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言情›綜藝之另一個世界
綜藝之另一個世界 連載中

綜藝之另一個世界

來源:外網 作者:風花漸亂 分類:都市言情

標籤: 都市言情 風花漸亂

展開

《綜藝之另一個世界》章節試讀:

將所有食材清洗完,何正就幫不了蔣進的忙了。 不過他也沒閑着。 看齊秀的行李箱還在涼亭邊上,他幫忙提上樓,而後開始收拾房間。 蔣進一個人,在炤旁邊忙碌。 做菜是他負責的內容,他本來遊刃有餘。 可兩周不見的旦旦,學會了偷腥,何正離開了,它就湊了上來。 比它頭還大的肘子,差點就被它叼走了。 幸好蔣進及時看見: 「咴!你個小東西!兩周不見,居然學會偷東西了。」 旦旦看到蔣進趕,連忙跑開。 蔣進笑罵: 「跑得倒快!」 一會兒後,蔣進笑不出來了。 旦旦一有機會就來偷菜。 蔣進又要做菜,又要防旦旦,實在忙不過來。 捉襟見肘的他決定下手逮旦旦,把它關進豬圈隔離。 旦旦似乎察覺到蔣進準備抓它,任蔣進怎麼逗它,它都不向蔣進靠近,也不停在原地等蔣進靠近。 軟的不行,蔣進只能靠硬實力,他開始了追逐。 旦旦開跑。 旦旦跑得真的很快,再加上它對地形特別熟悉。 蔣進逮了好一陣,沒抓到旦旦。 炤上鍋里傳來的味道,將他緊急召回。 而後,旦旦又來了。 蔣進氣得不行,他只能請求外援,對屋裡喊: 「何老師,何老師。」 何正聞聲出來: 「蔣老師,什麼事?」 「把旦旦控制住,它太煩了。」 「我們旦旦很煩嗎?」何正走向旦旦。 旦旦沒跑,它坐在地上,對着何正搖尾巴,吐舌頭: 「很可愛啊。」 何正輕輕伸手,便輕鬆的抓住了它。 蔣進忍不住叫好: 「幹得漂亮,何老師,把它關進豬圈,別打擾我。」 旦旦被關進豬圈,它望着何正,表情可憐極了: 「旦旦,不是你何爸爸不幫你,只是家裡,是蔣媽媽做主,乖啊。」 何正重新回屋裡收拾。 蔣進專心做飯。 齊秀認真看書。 彩虹屋,恢復了平靜。 直到一段時間過去,遠處傳來喇叭聲。 一輛贊助轎車出現。 今天的客人,到了。 一個穿着紅色連衣裙的女人,帶着略顯浮誇的笑容,從轎車裡鑽了出來,用略微浮誇的聲音喊: 「來客人咯,接客咯。」 她是何正《快樂起點》合作多年的搭檔,也是何正最好的朋友,柯蔭。 何正從二樓卧室的窗戶探出頭: 「蔭子?真的是你啊?之前聽電話,我完全沒聽出來,你偽裝得太完美了。」 「……」你電話里可不是這麼說的。 柯蔭將行李從轎車後備箱提出來喊: 「何老師,下來幫我提箱子啊。」 「沒空。」何正揚了揚自己有點髒的手: 「我在收拾房間呢,兩周沒住了,有些地方有灰塵。」 「那……」柯蔭看向涼亭,發現看着她的齊秀,她不見外的熱情招手: 「齊秀,來幫我提行箱子。」 「沒空,不來。」齊秀沒有任何不好意思的拒絕。 想什麼呢,在《嚮往的生活》,他連青姑娘的行李箱都沒有提: 「你自己上來吧,蔣老師要做菜,也沒空。」 蔣進這時候拿着鍋鏟,在柯蔭面前露了一面: 「齊秀有一點沒說錯,我真沒空。」 「……」 柯蔭不是一個輕言放棄的人,她繼續努力,但齊秀一直沒有妥協。 最終,何正出來,幫柯蔭提行李箱,才結束這場鬧劇。 何正把柯蔭的行李箱提進屋。 柯蔭踩着重重的腳步,走進涼亭,在齊秀旁邊,坐下: 「假模假樣看什麼呢?」 「《寫一首簡單的歌》。」 「沒看過。」柯蔭將齊秀往外推了一點: 「一起看看。」 齊秀將凳子往外挪了點: 「相比推我,移書是不是更簡單一點。」 似乎,有點道理,但柯蔭蠻橫的不管: 「廢話少說,你看到哪了?」 「這。」 柯蔭跟着看了一會兒,放棄了: 「怎麼《寫一首簡單的歌》,這麼難啊?」 「難嗎?」齊秀覺得挺好理解的。 「嗯,特別難。」 柯蔭放棄看書,走了,進屋找何正閑聊。 齊秀將座位搬回原來的位置,以端正的視線,繼續看書。 大約十分鐘後,又一輛贊助轎車開來,在院子外的水泥路停下。 兩個人從車上下來。 一個女生,氣質嬌弱,身材柔美,眼睛藏着讓人忍不住憐惜的迷霧。 她是2017年華夏美女榜排名第8的韓采。 另一個女生,腦袋亂轉,眼睛亂瞟,是個不消停的人。 她是天真爛漫,活潑機靈的花菱。 齊秀看過去的時候。 花菱也正好看到了齊秀。 她雙手手背墊在下巴下,提着手肘比划著一個大大的愛心: 「齊秀哥,看看誰來了?!」 齊秀眼睛離開花菱,看向韓采: 「哇,來美女了,你好。」 韓采捂着嘴,回以輕笑: 「你好,齊策劃。」 花菱不滿揮手,擋在齊秀和韓采之間: 「齊秀哥,我也是美女,沒看到嗎?」 屋裡,窗戶,柯蔭探出頭: 「兩位美女,他是懶人,連我這樣的美女的行李都不幫忙提,你們放棄吧,自己提着箱子上來。」 花菱不信,她認識的齊秀哥不是這樣的: 「齊秀哥,幫我啊。」 「不幫。」齊秀不留情面的拒絕。 「……」花菱鬱悶的指着韓采: 「那,韓采姐的箱子,你也不許幫忙提。」 韓采看向花菱: 「???」 齊秀理所當然的點頭: 「當然,也不幫。」 花菱對齊秀的不偏幫表示滿意。 韓采眼睛裏的迷霧,倒映出迷霧一樣的花菱,這樣同歸於盡,有什麼好處? 何正就知道,院子里的兩人,都不會幫客人提行李,他默默的出屋門,出院門,下階梯。 「我幫你們吧。」 …… 兩個女生和她們的行李箱進入院子,跟着她們的,還有一個籠子,籠子里,有一隻雪白色的兔子,這是她們的禮物。 這個禮物,讓何正看向從屋裡出來的柯蔭: 「蔭子,你怎麼沒帶禮物?」 柯蔭沒有任何不好意思的說: 「在市場,我想買禮物來着,但我身上沒帶錢,就算咯,我來這裡,不算禮物嗎?」 「不算。」 「噯,口是心非的男人。」柯蔭鄙視着何正,走到韓采面前。 「這個世界上,難道只有魔鏡不會說謊嗎?」 柯蔭拿出一面鏡子,問: 「魔鏡啊魔鏡,你說,誰是這個世界上最漂亮的女人?」 『魔鏡』默默的倒影着柯蔭的背影,柯蔭臉上露出浮誇的笑: 「噯,在韓采面前,依然選擇我——真是一面有原則的魔鏡。」

《綜藝之另一個世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