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諸天至尊
諸天至尊 連載中

諸天至尊

來源:google 作者:純情犀利哥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冠軍侯 周澤 奇幻玄幻

十方地獄禁不了我魂,浩瀚星空亮不過我眼,無垠大地載不起我腳,諸天神魔承不住我怒!我要這天地匍匐,我要這輪迴斷滅!展開

《諸天至尊》章節試讀:

「許久不見,澤弟可好?」周滅從鐵騎下翻身而下,其後數十位追隨者同樣翻身而下,動作整齊劃一,俊雅絕塵站在周澤身前。

望着數十位鎧甲錚錚的將士擁簇着風華無雙的周滅,周澤懷中抱着白竹,手指纏繞青絲在鼻根輕拂而過,嘴角揚起弧度,盡顯紈絝氣:「周滅你好囂張!」

「澤弟哪裡話,讓各位世兄弟前來城門迎接,是楚皇的下的令,與我無關!」周滅搖着眯着眼睛,眼中精光閃爍,「打擾澤弟只能抱歉了!」

「無妨!」周澤手指拂過美人臉龐,手指纏繞的髮絲卷卷散開,「你讓我不開心,我會讓你更不開心!然後我就開心了!」

很多人聽着周澤的話錯愕,心想你這是什麼鬼邏輯?何況,周澤你能有什麼手段讓周滅不開心的?一個是人中龍鳳,一個是風流紈絝,根本不是一個層面的。

周滅也開心的笑了起來,俊雅的他笑起來更是英俊非凡,讓不少女子都忍不住怦然心動,痴迷不已:「澤弟還是這脾氣,不過我今天的心情很好,並且會一直保持下去,澤弟怕要失望了!」

周澤笑容依舊的望着這個能帶走父親一支精銳大軍,盛譽滿天下,被譽為鎮妖王接班人的男子。是的,他是皇室那一位中意取代鎮妖王的人。這是一個優秀的人,周澤不會否認這點,但這也是一個很讓人討厭的人,周澤覺得心情特別的不好:「我說,你的心情會不好!」

彷彿是配合周澤的話似的,周滅笑聲爽朗:「澤弟,我沒有一天的心情比起今天好。」

隱隱針鋒相對的兩人讓不少人注視,鎮妖王親子和義子的不對頭這沒有什麼意外的!義子搶奪了周家的東西,甚至陷害過周家大世子,還站在周家的對立面,換誰都會怒。

只不過,和周滅對峙的是周澤。這樣的對峙基本沒有什麼看頭?不戰他已經敗了,只會聲色犬馬的本事如何讓周滅不開心!

周滅爽朗的不斷笑聲就如同在嘲笑周澤一般,但沒有人覺得這有什麼奇怪的,周澤站在這裡對於周滅來說,就是一個笑話。

「啪……」

一個清脆的聲音響起來,笑聲截然而止,不大的聲音卻如同驚雷一樣在虛空炸響。每一個看到這一幕的人都瞪圓眼睛,一片嘩然的盯着周澤,任誰也沒有想到,周澤會如此做,敢如此做!

沒錯,周澤沒有做別的事,就是一個耳光下去,很自然的抽在周滅的臉上。

「他怎麼敢?」很多人吞了吞唾沫,都覺得周澤瘋掉了。一個剛剛滅無數妖獸,為國血戰,讓陛下賜予無上殊榮,下令數百世家子弟前來迎接的冠軍侯,卻在城門口,被迎接他的人當著無數百姓貴族的臉抽了一巴掌,這是諷刺嗎?

「我說過,你會不開心的!你看,我說對了吧!」周澤的笑聲在四方寂靜中響徹,那麼的自然懶散,如同他這個人一樣。

周滅盯着笑容滿面看着他,眼中寒光閃動,拳頭緊緊的握着,身上的氣勢不由自主的涌動而出,身旁的凶獸似乎感受到他的暴虐,忍不住嘶吼起來。周滅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周澤會突然出手抽他一個耳光,所以即使以他的實力,居然也被抽中了。周滅受辱,他身後的數十鐵騎,都長槍森森,下一個瞬間就要爆發衝刺一般。

無數世家子弟都屏住呼吸,心驚肉跳的看着周滅。這是一個恐怖的人物,暴虐起來那將會是兇狠的畫面。

「怎麼?想殺我?」周澤看着面前氣息森冷如同寒鐵的周滅和數十鐵騎,笑着說道,「我就站在這裡,就怕你們不敢!」

周滅努力的深吸了幾口氣,把暴虐下去,閉目數息,手臂一揚,數十鐵騎頓時站定紋絲不動,周滅再次回復了之前俊雅的神態:「澤弟還是那般任性!」

很多人見周滅如此,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想想也能理解。鎮妖王的二公子,他又能怎麼樣?難道真的敢殺嗎?

