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宗門被滅後,她被迫成了反派大佬
宗門被滅後,她被迫成了反派大佬 連載中

宗門被滅後,她被迫成了反派大佬

來源:google 作者:酰延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夏翳 酰延

江棲淼決定把她教成一個乖孩子第一步,給她立規矩,犯錯了要懲罰她,做好了也要獎勵她第二步,教她大道理,要尊師重道,要明辨是非第三步,教她仙法,助她飛升後來,他發現,這些規矩道理她都懂,不過是別人教的,她從一開始就是別人的乖孩子展開

《宗門被滅後,她被迫成了反派大佬》章節試讀:

姜燎按照約定來水峰關照關照夏翳的修鍊,然後忍不住把她打了一頓。

事情是這樣的。

姜燎本着「我倒要看看這小鬼是嫌火峰哪裡不好居然敢不選我」的心態去的,見了夏翳更是氣不打一處來,但好歹還在人家師父面前,也就忍住沒動手,只怒氣沖沖說了一句,「小鬼在水峰過得還挺自在,怕是實力也被磨沒了,要不要比劃比劃?」

沒想到夏翳的回答更是讓人生氣,直接擋在江棲淼面前,「師尊讓開,這傢伙終於嫉妒到惱羞成怒來踢館了。」

江棲淼不僅讓開了,還貼心的讓出一條道方便姜燎動手。

結局理所當然,夏翳被打了,姜燎一股子火氣還沒發泄完,朝她吼道,「你說誰嫉妒呢?」

夏翳正準備反駁,江棲淼看事態不能再這麼發展下去,趕緊來打圓場,「好了,他是我請來給你做指導的,趕緊道個歉。」轉頭又對姜燎說:「這孩子頑皮,性子還需磨鍊。」

「呵,我們火峰這種小鬼頭多的是,就是欠打。你放心,我定好好替你管教她。」姜燎有一把抓住準備躲到師尊背後的夏翳,把她拎到自己身邊,一把拍在她背上,「給我站好!」

夏翳痛得齜牙還不忘還嘴,「我師父都沒這麼打過我!」

「閉嘴,我現在就是你一天的師父。」姜燎一眼瞪過去,愣是把她瞪委屈了。

姜燎又接着趕走了江棲淼,「你快走吧,你徒弟我看着,不會有事的,晚上就還你。」

江棲淼雖然對火峰的教育方式有過耳聞,但親眼所見還是忍不住懷疑。除了走前叮囑姜燎輕點打,別的也做不了什麼。

沒了江棲淼,姜燎可就放開了。他一把丟開夏翳,手心也聚出一個火球,趁她還沒站穩扔出去。

夏翳腳邊炸出一塊冰做踏板穩住身子,同時也丟出一個火球還禮。兩火相撞竟然抵消了。

姜燎冷笑,「雕蟲小技。」說完,身後聚起一排排火鳥,全部朝夏翳衝去。

她迅速後退了十來米,划出一段距離,朝地上一划。磚石炸開,從地上冒出一排火焰,那火本來軟軟踏踏沒有力道,但在她的控制下瞬間豎起,顏色轉為藍紫,周邊的空氣向上衝去,內焰的顏色愈發純凈,外焰溫度升高,形成一**浪潮般的熱氣,成功擋住了姜燎的火鳥。

她嘲諷道,「不過如此。」

姜燎冷哼一聲,「小人得志。」

水峰上空憑空出現一個巨大的火圈,才剛走遠的江棲淼抬眼一看停下了腳步,迅速把神識覆蓋在整個水峰上。

火圈是淡紫色的,並且還在不斷增加,一圈套着一圈,顏色愈發純凈。

夏翳知道自己要面對什麼,是極高的熱量和巨大的衝力,所以她選擇和他對沖。

瞬間,以水峰為中心,一圈圈火環也相應的出現在地上。

夏翳不忘放狠話,「黔驢之技。」

既然是放狠話,姜燎更不會認輸,他馬上接住,「班門弄斧。」

夏翳繼續,「有本事來!」

姜燎不甘示弱,「不知好歹!」

就在不遠處注意動向的江棲淼無奈捂臉,其實就文采而言,他們的水平江棲淼是一清二楚的,實在想不出成語可以不用。

可能是兩個人腦子裡真的想不出什麼好詞了,他們不約而同把聚集已久的力量放出。江棲淼看準時機給周圍罩了層結界。

天上、地上的火圈同時發出巨響,驚動了半座山的人。龐大的衝擊從天而降,火圈中噴出明亮的激波,周圍的空氣壓縮、收攏,在外人看來就像無數個環自天上壓到人間,周遭一陣陣晃動。

