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最強魔帝
最強魔帝 連載中

最強魔帝

來源:google 作者:最強魔帝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葉靈 殷靈

魔帝歸來,神皇走狗片甲不留!展開

《最強魔帝》章節試讀:

葉靈牧的眼神微微一杵,他倒是沒有想到,隨便來吃個飯就能夠碰到這幾個人。

  「你看,那個人是不是葉青?」

  坐在關竹詩對面的一個女生懟了懟她,小聲的詢問了兩句。

  當關竹詩的視線轉移過去的時候,發現葉靈牧正自己一個人坐在遠處,絲毫沒有想要過來的意思。

  她並不相信葉靈牧沒有看到自己,只有一種可能性,對方在刻意疏遠他。

  「這個傢伙,還真把自己當成從前的少爺了不成?!」

  就在這時,這桌上唯一一個男生站了起來,擼起了自己的袖子,想要好好教訓一下葉靈牧,畢竟可以用這種方法討好關竹詩,等到以後關竹詩和簡通宇真的在一起了,他也好沾點光。

  「這樣不好吧……」

  關竹詩急忙的拽住了男子的胳膊,儘管她也想給葉靈牧一個教訓,但,自己根本狠不下心來。

  「放心吧,只不過就是給他一個小小的教訓罷了,他還不敢還手,就算還手,一個廢物能夠做到什麼?」

  男子自信的拍了拍胸口,他的背後是天清閣,雖然只是一個三流勢力。

  根本無法和殷家伊家這種龐然大物比較,但在這古晉城,還是有幾分薄面的。

  啪!

  幾十秒後,男子走到了葉靈牧的面前,猛的一拍桌子,眼瞳中迸發出一股野獸般的兇狠。

  「你是誰?」輕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葉靈牧不屑的問了一句。

  「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字,看到那個人了么?」

  說著,男子的手指向了另一旁的關竹詩,言外之意,已經是非常明顯了。

  「你是想問,我為什麼不過去,反而是冷落她?」

  這個時候,葉靈牧終於是放下了手中的茶杯,不過,臉上依舊沒有任何的表情,彷彿此事和他無關一樣。

  「既然知道那還不過去道……」

  「滾,別打擾我!」

  還沒等男子說完,葉靈牧便是直接怒罵了一句,現在什麼貓貓狗狗都敢來打擾自己了?真當他這魔帝之尊是軟泥捏成的?

  「你他媽的!」

  男子體內的元力不斷的涌動,他可是天清閣的大師兄,閣主的首席弟子,豈能被一個廢物如此的辱罵!

  男子剛想要動手,身後一個人便及時的拽住了他。

  「清風,算了。」

  關竹詩抓着清風已經抬起的右拳,低聲呢喃了一句,語氣中不免多出了一分失落。

  「你這傢伙,自己廢物也就算了,憑什麼耽誤我們家竹詩。」

  「就是,你還是找個坑把自己埋了吧。」

  關竹詩的朋友這個時候也看不下去了,紛紛走過來指責葉靈牧。

  在他們的眼中,葉靈牧就像是一隻螻蟻一樣,根本不會有任何的作為。

  「葉青,我們分手吧。」

  猶豫了許久,關竹詩最終還是說出了這句話,這幾天她對於眼前的這個男人實在是太失望了。

  也許鍾安說的話是對的,若是沒有以前葉家少爺的身份,自己是根本不會和他在一起的。

  「好!」

  葉靈牧一聽到這句話猛的站了起來,眼神中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激動。

  本來他就犯愁怎麼處理葉青和關竹詩之間的關係,畢竟他並不是葉青。

  現在既然對方提出來了,那自己也能夠稍微的輕鬆一些了,最起碼,不用因為這些瑣事發愁。

  關竹詩驚訝的看着葉靈牧,她不敢相信,這個曾經那麼愛自己的男人,居然這麼同意了?

  而且還是用一種巴不得口氣說出來的,彷彿是丟掉了一件垃圾一樣輕鬆,這種反差感不由得讓關竹詩像是掉到了深淵一樣。

  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氣,平復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關竹詩的眼神中透露着一抹不甘。

  「我是說分手!」

  「你沒聽見?我說好!」

  同樣的情景再一次的發生,關竹詩瞬間失去了全身的力氣,倒在了旁邊的一位女生身上。

  「葉青!竹詩哪點對不起你了?你居然這麼對她!」

  關竹詩的朋友這個時候也忍不住了,指着葉靈牧大喊了起來。

  「你以為我沒看見?鍾安放在簡通宇手裡的東西?」

  聽到葉靈牧的這句話,關竹詩本來惱怒的臉色一下子楞在了那裡。

  她自然清楚葉靈牧在說些什麼,昨日簡通宇準備離開的時候,鍾安把家裡象徵著訂婚的玉佩交給了他。

  不過這件事,關竹詩也是在晚上鍾安才告訴她的,為什麼葉靈牧會知道?