「你真的很無趣!」周澤搖搖頭道,「被人打了一個耳光,居然連一句狠話都不敢說。比起我,你更像一個廢人,不,你比不上廢人,廢人還會狗急跳牆呢。」

周澤這是侮辱,**裸的侮辱。大楚皇朝的冠軍侯,被人罵作廢人都不如,這傢伙的嘴真是毒。

「你算什麼東西,也有資格辱罵將軍!一個仗勢欺人的小人而已!」周滅身後的一個鐵騎暴怒,對着周澤喝斥,「你這種廢物,給將軍提鞋都不配!」

周澤笑了起來,沒有理會這個辱罵他的偏將,轉而對着周滅說道:「你看你的手下都比起你強,所以我罵你廢人有錯嗎?」

周滅臉色陰沉,語氣寒意不自主的流露出來:「那要是換做你會怎麼做呢?」

「馬上鐵騎衝刺!凌遲他千刀!」周澤笑嘻嘻的看着周滅,「誰打我耳光,我滅他全家。」

一句話讓在場世家子弟都錯愕不已,心想周澤這混蛋是腦子不好使吧,哪裡還有叫別人凌遲自己甚至殺自己全家的,這傢伙是有病!

周滅還沒有說話,他的鐵騎偏將就怒哼了一聲道:「你要不是鎮妖王公子,早就死千萬遍了。」

周澤聳聳肩道:「換做是我,他就是帝皇的公子,我同樣凌遲他,你信不信?」

這一句話讓大皇子面色十分難看,這傢伙話什麼意思。這是要凌遲我的意思嗎?還有,他當著這麼多人說如此反動的言語真的好嗎?另外:我他媽不信啊!

很多人對周澤的話嗤之以鼻,心想到那時候,怕你會乖的如一隻貓,大話誰不會說啊?

「一個仗勢欺人愛吹牛的小人而已,你除去這還有別的本事嗎?」偏將嗤笑道,「只會仗勢欺人而已!」

周澤笑了起來,走到偏將面前,在所有人疑惑之中,周澤一巴掌抽在偏將的臉上,耳光聲響亮:「沒錯啊!我就是仗勢欺人啊!我有一個好爹,你有嗎?」

不少世家子弟聽到周澤這不要臉的話都捂臉了,心想這傢伙太丟貴族的臉了?仗勢欺人的事他們誰都做過!可他媽也不能直接說出來,這種事情不應該遮攔遮攔才對嗎?怎麼到他身上就變成理直氣壯好像很自豪的事!

偏將被抽了一個耳光,眼睛都血紅了,死死的盯着周澤如同一頭嗜血的凶獸。目光看向周滅,見周滅神情淡然,他只能咬着牙齒,依舊保持站定的軍姿。軍令如山,周滅不語,他不敢動!

周澤笑了起來,對着偏將說道:「怎麼,怒了?忍着吧!反正你不敢動我!誰讓你沒有一個好爹呢!」

很多世家子弟無語,心中大罵:你這混蛋可以不要這樣重複炫耀自己的爹嗎?你再這樣炫耀下去,我們以後還怎麼仗勢欺人啊!

「周澤,你有本事就殺了我!」偏將鐵騎咬着牙齒,臉上火辣辣的感覺讓他幾乎暴走,這樣的侮辱他如何承受過,「本將為國鎮妖獸無數,鐵骨錚錚的漢子。回到皇城卻被你這樣的紈絝小人欺辱,天地不公啊!」

偏將嘶吼怒道,聲音如雷,怨氣浩蕩,眼睛血紅而強忍,那模樣讓不少人都心生同情。很多人也看着周澤露出了幾分鄙夷之色。

沒錯!一個是鐵骨錚錚為國儘力的漢子,一個是只會聲色犬馬的紈絝禍害。他欺負戰功赫赫的漢子也不覺得恥辱嗎?

