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總裁,欺人太甚
總裁,欺人太甚 連載中

總裁,欺人太甚

來源:google 作者:熊小貓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容小姐 龔宇燁

三年前,她拋夫舍子,走得乾脆利落三年後,她一臉懵逼,對面相逢不相識失憶?當他三歲小孩,看不出她演技有多拙劣?假孕?當他眼睛瞎了,看不出三年前她肚子有多大?容滿滿怯怯舉手:「老公,只是……吃太胖鳥……」龔宇燁嘴角抽搐,忽然邪惡靠近她:「還是吃的不夠胖,要不然怎麼能假孕?」「老公,你……」容滿滿羞紅了小臉,太無恥了,她要跟他絕交!展開

《總裁,欺人太甚》章節試讀:

  容滿滿走了以後,龔宇燁的視線一直追隨着,心思也一併跟她走了。這下林薇不高興了,擋住他的視線,舉了舉酒杯說,「我們繼續。」

  周圍又開始熱鬧了,龔宇燁的心思卻再也不能專註了。

  容滿滿吃過點心,又開始琢磨那些海鮮大餐了,好像除了吃,她也沒什麼事情可做了。不過看着這些好吃的美味,她想起容清初,也不知道他吃飯沒有,從看守所出來,那孩子整個人都瘦了一圈了,要是能好好補補就好了。

