有理有據的說道。

「別叫啦,這不是你的蛋,我沒有吃你的蛋。」

蘇無邪抬起頭大聲的說道,讓天空的那隻大鳥寬心。

盤旋在上空的大鳥聞言一個趔趄,差點直接栽倒下去,那就是它的蛋啊。

這個小屁孩還一臉無辜的說不是它的蛋。

要不是霸主下的死命令一人一狗惹不得,它現在就要下去一口吞掉這個少年。

奈何只有三階凶獸以下才能對這個少年出手。

現在它只有高聲悲鳴,在上空盤旋幾圈之後朝着遠方飛去。

「看吧,我就說不是它的蛋。」

蘇無邪點了點頭笑着說道。

此時的蘇無邪肉身若烘爐,他整個人此刻渾身都在發光,在他體內有一股洶湧的能量在不斷的翻騰。

這是剛剛他吃下去的蛋液中的神性精華他的肉身正在不斷的吸收。

「可惜,沒有鍛體之上的功法,不然我能夠瞬間破境!」

蘇無邪搖了搖頭說道,然後壓**內洶湧澎湃的能量說道。

他現在急需一部功法,他的肉身已經很強大了,為他以後的修鍊之路打下了夯實的根基,可以說他在修行之路上沒有瓶頸,只要到了,便直接突破。

「聽聲音倉促激昂,可能是蒼青鷹在鳴叫,小姐還是小心一些,可能有什麼東西動了它的蛋!」

在離蘇無邪不遠處有着一隊人馬做出防禦姿態小心翼翼的說道。

「什麼人竟然如此膽大,敢動蒼青鷹的蛋,要知道成年蒼青鷹乃是六階甚至七階凶獸啊。」

為首一女子膚白貌美,美麗出塵看着蘇無邪所在的方向輕聲說道。

「此次我青嵐宗收徒大典即將開始,小姐還是不要耽誤太久時間以免錯過了招徒。」

在女子後面一個中年男子沉聲說道。

「十萬大山,機緣遍布,此次路過這天風國便想着進入十萬大山看看有什麼機緣。」

女子輕聲說道。

「婆婆,我們還是去看一看吧,說不定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收穫!」

「本次本來是尋找絕頂天驕加入我青嵐宗,想來也耽誤不了多少時間!」

女子說完,直接邁開長腿朝着蘇無邪的方向走去。

她身後的一個老嫗沒有說什麼,直接一個閃身跟上。

六階凶獸在她面前也算不得什麼,七階才對她有點威脅罷了。

一階凶獸相當於人族之中的武徒也就是煉體境,之後便是武者,武士,武師,大武師,武靈,武宗,武尊,武皇,武聖,武神!

二階凶獸便是武士,以此類推,七階妖獸便是那武宗強者。

天風國第一強者便是那皇室之中的天流雲,是名副其實的武宗強者。

但是現在不知道從哪冒出來的一群人,各個修為不俗,甚至還能叫板武宗。

要知道整個天風國最強者也不過是武宗罷了。

「大黃,走咯!」

蘇無邪一個翻身直接坐在大黃的背上說道。

但是大黃沒有動,它一動不動的盯着正前方的方向。

蘇無邪見狀朝着大黃看的方向望去,除了樹木還是樹木,什麼也沒看見。

但是隨後他心頭一跳,以一個女子為首的七八個人出現在他的視野之中。

「我說這蒼青鷹怎麼在盤旋鳴叫,原來是小弟弟掏了它的鳥蛋,但是姐姐很好奇為什麼蒼青鷹沒有攻擊你呢?」

女子眨巴着大眼睛有些好奇的看着一臉警惕的蘇無邪問道。

「好吧,我叫撻拔玉兒,是青嵐宗外門長老之一,此次是出來物色少年天驕的。」

女子見蘇無邪並未作答笑着開口說道。

她的心裏有着很深的疑惑,一個少年而已,看穿着並不像是一個深山裏面的土著,倒像一個公子哥。

但是如果他身後的勢力讓他出來歷練,怎麼可能不安排一些護衛?

撻拔玉兒不動聲色的看了看身邊的老嫗,老嫗輕輕的搖了搖頭,撻拔玉兒瞬間知道了這個少年的四周並沒有護衛的存在。

這更是讓她好奇起來。

這裡是十萬大山啊,雖然在天風國的境內,但是別說天風國了就算是武宗甚至武皇也不敢輕易的闖進去。

傳聞之中在十萬大山的中心區域可是有着超級恐怖的大妖,其實力可能並不會弱於武皇,甚至是武聖。

現在一個少年一條普通的大黃狗竟然敢在十萬大山裏面行走與歷練?而且掏了蒼青鷹的鳥窩,蒼青鷹這種兇殘的凶獸竟然沒有去攻擊他?這太不符合常理了。

要麼這個少年的身上有着至寶,讓蒼青鷹忌憚不已,要麼就是這個少年的身後有一個強大到讓蒼青鷹不敢報復的人。

她更傾向於前者。

「我和我家叔叔出來歷練,我家叔叔說了沒有生命危險他是不會出現的。」

蘇無邪臉上沒有了警惕,一臉純真的看着女子說道。

女子和身後的眾人釋然,十萬大山危機重重一個少年怎麼可能一個人出來歷練?肯定身後有一個強者在為其護道。

他們看着蘇無邪一臉的純真,他們直接相信了。

畢竟沒有強者的話,估計這個少年早已經被天上的那頭蒼青鷹撕成碎片了。

至於蘇無邪騎坐的那條大黃狗所有人都沒有在意,畢竟只是一條狗而已,雖然這條大黃狗比其它狗壯碩很多,但是依舊不影響眾人直接將它忽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