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狂廢少
最狂廢少 連載中

最狂廢少

來源:google 作者:顧白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都市小說 韓晟 顧白

京城豪門二少被放逐永城,顧白成了所有人的笑柄有人覺得顧白可欺,豈不知,不是顧家瞧不上顧白,而是顧白看不上這通天豪門展開

《最狂廢少》章節試讀:

永城,林西小館,酒過三巡。

幾個青年看着明顯有些上頭的顧白,一臉期待。

又是一杯小酒下肚,臉上的迷醉更多了一分,顧白開口了。

”上次說到哪了? ”

來戲了!

幾乎在同一時刻,旁邊的小青年就拿出手機開始偷拍。

同時,另一個青年給了回答。

”二少,說到三國了。 ”

”三國啊。 ”顧白開始捂頭思考。

幾秒鐘之後,似是想起了什麼,顧白拍了一下桌子,開始了神論。

”我想起來了,三國時期,有一天看到一個小孩,感覺蠻可愛的,我就送了他一粒大還丹,幫他改了筋骨,後面據說他混得不錯,差點就天下無敵了。 ”

”對了,那個小孩是叫呂什麼的,對了,是叫呂奉先。 ”

”劉玄德啊,他賣的草鞋我買過,穿了兩次就壞掉了,而且還貴,虧大發了。 ”

”貂蟬我是見過的,那真的是長得天仙一般! ”

”要不是那時候我已經有了老婆孩子了,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

……

在有心人的運作之下,酒後的風言風語,很快就傳播開來,給永城帶來了很多笑聲。

”聽說了沒,二少語錄又添金句。 ”

”咦,顧二少今晚又喝酒了啊,他說了什麼。 ”

”他說呂布是因為他,才天下無敵的,還說劉備的草鞋質量不好。 ”

”…… ”

”你們說,顧二少會不會真的是腦子有問題啊,一個十八歲的豪門少爺,活得跟個小老頭子一樣,沒事還喜歡酗酒說胡話。 ”

”鬼知道呢,大概是被家族流放,所以有些偏執了吧。 ”

半小時後,顧白從小店裡走出,只是眼裡哪還有之前的渾濁。

拿出手機瞄了一眼,果然,剛才說的話,全被發到群裏面當笑料了。

只是,別人笑他太瘋癲,他笑別人看不穿。

別人想看他酒後的笑話,他何嘗不是藉著酒意,訴說著千年的孤獨。

回想間,突然心意一動,顧白遵下,採下路邊一朵格桑花。

小雪說過,她喜歡格桑花的。

次日早上,永城一中。

顧白是一個人步行來上學的,秦雪說她肚子有點不舒服,可能會晚點。

走在路上,自然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的,不過作為豪門少爺,顧白早就習慣了。

只不過,今天的目光,除了往常的嘲弄,似乎還多了一些什麼。

似乎是同情?

這看得顧白有些皺眉。

走到校門口時,一輛寶馬停在了顧白身邊。

這輛車他認識,是鄰班一個同學的,不過顧白沒有停下打招呼的意思,轉頭往裡走。

只是此時身後卻有聲音傳來。

”顧少,早上好啊。 ”

和人一樣討厭的聲音,顧白不覺得有回頭的必要。

”顧少不想理我,不過不會連這位同學也不想理吧。 ”

”小雪,下來和顧少打個招呼吧。 ”

聽到 ”小雪 ”兩個字,顧白回頭,瞳孔猛張,心中的不詳終於應驗了。

寶馬上的人,着着一身白色連衣裙。

這一身衣服顧白無比的熟悉,是他買的。

秦雪從車上走了出來,在韓晟的牽引下,一下子鑽進了男人的懷裡。

”顧白,早上好啊。 ”

聲音熟悉卻又陌生,如刀子一般扎在了顧白的心裏。

一個京城二少,一個永城大少,二人的對峙很快引起了其他同學的注意。

”這顧白不會是今天才發現被綠了吧?我前幾天就看到秦雪和韓晟勾搭上了。 ”

”看情況,是的。 ”

”顧二少也太悲劇了吧,平時和和氣氣,也沒見得罪過誰,這就頭頂大草原了? ”

”你不懂,對於他們這些豪門少爺來說,不爭,就是原罪。 ”

看着顧白的從未有過的痛苦表情,韓晟感覺很不錯。

一直以來,所有對顧白的手段都似乎打在了棉花上,直到這一次。

”顧少,聽說你以前和小雪有一段感情,不過呢,你知道的,情之所至,就在一起了,別介意哈。 ”