地上的火圈也迅速噴出,以同樣的姿態應對,兩者相遇產生龐大的衝擊力,讓整個天乾門的人都跑出來圍觀,水峰的人作為前線,直接每人套了個結界出來。

夏翳修為還是略低於姜燎,她先不敵對方,但她是打死都不會認輸的,急忙腦筋一轉,想到一個好主意。

她用冰包裹住一塊碎石,用火的噴力將其射出,姜燎不以為然,直接一個火牆擋下,但碎石衝過火牆,他只能閃身躲過。

「卑鄙小人。」他盯着她。

夏翳想了一會兒,沒想出什麼四字成語,於是扮了個鬼臉,又射出一堆碎石塊,這次她還夾雜了冰塊。

姜燎見她盡做些小把戲掩人耳目,覺得她靈力差不多耗盡了,撤下火圈。夏翳也不想和他耗了,也撤了。

姜燎見好就收,覺得這孩子天賦確實不錯,剛想誇她,腳底的冰突然爆開變成水霧,遮擋了視線。

他心下一驚,用火一把燒去,同時打開神識。

他見到一柄劍橫空向他刺來,只能狼狽一躲,側身一把抓住握劍之人的手腕,劈手打掉她的劍。

被抓住的夏翳朝他一笑,一翻身又向他踢去,劍被她控制着刺向姜燎。

一招一式伴隨着火的近戰開始了。

看着夏翳越打越興奮,姜燎突然明白了她的計謀,因為比不過炮轟就騙他近戰,這傢伙是真的小聰明不斷。

打到中午,姜燎拽住夏翳,「好了,休息休息。吃午飯去吧,下午再來。」

見夏翳一動不動,他又重複了一句,「怎麼傻了?別傻站着了,去吃午飯吧。」

夏翳一臉委屈,「……我們水峰沒有廚房。」

「那沒事,走,帶你去我們火峰吃飯。」姜燎甚是豪爽,大手一揮就把她帶走了。

「等等,我被下了禁錮,出不了水峰。」

「就這裝裝樣子的禁錮?我還以為你是為了好看才戴的。」姜燎撓頭,「你自己先掙開,吃完飯我再給你下一個新的禁錮。」

「那你可得和我師尊解釋清楚,不是我故意解開的。」夏翳趕緊開開心心跟上去,「吃什麼,吃什麼?有肉嗎?」

「保證不會餓到你。」

夏翳在火峰感受到了家一般的滋味,吃飽喝足後懶洋洋地躺在屋頂上曬太陽。

陽光明媚,清風微拂。她覺察到有人擋了她的太陽,緩緩揉眼掙開,與他對上視線。

「!」夏翳愣了下,她趕緊起身,「師尊,你怎麼來了?」

「來看看你。」江棲淼與她並排坐下,「沒受傷吧?」

「有的,你看。」她撩起衣袖,把那一塊青紫的打痕給他看,不免哭訴,「那傢伙下手也太重了,我腰上肯定也有印子。」

「還好。」他看了一眼,反應不咸不淡,「姜燎的實力我知道,這算輕的。」

「對我來說不輕……」夏翳嘟嘟嘴。

「我給你治療一下,把手給我。」江棲淼把手輕輕搭在她手臂上,手指來回划過那片青紫的肌膚,每一下顏色就淡一些,直到消失。

「好厲害,我也想學。」

「不太行,這個需要的控制力更高,對你而言還太難。」他害怕她不聽勸,又叮囑她,「就算想學也要來找我,或者讓師兄師姐看着你學,不要自己偷偷研究,聽到了嗎?」

畢竟是用在身體上的術法,不能不重視。

「好了。」等她手臂恢復如初,他把她的袖子重新放下,把脫了放在一邊的護腕給她重新綁上。

他綁得很規整,綁完又見不得她另一隻手亂七八糟的綁法,但他總覺得自己這樣替她整理衣服的樣子是不是太過,好像做得太多了。

「把另一隻手重新綁一下吧。」他這麼說,但沒動手,看着她自己解開,見她還是那樣,一隻手怎麼也綁不好。

「好了,你坐下吧。」他無奈投降,又一次給她綁好,但他又不想她什麼也不會,於是,他又多此一舉抽開繩結,「你用這種綁法會好些,再試試。」

夏翳都被他搞煩了,綁好了又抽走,又嫌她綁的丑,真是麻煩的男人。

綁了幾次,這個護腕在江棲淼眼裡才算穿戴好了。

下午的時候,姜燎終於開始認認真真的給夏翳上課,當然,主要還是對打。

「喲,挺強的,當初怎麼不選火峰?」姜燎一腳踹過去,還不忘誇一下。

夏翳剛站穩,又接了他一拳。還好她也是個多話的人,比起打架時一聲不吭,總得嘲諷幾句才舒心。

「你懂什麼,我想挑戰自己。」

「挑戰?」他冷笑,「我看你連火屬性都搞不懂,還想兩屬性同修?」

夏翳本還想嘴賤幾句,但一招就被姜燎掀翻在地,她馬上求饒,「不打了,不打了,我靈力都沒了。」

「……別裝。」

「沒裝。」夏翳真誠對視。

「沒用的傢伙。」

「是的,我是沒用的垃圾。」夏翳躺平。

姜燎又站在旁邊盯着在地上一躺不起的她,最後無奈道,「好了,下課吧。」

「好耶!」夏翳迅速從地上爬起來,給了姜燎狠狠一個熊抱,「謝謝姜師尊不殺之恩,再見再見。」

然後還沒等他再揍一拳,逃也似地離開了。半路上走太快,扯到腰上的傷口,又嗷嗷了半天。

姜燎的拳頭緊了又松,又覺得好笑,「算了算了,不跟她計較。」

他拍了拍身上的土,慢悠悠走去偏殿找江棲淼喝茶去了。

一進門,他就開始夸夸其談,「你看看,我就說小傢伙還是得打一頓才知道乖。」

江棲淼笑了,「我看不一定。」

「怎麼不一定,我賭她近三個月都不會犯事了。」

「至多一周。」他似乎想到什麼,抬眼看了眼書架,那裡不知何時多了一個子母貓形的筆格。

(假如夏翳聽到了,夏翳:小看我,明天就犯事給你們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