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最後一個天師
最後一個天師 連載中

最後一個天師

來源:google 作者:丁寶財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丁大爺 丁寶財 懸疑驚悚

天師這個稱號自古以來便一直存在,東漢葛玄、東晉許遜、北魏寇謙之等等都是如雷貫耳的角色,在當時呼風喚雨到了當代,天師依然存在,只不過大隱隱於世,形同路人而已其中的秘聞自然不少,且聽我一一道來,最後一個天師!展開

《最後一個天師》章節試讀:

  我叫張三開,今年二十二三,是一個風水相師,而以我這麼小的年紀之所以能在湘西這片神棍如過江之鯉一般的地方混出名堂,主要是靠了兩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我剛剛入行時,遇上了一個老太太,他兒子是我所在縣城的常務副縣長,一心想百尺竿頭更進一步當縣長。

  就找我給算了一掛。

  我說升官發財得修橋鋪路,你兒子缺一個橋,還得在東南方向,孔雀東南飛嗎?
到時必然官祿亨通如願以償。

  老太太信的不行,正好東南方向有一個村因為常年因為下大雨斷流,村民產期無法出行。

  他就在那修了一個橋。

  其實呢,我就是看村裡人過河太難騙那老太太而已,可說來也是巧了,沒過多長時間央視記者下來做訪談,這件事就被報了上去。

  一來二去,他還真當成了縣長。

  對我自然是頂禮膜拜,奉若上賓,讓我名聲大振。

  第二件事,是一個所謂的無頭女屍索命案,一個老太太說他們家附近的河裡晚上總有一個無頭女屍出現,她兒子晚上回來看到了嚇得連續發燒了三天三夜,一個勁的說胡話。

  我就走了一遭,結果卻是什麼都沒看出來,晚上也沒什麼無頭女屍,就和老太太說你去報案吧。

  誰曾想,案子一報沒多久就在下河的水庫發現了一具無頭女屍,還是文|革時期的女屍,死了二三十年了。

  後來傳的神乎其神的說是老太太就是那個無頭女屍,脫魂來找的我,想入土為安,只有我能看出才有之後的事。

  我一下子就成了名副其實的大仙,想找我的人,絡繹不絕,自然是水漲船高,價格層層攀升,就也讓我賺的盆滿鍋滿,一度想混上幾年,就退出這個行業,遠走高飛。

  因為我從小都知道,世上真有鬼神,人間即為鬼界,鬼節亦是人間,必得敬畏之,自己的本事就是走運了才有今天而已。

  只是沒想到,這麼快,轉眼過了不到半年。

  一個村子的村長突然找到了我,要我去他們村子幫忙看看風水,還說,他們村子原來是個貧困村,有的家一家三口,只有一條褲子,誰出門誰來穿,窮的叮噹響,吃了上頓沒下頓。

  但改革開放之後,村裡出了個頭腦精明的人,想辦法組織村裡的人做生意,還專門做死人的買賣。
花圈,棺材,各種香燭,層出不窮,全村人都發動了,席捲整個縣城,光棺材一項就賺了不少。

  村子一下子擺脫了貧困變成了小康村,可也奇了怪了,從那時起,整個村就不在生男孩,生的全是女孩,連珠炮一樣一連生了二三十年,上百個丫頭片子,沒有一個男孩,甚至驚動了省城的專家過來視察,得出的結論均是一些弄不清楚的言論,什麼地下水鹼度高,吃食方面不注意等等的。

