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綜武,一切從琅琊榜開始
綜武,一切從琅琊榜開始 連載中

綜武,一切從琅琊榜開始

來源:google 作者:迷茫到淚流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方青 迷茫到淚流

穿越異界,即將餓死之際,方青得到了系統,從此以後,方青發誓,自己就要做那天外天,人外人!而這一切都要從琅琊榜開始!展開

《綜武,一切從琅琊榜開始》章節試讀:

大梁境內,馬車緩緩而行,而方青正盤坐其中消化系統所得!

這時,車簾打開,白蓮聖母飄進車內,方青雙眼依舊緊閉,微微一笑,「聖母有何見教?」

「殿下,你要的人找到了!」

一聽這話,方青雙眼猛的睜開,一縷駭人電光自瞳孔射出,攝人心魄!

「好!在哪裡?!」

「就在外面!」

方青點點頭,走下馬車,只見一個四肢被捆,渾身白毛的野人正躺在地上不住的翻滾!

見到方青出來,一直護衛在方青馬車旁邊的女將軍趕緊跟上,「殿下,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野人?」

目視女將軍,方青臉上浮現不愉之色,「曉曉師姐,你剛才叫我什麼?」

女將軍名叫慕容曉曉,是方青的武學老師慕容無敵的孫女,論起關係,兩人可謂是青梅竹馬!

瞥了眼方青,慕容曉曉的臉頰浮現一抹紅暈,「小……小師弟!」

聽到慕容曉曉改口,方青勾了勾嘴角,這才心滿意足的打量起野人!

「來人!把這野人手腕上的手環給本王取下來!」

聽到方青吩咐,一名軍士立即跑到野人跟前,不顧野人掙扎,從他的手腕處強行取下一隻被打磨的鋥亮的手環!

「聶鋒?!」

看着手環上的刻字,白蓮聖母眉頭一皺,「殿下,這聶鋒是什麼人?殿下費盡心思將他捉來是何用意?」

沒有解釋,方青微微一笑,「這可是一件大禮,相信咱們的敵人肯定會喜歡的!」

輕笑兩聲,方青看向慕容曉曉,「曉曉師姐,你命人打造一個籠子,將這人關起來,嚴加看管,此次出使能不能打開局面可就全靠它了!」

方青的鄭重也讓慕容曉曉嚴肅起來,目視方青,慕容曉曉神情凝重,「小師弟,你放心吧,有我在他跑不了!」

抓到聶鋒,方青心情大好,馬車繼續前行,然而就在此時,道路旁邊的一棵大樹突然傾倒,向著方青的馬車砸了過來!

察覺到危險,護衛一旁的慕容曉曉瞬間反應,只見慕容曉曉縱身躍起,一個飛踢,這棵兩人合抱的大樹頓時被踹飛老遠!

眼見刺殺不成,幾十名黑衣人自方青車隊前後兩邊躍出,二話不說,嘶吼着就向方青馬車殺來!

見此,慕容曉曉立即叫喊一聲,「圓盾陣,保護殿下!」

說完,慕容曉曉飛躍而出,抽出腰間長刀,用力一劈,刀氣縱橫,沖的最快的一個蒙面刺客直接就被一劈兩半!

馬車裡,聽着外面傳來的廝殺之聲,坐在方青旁邊的楚楚忍不住目露驚慌之色,見此,方青伸手握住楚楚的玉手,將她攬在懷裡,微微一笑,「不要怕,有我在!」

感受着方青溫暖的懷抱,楚楚迅速鎮定下來,蜷縮在方青懷裡,楚楚臉上儘是滿足之色,「有殿下在,楚楚不怕!」

廝殺聲越來越近,馬車外的戰鬥也進入白熱化,刺客更是已經衝進方青的馬車十步之內,而就在軍士就要抵擋不住之時,一道白衣人影突然飄至方青馬車之前,正是不知躲藏在何處的白蓮聖母!

掃視一圈,白蓮聖母露出一抹嘲諷之色,衣袖一甩,數道無形氣勁射出,衝過來的數名刺客紛紛倒飛而出,沒了聲息!

有了白蓮聖母這個絕頂高手加入,戰鬥的天平開始向著方青這邊傾倒,而就在此時,一陣馬蹄聲由遠及近傳來,下一刻,百十名軍士出現在視線盡頭!

看到這一幕,為首的刺客首領瞬間意識到刺殺已經不可能,當下不敢怠慢,對着方青的馬車扔出一把暗器飛鏢,也不看結果,招呼一聲,飛奔而逃!

片刻,來援的軍士終於趕到,為首將領望着方青的馬車,一臉的擔憂,「不知貴國的秦王殿下可否受傷?」

掀開車簾,方青顯露出身影,微微一笑,「本王沒事,只是這是些什麼人?為何要襲擊本王?」

將領張了張嘴巴,支支吾吾,好不容易才想出了一個答案,「他們,他們是盜匪!」

「盜匪?!」

方青輕笑一聲,「久聞梁國乃是物華天寶,人傑地靈之地,沒想到這天子腳下竟然也是這麼熱鬧,真是聞名不如見面,見面更勝聞名啊!」

聽着方青的嘲諷,將領本就難看的臉色更是直接黑了下來,也不多言,對着方青抱拳一禮,「秦王殿下先請進城,在下馬上就去追捕那幫歹徒,必定給殿下一個交代!」

「哦?!既然如此,本王那就拭目以待了!」

說完,方青再不理會,直接登上了馬車!

方青趕到金陵的消息早就被軍士送到,因此來到宮門口之時,一眾禮部官員已經在此等待,其中為首的正是梁國太子蕭景宣!

同方青知道的沒什麼區別,蕭景宣一副蠢萌模樣,沒有一點身為梁國東宮太子的氣度,同方青站在一起,更是相形見絀!

自馬車上下來,方青同蕭景宣一陣寒暄,「太子殿下,不知本王今日可否求見梁皇!」

聽到方青的請求,蕭景宣眼珠轉了轉,「嘿嘿」一笑,「如今天色已晚,秦王一路舟車勞頓,想必也是辛苦了,不如今日暫且先去禮賓院休息,待明日再行覲見如何?」

沒有回應,方青靜靜的注視着蕭景宣,一言不發,良久,在方青的壓迫之下蕭景宣不由得有些站立不安!

對着方青尷尬的笑笑,蕭景宣抿了抿嘴唇,「秦王為何一直盯着本宮,可是本宮臉上有什麼奇特之處?」

勾了勾嘴角,方青眼中浮現一抹不屑之色,「既然如此,本王明日就再行求見,希望太子殿下不要讓本宮失望!」

說完,方青再不理會蕭景宣,竟是直接轉身離開!

目視方青的背影漸漸遠去,蕭景宣長呼一口氣,抬起衣袖擦了擦額頭沁出的汗水!不知為何,跟方青站在一起,他總有一種自慚形穢的感覺,簡直「亞歷山大」!

「這方青之前也沒聽說過啊!怎麼如此難對付!可是明天本宮要找個什麼理由才能阻止他去見父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