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遊戲動漫›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連載中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

來源:google 作者:火龍果之魂 分類:遊戲動漫

標籤: 古川城 遊戲動漫 火龍果之魂

(黑暗風,殺伐果斷)東京都市宅男,失去工作心灰意能之時,接觸系統,成為繼國緣一的後人,燃起心中對劍法的渴望這一世他要邁向極境,在成為劍聖之旅上巔峰造極展開

《綜漫:從鬼滅開始劍聖》章節試讀:

淺草,字如其名,是個和諧溫馨的小城鎮。帶着些西式小洋樓,珠世身穿紫色和服,肌膚白皙如雪,柔順的髮絲被梳成大而低的髮髻薄紅的嘴唇,有幾百年的壽命,歲月似乎依舊沒有留下什麼漣漪。

只是美麗的臉頰上,眼睛卻似乎失了神,雖然為鬼,但依然骨子裡是一個小女人為了復仇她已經背負了許多。

愈史郎站在角落,悄悄的看着珠世小姐,花痴般的張大着嘴巴。

忽然珠世別過頭望向愈史郎

「啊啊」,愈史郎被嚇了一跳不好意思臉漲得通紅。

珠世看着她,眼眸中露出少許溫柔,作為鬼的孤單,因為少年的存在少了許多。生活中許多不便也因為這個似乎對自己很有感情的少年而得以解決。

但是珠世已經是婦人她這一世大概很難再愛了,更多的留下的則是姐姐般的感情。

靠近窗邊,望向燈光下不遠處還沒來得及呼鳴,就被拖入草叢中。

"最近無慘手下的惡鬼活躍了起來」。「還不是時候,無慘總有一天我會親手把你拖入地獄。」

-----------------------------------------------------------------------------

大概就是這裡,經過問路後,大概找到了淺草的方位,但是同為鬼也不知道珠世能否感應到我的存在,只能先斬些小怪,能引她上勾了。

惡鬼間也有領地意識,對外敵入侵即使同為無慘麾下也不會手軟。畢竟歷經幾百年的逃脫經驗,恐怕她的反偵察意識不是一般的高,僅僅靠追蹤太浪費時間了。

現在還是下午,街道上依舊有不少人漫步在大道上,絲毫沒有察覺到為惡鬼的自己,也沒有意識到那城市中的危險。這惡鬼吃人數量或許還不多,並沒有引起大規模的恐慌,更多還是無慘的蟄伏命令讓這些惡鬼沒有完全大開殺戒。

時間慢慢的到了晚上,夜晚的街頭依舊人來人往,商販叫賣的聲音在周圍響起。坐在高樓上,摩擦着刀刃,上面黯淡的血光,似乎在訴說,目光不緊不慢的注視這片城市。恍惚間,小巷內,流浪漢在垃圾桶內翻着垃圾渾然不覺,周圍似乎變得更加昏暗了。

「他奶奶的,今天的貨色怎麼差了這麼多,是不是哪個混賬的東西翻我垃圾桶了?」

後面高大的身影,更加猙獰,布滿條紋的臉,伸長脖子一口咬向流浪漢。

就在這時,暗處一陣血霧從空氣悠揚飄來,惡鬼只覺得頭一暈,然後被愈史郎拽入小巷內。「找到你了」心中默念道,跨過高樓

「珠世大人,這就是這幾天在我們這活躍的鬼。」

愈史郎踢了踢腳下,這個被制服的鬼,臉上充滿了不屑。

「就這種傢伙,居然打擾了我和珠世大人的獨處時間。」

「愈史郎快走,我們被盯上了。」珠世焦急的提醒道。

「唉?」,話音剛落古川城伸手按住他的肩膀,愈史郎瞳孔瞬間放大。想要離開,但是身體上壓着的巨力,即使用盡全身力氣依舊動彈不得。

「珠世我勸你別放血鬼術。」

血鬼術,大概率受前身的影響,前世珍視之物,具象化表現。

如黑死牟黑死牟生前努力想要達到劍術巔峰成為天下第一的武士,他的血鬼術便是渾身長出刀劍,象徵了 他對刀劍的痴迷。

童磨生前沒有感情,因此他的血鬼術是冰(也象徵純潔)。

他自認為自己吃掉他人的行為是高尚、 純潔的救贖,所以血鬼術是冰蓮 花形態(也可能是在隱喻他只吃女人)。 作為一個不相信神佛的人確信世界上存在天堂與地獄,卻在臨死時召喚冰菩薩來保護自己,諷刺至極.