嘴上似乎有理,只是韓晟的一隻手,直接撫上了那一抹高峰,光天化日下揉捏起來了。

秦雪的身體抖了一下,扭頭瞟了韓昇一眼,不過卻沒有說什麼。

姦夫**!這大概是此時看到的人的心中的想法了。

”顧少,怎麼不說話了,不會真的生氣了吧?我不是故意的啊。 ”

韓晟依然在陰陽怪氣,不過顧白的目光卻直接是把他給忽略了,全部放在了秦雪身上。

”為什麼。 ”

”為什麼要這樣。 ”

秦雪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女孩,長得漂亮,但是絕對算不上絕色。

顧白真的不懂,為什麼會這樣。

百世為人,顧白曾經加冕為王,站在世俗巔峰,也曾經無敵於天下,高處不勝寒,如今的他,活着的意義,大概也就是平凡生活下的不平凡的感情了吧。

被顧白看着,起初秦雪還有內疚,不過很快就自我釋然了。

”顧白,跟着你,過得太窩囊了,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

”你雖然名為顧家少爺,只是何曾活出過貴少的感覺。 ”

”你也不要覺得是我對不起你,你身上還有京城的婚約,我對你來說,也只是玩玩而已。 ”

熟悉的聲音,無比陌生。

顧白張唇,想說京城的婚約,他會解決的,不過終究沒有發出聲音出來。

”顧少啊,你可真是個好男人啊,和小雪交往幾個月了,居然還是處,哈哈哈哈哈哈! ”

無比尖銳的笑聲,蘊含了很多信息。

如此虐心,看得圍觀的群眾都有些心碎了: ”顧白這一次,可是綠到呼倫貝爾……卧槽,顧白瘋了,不要命了。 ”

是的,從來都和和氣氣氣,做什麼都軟軟慢慢的顧白終於動了,向韓晟奔去。

看到顧白動手了,韓晟立着不動,就這麼看着,挑釁意味十足。

在顧白動的時候,韓晟旁邊的一個黑衣保鏢也一起動了,雖然時間慢顧白一拍,卻先一步擋在了韓晟的面前,然後一手扇出,對着的正是顧白的臉。

他們這種吃保鏢飯的人,身體能力不是顧白這種大家少爺比得上的。

圍觀的同學已經有的已經把眼睛給捂上了,看不下去啊。

顧白的那慢騰騰,軟綿綿的老年人步伐,別說保鏢了,就算是打一般的同齡人也不夠吧。

看來今天不僅要被綠,還要挨揍了。

不過,似乎有了一些變化。

保鏢的那一兇狠的巴掌,似乎是過於快了,在扇出去以後,顧白的身子這才到位,於是就這樣匪夷所思地空了。

趁着這個機會,顧白一掌朝保鏢腹部擊出。

依然是軟綿綿的老年掌法,中了,或者說保鏢根本就不屑於閃避吧。

一掌飄下,甚至沒有什麼打到肉的聲音,然而,緊跟着,保鏢卻是倒下了。

這看得所有人是一愣一愣的。

這一場戰鬥,過程他們是看得明明白白,只是這結果,卻是莫名其妙的。

顧白沒有停,繼續向韓晟衝去。

看着顧白沖了過來,韓晟下意識地抬手想擋一下,然而此時顧白的老年步伐似乎突然是快了一步。

在韓晟抬手之前,一巴掌扇出。

鮮血!

一嘴的鮮血!

一眾的咽口水的聲音,顧白居然就這樣莫名其妙地打贏了。

顧白沒動過手,不代表他不會動手,大部分時間,只是不想而已,但是被綠,絕對是屬於逆鱗之列的。

一巴掌見血,不過男人的怒火豈是這麼容易就能平息的。

顧白揮掌,旁邊有人想阻擋,但是太遠了。

這個紅着眼,勢若瘋魔的顧白,真的是他們所認識的那個顧家廢少顧白嗎?很多人不禁懷疑。

只是,這對着韓晟的第二掌,最終被阻止了下來。

無聲地阻止。

秦雪用身體擋在韓晟的身前。

逼停了這一掌,同時也在顧白的心裏再補了一刀。

這一幕,虐心。

顧白閉眼深呼吸,然後收回了有些顫抖的手,轉身向學校走去。

捨身為愛人,如此令人感動。

只是,那個被守護的人,為什麼不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