  一時間,關竹詩竟然不知道應該說什麼了,自己沒有反對,那豈不就是默認了自己和簡通宇的婚約?

  換句話說,關竹詩的心裏面也是承認了葉青根本比不上簡通宇。

  「行了,好聚好散,以後互不相欠。」

  衝著關竹詩擺了擺手,葉靈牧說完這句話也是準備離開這裡。

  啪!

  就在葉靈牧剛邁出去第一步的時候,清風從腰間掏出了一把短刀直接是插在了不遠處的門框上。

  周圍的人看到這一幕也都是識相的後退了一些距離。

  「小子,你既然不是竹詩的男友了,那麼,是不是應該算一下賬了?」

  拔出了門框上的短刀,清風的語氣當中充滿了威脅的意味。

  「哦?你想怎麼算?」

  葉靈牧饒有興緻的看着清風。

  「跪下,給老子道歉!不然,你不可能活着離開這裡!」

  清風握着手中的砍刀,並沒有像剛才那樣動用體內的元力。

  他的實力已經達到了天境三重,在天清閣更是受到了閣主的重用,自然有着驕傲的本錢。

  「我給你一個離開這裡的機會,若不是因為我心情好,你現在已經是一具屍體了。」

  葉靈牧思考了一下,輕聲的說了一句,畢竟他實在是不想摻和太多事。

  「你他媽的給老子裝什麼?!」

  清風怒吼了一聲,手中的短刀直接揮舞了過去。

  葉靈牧冷眼看着那鋒利的刀刃,並沒有任何的舉動,就在刀刃即將觸碰到他的身體的時候。

  清風突然停了下來,眼瞳中充滿了驚駭,並不是他突發善心,而是在他的面前,彷彿是多出了一層屏障一般。

  無論自己如何用力,根本靠近不了葉靈牧的身體。

  眼神中迸發出一道駭人的光亮,清風體內的元力在這一刻毫無保留的宣洩了出來。

  「混蛋!我一定要殺了你!」

  手中的短刀被一層淡藍色的元力所覆蓋,清風整個人的氣勢也是攀升了一大截。

  咔嚓。

  整個客棧的大廳裏面被寂靜所籠罩,眾人驚恐的咽了咽口水,因為他們並沒有看見其中的過程,清風手中的砍刀便是直接斷裂開來。

  「元……元力外凝?!」

  這個時候,清風終於是明白了葉靈牧到底用什麼手段才做到的。

  只不過,即便是他的師父天清閣閣主,想要做到元力外凝都非常的困難,為什麼區區一個廢物……

  「我給你機會了,可你並不珍惜,既然對我出手了,那就可以意味着,你是我的敵人了吧?」

  活動了一下自己的身體,當葉靈牧再一次睜開雙眸的時候,整個人的氣勢都是變得凜冽起來。

  關竹詩驚訝的看着這一幕,不知道從什麼時候,她已經完全不了解葉青了。

  從之前在利達拍賣行見面的時候,她就隱隱有着一種感覺,在葉青的體內,彷彿是存在着另一個人一樣。

  「我……我告訴你,我師父可是天清閣閣主,你若殺了我,肯定不會饒了你!」

  似乎是被葉靈牧的氣勢給嚇到了一樣,清風手中的斷刀也從手中劃落。

  「天清閣?與我何干?」

  「夠了!葉青,通宇人家有權有勢,我不拒絕當然合理,造成這一切的,都是你不爭氣罷了。」

  關竹詩急忙的擋在了清風和葉靈牧的中間,她總不能看着清風真的被殺了,到時候關家也脫不了干係。

  「呼……你知不知道,除了我,還有那個女生願意和你這樣的廢物相處這麼長的時間。」

  看着葉靈牧停下來的動作,關竹詩也是看到了一絲絲的希望。

  關竹詩並沒有想要羞辱葉靈牧的意思,畢竟從剛才的場面就可以看出來,現在的他,已經不弱於清風了。

  除了沒有任何的背景,單單只看實力的話,恐怕任何一個人都很難想像到葉靈牧是一個被驅逐的人。

  沒有理會關竹詩,葉靈牧停下腳步的原因其實是因為他感覺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在朝着這裡靠近。

  「怎麼不說話了?你還是走吧,我不想看見你。」

  裝作傷心欲絕的語氣嘆了一口氣,關竹詩失望似的擺了擺手。

  「誰說沒人的?!」

  就在這時,客棧外突然出來了一陣清脆的聲音。

  幾秒鐘後,一道身影走進了眾人的視線當中,步伐當中,彷彿是透露着一股輕靈之氣。

  那道身影的眼眸中,看向葉靈牧的視線充滿着溫柔,再加上身材的嬌小,讓本身就可愛的氣質增添了一分誘惑。

  「你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司竺亦,葉靈牧不解的問了一句。

  「你願意和我在一起么?」

  還沒等眾人反應過來,也沒有理會葉靈牧的問題,司竺亦看着葉靈牧的眼睛,害羞的呢喃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