  微微嘆息,她滿心無奈。

  「小姐,可以請你跳支舞嗎?」

  就在容滿滿惆悵萬分的時候,清爽好聽的男音傳來。她回頭,就見一身酒紅色西裝的男人正朝她微笑。

  她腦迴路不太正常的閃過三個字:小太陽。

  原本失落的情緒似乎被照亮了,她嘴角微微上揚,「不好意思,我有工作在身。」

  她可是龔宇燁的小司機,怎麼能隨便跟人跳舞。

  「那真是太可惜了。」男人一臉惋惜,不過很快又一副燦爛的笑容,「請允許我做個自我介紹,康建文,這家拍賣行的員工。」

  容滿滿還以為來的非富即貴,都是有權有勢的,現在看見這麼個跟自己一樣的員工,頓時找到了共同話題。

  不過她還是有些奇怪:「咦,你們拍賣行很賺錢嗎?穿這麼好的衣服,還這麼帥氣,你騙我的吧?」

  康建文很少見到這麼純真不做作的女孩子,又長的漂亮可愛,不免多了幾分興趣,「我這衣服是老闆賞的,說我出門在外穿邋遢了給他丟臉。」

  容滿滿覺得很有理,又很好笑,「那你豈不是可以趁機坑你老闆很多錢?」

  「有道理,可以考慮。」康建文哈哈大笑,兩人相談甚歡。

  從剛剛,他就已經開始注意容滿滿了,尤其看見龔宇燁吃下她吃了一半的點心,心裏更是對這個女人起了好奇心,所以從人群里退出來找她。

  她跟他周圍接觸的女孩子很不一樣,雖然這裡也充斥着各有千秋的各種美女,不管身材容貌絕對是一等一的,可眼前這個女孩子漂亮的與眾不同。

  單純,清純,落落大方。

  明明可以有機會搭上有錢人,可她卻恪守本分,似乎壓根沒有動過這方面心思。

  時下多少女孩子為了保持身材,別說大吃大喝,就是吃一口點心都覺得犯罪。可只有眼前這個女孩子吃的津津有味,好像一點都沒有擔心過這個問題。

  優雅,矜持是上流社會女孩子的標配,可容滿滿卻能肆無忌憚的大笑,乾淨的就像是沒有污染過的空谷小花。

  她,對極了他的胃口。

  康建文忍不住想要多了解她一點:「你叫什麼名字,怎麼一個女孩子做了龔總裁的秘書?」

  容滿滿笑臉一僵:「這個啊……自力更生,沒什麼不可以的,哈哈。」

  她的話無疑是謝絕了他的主動,康建文也是個聰明人,不再多問。

  直到音樂響起,他這才想起剛剛過來的目的,微微彎腰,紳士的伸出手,「有沒有這個榮幸,可以跟小姐共舞一曲?」

  容滿滿好像還是第一次接受陌生男人的邀請呢,心裏有點激動。。

  可是……

  她下意識看向龔宇燁的方向,也說不清楚自己為什麼想要問他的意思。可龔宇燁已經看不見人影了,她不免有些失落。

  一直沒有等到她的回應,康建文忍不住開口,「容小姐?」

  「嗯?」容滿滿回過神來,想了想,還是搖頭拒絕了,「不好意思,我在工作。」

  跳舞,在她的印象里,她應該是不會的吧?

  容滿滿也說不清楚,為什麼感覺她的記憶好像不是她的,像是被人動過手腳一樣。

  「我受傷了。」康建文一臉委屈,「我好不容易鼓足勇氣邀請女孩子跳舞,可是就被拒絕了……也許,我天生不招女孩子喜歡吧……」

  這話說的落寞傷心,容滿滿覺得自己很殘忍似的,左看右看都沒有找着龔宇燁,最後一咬牙,「好,我答應你。」

  「真的?」康建文眼前一亮。

  「真的呀,不過……」她有些難為情,看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尷尬的笑笑,「我好像不怎麼會跳舞,說不定待會兒會出醜呢……」

  康建文一笑:「沒關係,我也不怎麼會,就當學習了。」

  容滿滿有些為難,康建文繼續說,「要相信自己的美,而且兩個穿西裝的人跳舞,說不定會大放異彩呢。有沒有興趣試試?」

  兩個穿西裝的人跳舞?

  容滿滿也覺得很有意思,把手交給她,「好,麻煩你了。」

  康建文牽着她的手走到舞池,正好是音樂最優美的部分。看容滿滿緊張的樣子,他緩緩開口,「放鬆,你只要跟着我的步子走就可以……很好,就是這樣……」

  容滿滿好像是第一次跳舞,緊張的不行。她後悔死了自己剛剛的心軟,欲哭無淚。

  「哦!」容滿滿一不小心,差點摔倒,還踩了康建文的鞋,這讓她更加後悔懊惱了,「對不起對不起,我看還是算了吧,我真的不會……」

  被容滿滿踩了好幾次的康建文卻依舊優雅:「誰都不是天生什麼都會得,我剛開始學跳舞的時候,比你還狼狽呢,慢慢來。」

  容滿滿嘟着嘴,微微控訴,「你剛剛不是說你也不會嗎?」

  康建文哈哈大笑:「我是不怎麼會,但簡單的還是會的。」

  「騙人,你明明跳的很好。」容滿滿瞪他,故意踩了他一腳。

  好個有仇就報的小丫頭,康建文無奈苦笑。

  容滿滿跟康建文跳了一會兒,慢慢就熟悉了,甚至還能隨着康建文轉幾個大圈圈,優雅而完美。她也不緊張了,漸漸放鬆起來。

  不遠處,龔宇燁冷眼看着這一幕,這個該死的小女人,一會兒不看着就給他到處招蜂引蝶。

  穿着西裝都能跟男人跳舞,容滿滿,好樣的!

  龔宇燁渾身渙散着寒氣,端着高腳杯的手青筋暴涌,紅色的液體微微晃動。

  他之所以今晚不讓容滿滿打扮,就是清楚的知道她有多迷人。沒想到即便這樣,她還是能找來該死的蒼蠅。

  眯了眯眼睛,龔宇燁盯着跟她跳舞的男人,幾乎一眼就認出來了。

  康建文,康氏總裁的私生子,手裡沒有股份,可極的康總裁的看重,甚至有消息傳言,康總有意把康氏交到他手裡。

  今晚的慈善拍賣就是康適合他們合作的,而康建文就是負責人。

  這樣一匹看似沉睡,實則精明的狼只怎麼會跟容滿滿扯上關係?