「不錯!還蠻聰明的,知道藉助輿論的壓力了。」周澤笑了起來,看了一眼周滅,豎起大拇指說道,「難怪能做你的親衛,選的人不錯!」

周滅臉色陰沉,一句話都不說,他眼中帶着幾分嗤笑,他倒要看看周澤如何處理。

然後周滅就看到了簡單粗暴的一幕,只見周澤一個耳光接着一個耳光抽在偏將的臉上,啪啪的作響。他神情冷凝,卻軍令不變,偏將暴怒卻不敢動!

「比戰功赫赫是不是?你和我爹鎮妖王去比啊!比不比得過?比不過是不是,比不過你在他兒子面前提什麼戰功赫赫!」

周澤說話之間,一個巴掌接着一個巴掌抽下去。

眾人聽着周澤的話,這些世家子弟再次捂臉:完了?這傢伙又在炫爹了!以後他們出門在外,再也不能炫耀老爹的身份地位而得意了,有今天周澤的所作所為做例子,再提絕對會被人罵的!

偏將被抽一巴掌又一巴掌,他被激怒,眼睛血紅的盯着周澤怒吼道:「周澤,你有本事就殺了我,就殺了我!」

「殺了你?」周澤看了一眼偏將,摸了摸有些發麻的手停下來,「我不喜歡殺人!」

偏將譏諷的盯着周澤:「殺啊!你倒是殺了我啊!不敢是不是?廢物,你終究是只會吹牛的廢物而已!鎮妖王又怎麼樣,哈哈哈,還不是生出廢物。」

周澤眯着眼睛看着對方,笑容這時候更燦爛了:「你說什麼?」

「我說你是廢物,哈哈,說你是人渣,倒是殺我啊!殺啊!你這種小人,豈敢動我!」偏將眼睛血紅,瞪圓眼睛盯着周澤,暴虐無比。

「還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強烈想死的人!」周澤嘆息了一聲,看了一眼周滅說道,「你部下想死,請求我送他死,你說我要不要幫他?」

周滅看着笑臉兮兮的周澤,他冷眼斜視:「你敢你就幫他!」

這個偏將是他的左右手,立下赫赫戰功,此次回來必定封侯,這是能面見楚皇的人物,周澤可以**他,但他敢殺其試試?

准王侯沒死在戰場上,死在一個紈絝子弟手中,他倒要看看人皇怒火他怕不怕?

「你倒是殺我啊?殺啊!」偏將鐵騎睜着眼睛,瞪圓怒視着周澤暴虐吼道,「殺啊!人渣,你敢殺我嗎?你連血都沒見過的廢物吧!」

眾多世家子弟見周澤還站在那裡,心想要換做是他們就趕緊走,反正這個人是不能殺的,呆在這裡也是丟臉。

「你倒是殺啊?怎麼?你也有不敢的事,哈哈哈,你爹媽生出你也是恥辱,看來他們也不怎麼樣……」偏將大笑了起來,「敗類,你終究還是敗……」

偏將的聲音截然而止,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喉嚨處,不知道何時那裡已經插了一把匕首,望着前方依舊含笑而立的周澤,他不敢相信對方真的敢如此做。最重要的是,他身為聚氣境,居然沒有發現周澤是何時刺進去的。

所有人都倒吸涼氣,其中包括周滅,他做夢也沒有想到周澤真出手了,四方一片死寂,只有偏將倒地的聲音。至於一個聚氣境的強人為什麼被一個紈絝子匕首刺中喉嚨,他們沒有多想,周滅的軍令向來鐵血,死在他軍令下的人無數,沒周滅的軍令,鐵騎豈敢動?剛剛不就是因此被反覆抽耳光嗎?

「哎!沒有想到有人還有這種要求!」周澤嘆息了一聲,「儘管這要求有些奇葩,可樂於助人的我還是滿足他了!周滅,明日讓人把謝禮送府上來!」

說完,周澤不理會嘴角抽搐的厲害的周滅,踏步走上馬車,在四個美人的擁簇中,枕着白竹的玉腿,飲着佳釀含笑駕着馬車掉頭。留下陰沉着臉的周滅,實力駭人算無遺策的他,居然出錯了,面對的還是他從小就看不起的紈絝子。

在調轉馬車後,馬車上下來一個美人,她紅唇輕啟,對着站在那裡死死握着拳頭的周滅說道:「公子讓我告訴你:今天他很開心!」

馬車絕塵而去,留下一片死寂和一具屍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