猗窩座生前學的是素流拳法,且有一顆為 了所愛之人而變強的心,他在變成鬼失去記憶後仍然素流拳法來戰鬥。

而自己繼國平川血鬼術對惡鬼的憎恨,利刃吸收鬼的屍體後變得更加鋒利,同時對繼國嚴勝的憤怒,自身氣血可以暴漲,提身短時間內的速度反應力,代價是戰鬥只剩下本能,對付小鬼還好,一旦上升到上弦前三席的時候很容易被利用。

但如果時機把握的好,也是可以翻盤的神技。

珠世對這個能叫出自己名字的人感到震驚,冷汗不覺間從額頭處滴落看着愈史郎。

「可惡,我不能拖累珠世小姐。」愈史郎臉上浮現憤怒,然而身體似乎像是被定住一般動彈不得。

「你是誰?無慘手下的十二鬼月嗎,但你為什麼眼珠中沒有數字。」「繼國平川,一個你可以合作的打敗無慘的人。」

「繼國?你認識繼國緣一先生嗎?。」珠世不免的流露出傾佩之情,自己能擺脫的了無慘繼國緣一功不可沒。

「那是我先祖。我現在還不能肯定能完全擺脫無慘的控制,所以希望你來幫我。」

隨後古川城將刀扎在那隻小鬼身體上,劍上的紅光短時間閃了一下,然後厲鬼身體肉眼可見的速度進行消散。

「跟我走吧,這裡已經不安全了,有什麼話之後再說。」

-----------------------------------------------------------------

「既然你對我們沒有惡意,不如放了愈史郎吧。」

古川城才開了手,知道眼前這位是珠世頭號粉絲。

隨即小聲的對愈史郎說了句「你這麼生氣,不會是喜歡珠世小姐吧。」

愈史郎臉上頓時一紅,緊張的上竄下跳對古川城敵意一時間甩在腦後。

珠世疑惑的看着古川城,像是知道什麼一樣臉部微微一紅。

古川城有些無語這蜜汁臉紅,不會是對繼國緣一有好感,直接福及子孫了吧。

見場面有點尷尬,古川城開口道:「不知何緣故,我逃脫了無慘的掌控,但是我害怕身上還有隱患,據我從祖先書中所知千年來,你是第一個逃脫無慘掌控的人。」

事實上,繼國緣一隻是放過了她,從動漫劇情中了解的情報總不能告訴她吧。

然後又把自己死亡經歷告訴了她。

從開始懷疑,到臉部肌肉的鬆弛,神情也放鬆了下來,同樣是為了殺死無慘而變成鬼的同類,自然而然感同身受。

最後她點了點頭,海藍色眼睛一亮:「我的確脫離了無慘的掌控,他可以通過鬼來定位我們的位置,距離越遠感應越低。確實僅僅靠我和愈史郎想絆倒無慘的確不可能,我也需要強援,你的實力不出我所料的話應該比十二鬼月中大部分都強。」

「既然這樣,接下來的日子,我會幫你檢查下身體,如果你殺死了十二鬼月或者其他鬼,可以將它們血液留下來,給我研究。」

「我盡量吧,像黑死牟童磨這種前幾的上弦還是得小心。」

之後,她姿態優雅的把那隻貓抱了起來,你可以讓它把材料送過來。

古川城微微一笑,貓貓這麼可愛我覺得不會吃了你。貓咪原本有些不情願,炸毛之後乖乖的被古川城抱了過來。

「接下來幾天多多指教哦,小貓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