  龔宇燁一口氣喝了整杯酒,冰涼的液體沿着嗓子緩緩划過喉嚨,放下杯子,他抬腳朝跳舞的兩人走過去。

  他把她帶在身邊,可不是為了讓她招惹男人的。

  這輩子,她容滿滿也只能是他龔宇燁的女人!

  龔宇燁心頭的怒氣越來越旺,幾乎燒掉了他所有理智,可還沒有走到兩人跟前,就被突然冒出來的林薇攔住了,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擋住他看容滿滿的視線。

  「燁,我們跳舞吧,你好久都沒有跟我跳過舞了。」

  嬌滴滴的聲音,讓龔宇燁的理智回籠了不少。他若有所思的看林薇一眼,不得不說這是個聰明的女人,這也正是她陪在他身邊最久的原因。

  這樣的場合,卻是不能為了容滿滿而拉低自己的身份。重要的是,他還不知道幕後的人到底有什麼想法。

  不過,不管對方到底是什麼想法,這一次,他都絕對不能放開容滿滿。

  「容滿滿!」沒有猶豫,他咬牙的聲音從嗓子里湧出。

  因為周圍太喧嘩了,加上兩人距離又遠,容滿滿很明顯沒有聽見。

  龔宇燁心裏不爽到了幾點,恨不能馬上過去分開他們。

  事實上,容滿滿已經聽見了,只是反射弧有些長,這種場合,她不可能認識誰啊,也許是同名同姓,也許是她聽錯了。

  可突然,她停止了舞步,因為她分辨出來這是龔宇燁的聲音。

  而此時,燈光正好打在龔宇燁和容滿滿身上,兩人就那麼看着,一個怒火朝天,一個茫然無措。

  龔宇燁邁着修長的大腿朝她走過去,周圍開始竊竊私語。

  「那個女人誰啊,能把龔總裁惹毛可真夠稀罕的。」

  「聽說是他的司機,不過小丫頭長得倒挺好看,說不定不是司機那麼簡單呢……」

  「嘿嘿,有可能。不過跟她跳舞的男的也挺帥氣的,誰啊?」

  「你連他都不認識?這人來頭大着呢……」

  容滿滿失神的時候,龔宇燁已經走到她身邊了。而康建文自然也看見了他,他們不是第一次見面,不過也算不上熟稔,倒是從家父嘴裏對這人了解不少。

  康建文一臉笑意,非常友好的跟他打招呼,「龔總裁,你好。」

  龔宇燁沖他點頭:「拍賣會做的不錯,不過……容滿滿是我的司機,我有事找她,怕是要打擾康少爺的雅興了。」

  「請便。」康建文微微退後,禮貌的很。

  只剩下容滿滿一個人面對龔宇燁,她艱澀的吞了口口水。說真的,她不過是跟人跳個舞,有什麼大不了的,幹嘛一副要吃了她的表情。

  挺起小身板,她大着膽子說,「什麼事?」

  「跟我來。」龔宇燁眼睛裏像是要冒出火來,沒多說,轉身就走。

  容滿滿皺眉,察覺到周圍的人都在看她,硬着頭皮跟了過去。

  一時間,周圍的議論更加熱火朝天了,越發肯定容滿滿和龔宇燁之間不是老闆和司機那麼簡單,看來又是一個出賣身體的女人。

  還有不知深淺的去問林薇:「你知道容滿滿那個人什麼來頭嗎?」

  林薇早就氣的不輕了,又聽見人這麼問,不由冷哼一聲,「能有什麼來頭,不過是個小司機,龔宇燁才看不上她呢。」

  話雖然這麼說,可她心裏卻恨極了容滿滿,搶走了龔宇燁,還讓她在大庭廣眾之下這麼出醜,簡直不可原諒。

  人群還在議論紛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