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最後一個驅鬼人
最後一個驅鬼人 連載中

最後一個驅鬼人

來源:google 作者:最後一個驅鬼人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劉二 王屠戶

背負詛咒,我還沒出生就被臍帶纏住,爺爺用借命之術讓我活了下來可是,地府和閻王的威嚴哪是能夠挑戰的,我身邊接連發生怪事,夜裡我更是見到無常索命,後來跟隨胖子老道學道看陰宅、解毒蠱成為世上最後一個驅鬼人與命運做最後的抗爭,本以為自己這一輩子與普通人的生活無緣,卻因一個任務去上學,感受到所謂塵世煙火,當自己認為生活開始安穩下來時,災難危機竟悄然的來臨,身為最後一個驅鬼人的我該去何從,該如何去化解危機……展開

《最後一個驅鬼人》章節試讀:

快到晌午的時候,我爹就在一群人浩浩蕩蕩地包圍之下回到了家中。

看到我爹完好無損地回來了,奶奶和我媽這才放心了下來。

「大海,今天來我家,哥給你接風洗塵,去去晦氣。」白樹林想要拍怕我爹的肩膀。

結果,我爹向後退了一步,避開了村長的手,冷漠地說道:「不用了,家裡已經做了飯菜,就不麻煩了。」

村民們的做法,着實是讓我爹寒了心。

周圍的人尷尬地站在我家院子裏面,擠得我們家大黑只能躲在窩裏面,他們遲遲不肯離開。

於是,我爹用毛巾擦了擦臉之後,說道:「你們先回去吧,我吃了飯,就去後山幫你們看看陰宅。」

原本我還想勸我爹別幫這群見錢眼開的白眼狼的,可是一想到我爺爺之前說過的:幫人是給自己積陰德,做道士的沒有該不該幫,只有能不能幫。

於是我就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把之前在老劉頭家裡聽到的話,原原本本告訴了我爹。

「爹,到底是誰想害你?」

我爹搖了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先解決了村子的麻煩再說吧,那人遲早會露出馬腳的。」

吃過了中飯,村長老早就來到了我們家等着。

「大海啊,你可以一定要先幫幫我啊。我爺爺昨天晚上給我託夢了,他說他住的房子漏雨。今天早上醒來,我家牆壁上竟然開始滲水了,你說奇怪不奇怪。」

我爹帶着村民們去了後山。

到了地方一看,果然,白樹林他爺爺的祖墳上裂開了一個口子。於是,我爹讓人挖開了白樹林他爺爺的墳。

「棺木你先帶回家供着,等我選個良辰吉日,讓你爺爺重新下葬。切記,這棺木絕對不能見到陽光,否則可能會引起屍變。」

「是,是。」村長讓人抬着棺木離開了。

接下來,又幫助其他村民看了一下陰宅。

無非都是年久失修,或者是今年清明,小輩忘記了燒紙錢孝敬之類的。

我爹和黃龍師叔分別幫助村子裏面的人解決了陰宅的問題。

大部分的人都是修繕一下,燒點紙錢,小輩跪在墳頭說點好話之類的就解決了,只有幾戶人家問題有些嚴重,需要挖墳取棺,擇良辰吉日,重新下葬。

最後輪到了老劉頭家。

老劉頭自己做了缺德事,他不好意思來,只能讓劉老太來求助。

「大海啊,你叔他是掉進錢窟窿里去了,他已經知錯了,你別怪他。」

這劉老太是個很本分的老太太,慈眉善目的,一輩子也沒做過啥壞事,她和我奶奶關係也不錯,沒事就坐在一塊嘮嘮家常。

「劉姨,你放心,你們家的祖墳問題不大,倒是二子他……」

我爹的話說了一半就沒再說下去。

「行了大海,你不用說了,姨知道。二子這小子,他不爭氣,總是做缺德事,是個撈偏門的。長走夜路,哪有不撞鬼的。我找人看過二子的相,他短命,可是哪個做娘的能眼睜睜地看着自己的兒子死在自己面前呢。」劉奶奶抹着眼淚。

「劉姨,你別哭啊,二子我能救,只是,恐怕他這些年撈偏門撈來的錢,全都得拿出來了。」

「拿,拿,別說是錢了,只要能就二子,我這把老骨頭都可以交代出去。」

「這件事回去再說,先把眼前的事情做了再說吧。」

古話說的好,如果一個人發達了,那肯定是祖宗保佑,是祖墳上冒青煙了。同樣的,一旦一個人做了壞事,那故去的先人自然也要受到連累。

劉二的祖宗明顯就比較倒霉了,遇到了這麼一個後人。(劉二做了什麼壞事,等一下說)

所以,劉家陰宅受損比較嚴重。

不僅漏風漏雨,甚至倒霉的,被一棵倒下來的歪脖子樹給壓到了,這簡直是被壓得永世不得翻身啊。

沒辦法,劉家的祖墳是不能用了,只能先把灌木抬回去。

當劉家的棺木挖出來的時候,我注意到,這幅棺木的底部有些發黑,已經有些腐爛了。

大家都知道,棺材一般都是採用柳木和松木之類的,這些木材都有防腐的功能,十幾年年之內才不會腐爛到這種程度。

「記得,這幅棺木拿回去之後,用兩條長凳給架起來,千萬不要讓它着地。我明天再去處理一番。」我爹對着那幾個抬棺人說道。

劉家的陰宅看完之後,天色已經很晚了,沒辦法,全村的人這麼多,天知道他們做了什麼缺德事,全村的陰宅竟然同時都出了問題。

你們可別小看陰宅出問題,那可是會影響子孫後代的運勢的。

我們的晚飯是在村長白樹林家吃的,村長這人最喜歡搞形式主義。用得着你的時候,恨不得做一桌滿漢全席來招待你,一旦你遇到了什麼麻煩,他肯定是最先撇清關係的。

「村長,最近咱們村子有沒有來什麼生人。」

這幾天村子裏面出現了這麼多問題,肯定和那個收買了劉老頭的傢伙有關係。

而且,聽我爹和黃龍師叔說,那鬼戲一般只有在過年和中元節的時候才有,一般人是沒有資格搭檯子辦鬼戲的。就算劉二被老黃上身了,那他也沒有那麼大的能耐,還搞出了百鬼夜行。

這次村子出了這麼大的亂子,下面要徹查到底。

於公於私,我爹都要把那個神秘人揪出來。

而據老劉頭交代,他根本不記得那個傢伙長什麼樣子了。

村長几杯酒下肚,臉色變得紅撲撲的,一口一個兄弟地叫着。

「生人嗎?讓我想想啊…對了,前幾天,李深家裡好像來了一個什麼親戚。這李深來咱們村子有幾年了吧,啥時候聽到他有親戚啊,你們說怪不怪。」

一聽到李老師家裡來了生人,我爹的臉色變得不太對。

我爹把李深可是當成了自己的莫逆之交,誰知道他出了事情之後,那李深竟然變出了那副嘴臉,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好,咱們吃過了飯,就去李深家裡看看,看看他到底來了個什麼親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