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最牛低保戶
最牛低保戶 連載中

最牛低保戶

來源:google 作者:秋風不識落葉意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江影 都市小說 黃歡

農村低保戶黃歡,從一無所有到負債纍纍,活得一塌糊塗滿地雞毛偶然之間幸得醫帝傳承,從此以後披荊斬棘一路逆襲踏上了一條不平凡的人生道路……展開

《最牛低保戶》章節試讀:

盛夏,烈日當空。

雞籠山的半山腰處,剛採藥回來的黃歡,正匆匆忙忙地往山腳下的家裡趕。

「救命啊!非……禮……唔……」

驀地,側方傳來一聲凄厲的救命聲。

黃歡聞聲立刻剎住腳步,豎耳聆聽。

聲音好似是旁邊那醫帝廟裏面傳出來的,聽起來還有些熟悉。

這啥情況?難道這光天化日之下,有人在違背婦女的意志。

救人要緊。

「呸!」他掉嘴裏的狗尾巴草,抓緊手中挖藥用的小鋤頭,往醫帝廟跑去。

醫帝廟是一間十多平方米的石頭房子,裏面供着一塊模糊不清的石碑,看不出是什麼年代的,平時很少見有人來上香。

以前黃歡他爸,逢年過節的時候經常帶他上來祭拜,還說這廟跟家裡有些淵源。

但自從六年前他爸上山採藥摔死後,他就不怎麼來了。

等黃歡跑到醫帝廟門口的時候,只見裏面有兩個人,正背對着門口在地面上扭打。

一個高大魁梧的光頭男人,正騎在一個披頭散髮的女人身上,用手捂着女人的嘴,還死命的掀人家的衣服。

靠!還真是霸王硬上弓。

「住手。」

黃歡大喊了一聲,衝上去朝男人背部就是一腳。

「哎呦!」

那男的應聲滾落一邊,不過很快就站立了起來。

黃歡瞪着男人厲聲喝問:「劉大狗,你想幹嘛?」

這男的他認識,村長的大兒子,不是善類,村裏面橫行霸道的主。

只見劉大狗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嬉皮笑臉的望向自己:

「嘿嘿!這不明擺着么,見者有份,有興趣就一起上。」

「呸!畜生。″黃歡氣得滿臉通紅,張口就罵:「卑鄙無恥下流賤格。」

趁劉大狗滾開,地上的女人也站了起來。

她一把撥開遮擋臉部的頭髮,顫抖着跑向黃歡:

「黃歡哥,救……救我,劉大狗他要強……我。」

「陳霜妹?」黃歡驚訝地伸手扶住她的腰肢:「你怎麼在這裡?你V信不是說要去趕集么。」

他疑惑地望着這個從小跟他玩到大的鄰家小妹,很是不解。

陳霜低頭忙着拉扯身上皺巴巴的T恤:

「我沒有去成,後來就到上山放牛來了,看看能不能遇見你,你沒看我回你的信息和朋友圈么?我還準備在這裡等你呢?」

「哦,我忙着採藥,沒有注意看。」黃歡不好意思的撓撓頭:「你先到門口避一下,我來教訓一下這個人渣先。」

說完他把背上的葯簍往地上一丟,揚起手中的小鋤頭指着劉大狗:

「狗日的,目無王法,居然還敢打我妹的主意,準備接受我的狂風疾雨吧。」

未等劉大狗多說一句,黃歡便朝他撲了過去。管他是誰,干就完了。

只見劉大狗側身一閃,繼續口無遮攔:

「誰叫她長得那麼漂亮,孤身一人上山放牛還要發個朋友圈,這不是故意引人犯罪么?」

尼瑪!這是什麼狗屁道理?這是人類該說的話么?簡直就是極品人渣。

黃歡氣憤值爆棚:「我家的母豬也長得眉清目秀的,還經常扭腰擺臀的路過你家呢,怎麼不見你去強了它?」

「黃歡,我勸你莫多管閑事,小心我叫我爸停掉你家的低保,窮死你們。」

黃歡的家庭情況,劉大狗還是比較清楚的不僅一貧如洗,還負債纍纍。

家中母子兩人,就靠一千多塊錢的低保,和微薄的診金過日子。

「保你妹,就算以後去天橋上要飯,老子今天也要干趴你。」

黃歡邊罵邊追打過去,越戰越勇,手中的小鋤頭舞得呼呼作響,嚇得劉大狗心驚肉跳。

「黃歡,你不要給臉不要臉啊,趕快住手,我的兄弟朋友很多的,不僅有錢還能打,不是你一個村醫能承受得起的。」

「威嚇我?我像是怕事的人么,別再廢話了,準備接受殘廢的事實吧。」

「哎呦!」

話音未落,黃歡就瞅準時機踹了他肚子一腳。

此時劉大狗的鼠眼滴溜溜的亂轉,稍後望向門口的陳霜:

「陳霜,快叫黃歡住手,我願意賠禮道歉,你說個數吧。」

此時的陳霜,不知道從哪裡找來了兩塊拳頭大的石頭,正緊握在手盯着劉大狗。

聽到劉大狗叫的話,她咬牙切齒的應道:

「想得真美,我不接受。黃歡哥請繼續,打到它生活不能自理為止。」

黃歡趁着他分神,虛晃了一下小鋤頭,對準他的腹部又是一腳。

踢得劉大狗悶哼一聲,呲牙咧嘴,踉踉蹌蹌着朝後退了幾步。

「黃歡,真要魚死網破?我告訴你,我家的後台硬得很,再敢動手,我保證你家會麻煩不斷。」

「這種沒營養的屁話就不用再說了,有什麼大招就快點放出來,不然你就等着參加殘奧會吧。」

此時黃歡已經把他逼到了牆角,退無可退。

黃歡笑眯眯盯着他:「看你往哪裡逃。」

他話音剛落,就見狗急跳牆的劉大狗突然向自己衝來。

「找死。」黃歡用小鋤頭朝他的肩膀敲去。

「哎呀!」

一擊就中。

但是他很快被劉大狗蠻力推開,逃了出去。

他反手一把揪住劉大狗的衣服,小鋤頭又揚了起來:「想走,沒那麼容易。」

沒想到卻被劉大狗趁機抱住,鋤頭失效,黃歡只好跟他摔打起來。

黃歡雖然長得比他高大,但劉大狗力量不小,近戰還真是不大好對付。

激烈的搏鬥中,黃歡的腳後跟不小心絆到了地上的葯簍,身體一下子失去了平衡,整個人朝身後近兩米高墓碑倒去。

「嘭!」的一聲。

黃歡只覺得到後腦勺一痛,隨後兩眼冒星,一下子恍惚起來。

身體軟綿綿的,順着墓碑朝地下滑去。

一小股鮮血從他的腦袋湧出,濺到了墓碑上面。

就在此時,醫帝碑內一陣白光閃出,以肉眼難見的速度瞬間沒入了黃歡的腦袋中。

黃歡的腦海裏面驀地傳來一聲威嚴的話音。

「我乃先祖醫武帝尊,恭喜你有緣得我傳承,希望你懸壺濟世,懲惡揚善,匡扶正義。」

一時之間,大量的知識湧入黃歡的腦海之中,並好像印在他的腦中一樣。

《百草醫經》,《五階武道》,《透視攻略》《葵花點穴》……

卧槽!這究竟是怎麼回事?難道這就是小說裏面所說的傳承?那我以後不是有外掛啦。

恍恍惚惚之間,他聽到陳大狗慘叫聲,隨後是陳霜惡狠狠的罵聲。

「老娘砸死你這王八蛋,有本事別跑啊,跑得了和尚也跑不了廟,準備洗乾淨屁股等着坐牢吧。」

黃歡聞聲晃了晃腦袋,回過神來。

只見此時的劉大狗,正用手捂着光禿禿的腦袋往外面逃,想必是被陳霜砸到了。

黃歡手撐地板想要起來,卻見陳霜疾步跑了過來:

「黃歡哥,你沒事吧?你剛才好像暈了。」

黃歡淡淡一笑:「沒事,只是腦袋不小心磕了一下。」

只見陳霜突然花容失色:

「天啊!墓碑上有血,你先別動,讓我看看。」

黃歡感覺一陣香風迎面撲來。

隨後只見她俯下身來,按住自己的腦袋小心翼翼的檢查:

「還好,傷口很小,葯簍里有止血止痛的草藥么?」

「有兩株三七苗,你認識吧?揉碎葉子敷上傷口就行了。」黃歡貪婪地吸了吸鼻子悠悠道。

「哦,認識,你別忘了我在大學就是學中醫的。」

陳霜伸手拖過旁邊的葯簍,開始翻找起來。

她很快翻出三七苗,一把捋下所有的葉子,放在掌心使勁揉磋起來。

沒等多久,便見她把鮮嫩的葉子弄成了糊狀「盡量把頭低一點。」

「嗯」

幾分鐘後,黃歡的傷口敷上了冰冰涼涼的三七葉。

「傷口不大,血也止住了,不過不知道有沒有腦震蕩之類的,要不等下我和你去鎮衛院拍個片看看。」

說完陳霜長長地舒了一口氣,靠着黃歡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剛才看到黃歡暈倒,她擔心死了,神經繃緊了,還好事情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嚴重。

「不用了,我感覺腦袋靈光得很。」

「看你對答如流的,應該沒有問題,隨你。對了,傷口還痛么? "

黃歡還了她一笑:「不痛了,還有點涼絲絲的,謝啦。」

「謝什麼,要謝也是我謝你,要不是你及時趕來相救,我可能就被那畜生糟蹋了。」

「為了幫我揍他,你不僅受了傷,還得罪了那個人渣,我都不知道怎麼感謝你才好。」

黃歡笑嘻嘻的擺了擺手:

「說什麼呢,我們從小玩到大,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的,我不幫你幫誰?」

「油嘴滑舌的。」陳霜聞言頓時笑靨如花,玉手輕拍了一下黃歡,隨後幽幽道:「黃歡哥你真好!」

「呵呵!你明白就好。」黃歡笑着掏出手機看了下時間:「快一點了,要不我們先回去吧,你家的牛還要找,我癱瘓老媽還要等着我喂。」

「嗯,好吧!我來扶你。」

「不用,我沒有那麼脆弱。」黃歡動作迅速的站了起來,隨後又道:

「對了,劉大狗這種屬於強Ⅹ未遂,有可能會判上幾年,要報警抓他就儘快,時間長了**不好取證。」

「報警?……我有點害怕傳出去後村裏面的人瞎說,要不回家問問長輩再做決定。」

「隨你,反正需要人證的時候,知會我一聲就行了,我隨時恭候。」

「謝謝黃歡哥!」

「唉!又開始客氣了。你知道么?你對我太禮貌了會讓我誤以為,你是在故意疏遠我,很容易讓人傷心的。」

「黃歡哥,我真沒有那個意思……對不起,是我膚淺了。」

黃歡笑着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小小腦袋:

「沒有那意思就好。記住,不管歲月如何變遷,我會像以前那樣護着你的,沒必要客氣。」

說完他轉過身去,彎腰對着墓碑拜了三下,口中嘀嘀咕咕:「等我哪天發財了,好好幫你修葺一番。」

望着陳霜投來的疑惑眼神,黃歡並沒有對她解釋什麼,誰心裏面沒有一點小秘密呢。

「走吧,先找你的牛去,可千萬別弄丟了。」黃歡話音剛落,陳霜的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

她剛接通電話,黃歡便見到她臉色一變:「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