  可這也不能解釋均生女孩啊。

  這下就有人造謠了,說他們村子賺的都死人錢,死人回來報應了才這樣的,就是讓他們村絕戶,讓他們斷子絕孫。

  斷子絕孫是不可能的,村民有了錢,就招上門女婿,有房,有車,還有錢賺,自然是一直香火不斷。

  可總生女孩這件事還是懸在全村上下的頭頂的一塊烏雲,揮之不去。

  請了各種大仙,算命的,風水先生去看,花的錢更是海了去了,這時找上了我,必然是聽到了我的那些虛名。

  樂呵呵的一個勁的作揖,「三開師父,您是有大本領的人,就大顯神通幫幫忙去一趟吧,縣長大人都是您指點迷津上的位,我們村這點小事定然難不住你。」

  下了血本。

  一張百萬存摺遞了過來。

  「一百萬?
!」

  我知道他們村賺錢,也有所耳聞死人的錢好賺,卻還是不敢想,一上來就給百萬巨款。

  被砸暈了。

  我的名聲是在外,但賺錢的營生卻也是就那麼幾樣,沒賺多少呢,我本就有了金盆洗手的念頭,想着就算這事我幹不成,錢到手了,隨便編幾句謊言,他們也不能把我怎麼樣啊。

  就收下了。

  村長樂呵呵的還說呢,「我們村現在就剩下一百來戶了,一家一萬塊錢,都說好了只要請您去,這錢就花的值。
如果您真能幫我們村把這個問題解決了,一家一戶在多給一萬,也行。」

  那就是兩百萬。

  二十世紀初,這可是一筆巨款啊。

  我樂呵呵只剩下點頭了,「沒問題,沒問題。」
就這般隨着村長來到了他們村,丁家村,村裡家家戶戶都蓋起了二樓小樓,進進出出的全是汽車,拉貨的小貨車,拉人的小轎車。

  怪不得一出手就是百萬巨款,是有錢。

  村長是個老好人,叫丁寶財,樂呵呵的說道:「村裡人知道您要來,已經備好了酒席,走,先去村委會。」

  村委會是個三層小樓,蓋的富麗堂皇,是我這些年走街串巷看到過的最好的村委會。

  我就問道:「我聽說你們村當年出了一個牛人,叫丁大頭,你們村這麼多年之所以能富裕多虧了他,是嗎?」

  丁大頭這個人說起來可是有故事的人,當年在文|革時屬於牛鬼蛇神差點被打死,後來改革開放煥發了新春,察覺出全縣和附近的縣城沒人干|死人的買賣,就鼓搗全村人開始干。

  一下子發家致富。

  他呢,現在還活着,年紀已經大了,卻是名副其實丁家村的太上皇。

  村長道:「丁大頭是外村人的叫法,在我們村都叫他丁大爺,輩分高,全村發財都靠了他,一會兒,我帶您去見他。」

  進了村委會。

  村委會裏面熱熱鬧鬧的正在燒火做飯了,各種菜肴層出不窮,而進進出出全是未出閣的女孩,和剛結婚的小媳婦,果不其然,一個男人都沒有。

  村長介紹道:「我們村別看都是上門女婿,但男人在家的地位可高的很,入贅了就是享福來的,里里外外都是女人來做。」

  陰盛陽衰。

  全都倒過來了。

  在進去後,裡屋的炕頭上才見到了幾個老男人,都是上了歲數的老人,最年輕的也得將近六十多歲,正在一起抽煙,煙氣瀰漫的視線都有些受影響。

  我一進去,村長就介紹道:「幾位叔叔伯伯們,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三開師父,給縣長鋪平官路那位,我給你們請來了。」

  「哦,哦,哦,您來了啊。」

  老人們瞬間起身,禮敬有加的哈腰點頭,「您的大名我們可是早就如雷貫耳,您來了,我們就不怕了。」

  「沒錯,沒錯,您的本領一定能讓我們村徹底轉運的。」

  「這次的事就麻煩你了。」

  露着笑顏都是客氣話,「您是有真本領的人,不是那些騙子,我們信你。」

  唯有一個老人,坐在炕頭上,抽着煙背對着我,沒有說話,整個人駝着背,顯得瘦骨嶙峋的,感覺能有五六十斤就不錯。

  村長道:「這就是丁大爺,我們村發家致富的**、太上皇。」
笑呵呵的過去說道:「大爺,三開師父來了,您看看。」

  他這才扭過身來,結果卻是給我嚇了一跳,面如死灰,臉色鐵青鐵青的,整個人沒有任何的表情,一雙死魚眼,白花花的好像沒有黑色眼仁,嘴唇黑乎乎的沒有一點血色,牙齒黑黃黑黃的,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我,眼神發綠。

  一瞬間就讓我後背發涼,身子都不由自主的一抖。

  我雖然徒有虛名,靠運氣混到了今天,卻也是對風水面相一學有過研究,驚了,因為從面相上看這個老人也就是丁家村的太上皇,是個死人,生氣全無的死人,而且是已經死了很久的人,可現在卻是活生生的在我面前,怎能不讓人驚訝、嚇到了。

  活死人一個啊!

《最後一個天師》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