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最強棄少
最強棄少 連載中

最強棄少

來源:google 作者:派派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李牧 武俠修真 陳雅

一個廢柴重生後,發現自己的身體竟然不是自己之前的那個身體,但是幸好的是還擁有原來的練氣修身之術,只是現在的自己卻是坐在輪椅上的?而且師傅也不見了蹤影?好吧,沒關係,新世界新的活法,從此走上一條唯我獨尊,橫掃罪惡同時尋找師傅的刺激之路展開

《最強棄少》章節試讀:

從洗手間出來後,李牧尊陽已經不再是坐在輪椅上了,他感覺整個人輕鬆了很多,之前因為雙腿而堵塞的經脈,現在也已經暢通了,讓自己渾身就是一股使不完的勁頭。雖然現在不能夠利用這裡的氣流進行提升的修鍊,但是只要找到了金心針草的話,那就可以將這個問題給解決了,因為金心針草就是一種靈氣之草。

走到病床邊,對着床上的黎偌婷說道,「黎老師,您就好好的在這裡躺着等我回來吧,以後趙武林也不會再找你的麻煩了。」

說完,就朝着病房走了出去。

他先是回到了學校,因為那個信封裝着的錢還留在宿舍裏面。

剛剛走回到學校門口,就看到一個非常熟悉的女生,牽着一個男的手,從自己面前走了過來,女生看到自己後,明顯的感覺到了尷尬,立刻就停下了腳步,但是那個男的卻沒有要停下來的意思,他先是對着李牧尊陽笑了笑,說,「你就是李牧尊陽吧?你不是成為一個廢人了嗎?怎麼突然的就好起來了?」這個傢伙也早就聽說了李牧尊陽的事情。

「琳子珍,你不用感到不好意思,其實我也一直都對你沒有什麼感覺,跟你在一起,我只不過是玩玩而已,所以,你現在喜歡跟誰在一起,這個是你的自由。」李牧尊陽根本就沒有去打理剛才說話的那個傢伙,他對於自己身體的這個主人的事情,已經基本上全部都記起來了,知道這個女的就是自己出事前在這個學校的最後一個正式女朋友。

說完,他就繼續朝着前面走去。

「李牧尊陽,你給我站住!你以為你還是李家的人啊!你已經被掃地出門了……」那傢伙對着李牧尊陽說道。

李牧尊陽便立刻就停下了腳步,他想到的是這樣的傢伙不給他一頓教訓的話,以後肯定還會繼續囂張下去,於是,立刻就是一個轉身,走到那傢伙面前,二話不說的就抓住那傢伙的一隻手,「啪」的一聲,那傢伙的手就斷了一根骨頭。

「我告訴你,做人一定要低調,不要跟一條狗似的,見到人就吠!」說完,李牧尊陽便一個轉身,繼續往宿舍方向回去。

當他回到宿舍後,立刻就又一次的驚呆了宿舍裏面的人,特別是梁從高,他一臉的不敢相信,怔怔的看着李牧尊陽。

「其實我一直都沒有殘疾,我之前只不過是因為腳的傷還沒有好,才坐在輪椅上的。」李牧尊陽微笑着對梁從高說道,走回到床位中,在電腦台的抽屜裏面拿出裝着錢的信封,又說,「我有點事情要出去處理一下,如果沒有什麼意外的話,明天就會回來。」

李牧尊陽直接就乘坐的士到了飛機場,買了機票後,卻不能立刻就上飛機,因為最早一班前往桂東省的飛機也要五個小時後才能起飛,屆時,已經是晚上的十一點了。

這段時間是可以用來做一件事情的,就是幹掉趙武林,因為這個傢伙一天不死的話,那對黎偌婷來說,就是一個隨時會爆炸的定時炸彈。

為了找到趙武林的住址,李牧尊陽先是回了學校。

就在李牧尊陽剛剛回到學校門口,看到門口停着一輛保時捷跑車,車上下來的人就是趙武林,這樣一來,就等於是自動送上門了,自己只需要走近他,然後給他的陽中穴用八成的功力一點,他就活不過明天了。

但是沒等自己移動腳步,就又一個身影出現在了視線中,是趙雅之,她來到趙武林面前後,對着他笑了笑,說,「武林哥,我們先說好了,十一點鐘前,我一定要回學校的。」

「行,我一定會準時送你回來的,走,咱們上車吧,我的那些好朋友都在等着呢。」趙武林也微笑着說道,同時眉宇還緊皺了一下。

在他們兩個上了車後,李牧尊陽也叫了一輛的士,跟了上去。

這個時候才是晚上的七點半鐘,距離自己上飛機還有很長的一段時間,足夠讓自己幹掉趙武林的了,只是在幹掉他的時候,一定不能讓趙雅之看到。

趙武林開着跑車到了一家高級的KTV會所,下車後,立刻就有三個人跟在他身後,一起朝着裏面走了進去,而他卻沒有理會那三個傢伙,而是對着趙雅之說起了話,在說話的時候,他的眼睛中又流露出了那種好色的光芒。讓李牧尊陽看着,覺得這個人簡直就是禽獸都不如,竟然連自己的親人都會產生那種想法。

果然,一切都沒有逃出李牧尊陽的眼睛,在趙雅之進去差不多兩個小時後,她就被趙武林扶着出來了,而趙武林在扶着她下來的時候,一隻手還在不停的對着她的身體進行着揩油,此刻的趙雅之,她已經閉上了眼睛,看樣子,一定是喝醉了。

保時捷跑車發動後,李牧尊陽便對着司機說,「司機大哥,跟上那輛保時捷。」

趙武林直接就將車開到了一棟別墅門前,他先下了車,然後扶着趙雅之也小了車。

李牧尊陽給了司機車錢後,也小了車,等的士開走後,他才朝着那棟別墅走了過去。

別墅的大門已經關上了,自己要想進入到裏面的話,只有從二樓的陽台進去了,如果是在武道的世界裏面的話,自己是輕鬆的就可以跳上十幾米高的,但是現在這個缺乏靈氣的世界,根本就無法進行那樣的發功,所以,只能是從一側的水管中爬上去了。

來到二樓陽台後,聽到裏面已經放着緩慢節奏的爵士樂,而就在大廳中放着一張大圓床,可以躺下五個人的那種格調。

趙武林就伏在床上,對着依舊閉着眼睛的趙雅之看着,臉上早已經流露出猥瑣的笑,「雅之妹妹,我真沒想到你竟然這麼的單純,人家敬你酒你就喝,現在可好了,喝醉了吧?不過沒關係,我一會兒就會讓你醒過來的。」說完,趙武林便從床上站了起來,拿出手機,對着趙雅之就拍了起來,也不知道他是在拍視頻還是在拍照片,換了好幾個角度。

李牧尊陽在這個時候都還沒有動手,是因為他想看看趙武林到底是不是想對自己的妹妹有那種禽獸的想法。

在拿着手機對着趙雅芝一會兒後,趙武林便開始了他的禽獸之舉,他先是放下了手機,然後伏在趙雅之身邊,說,「雅之妹妹,雖然我是你的堂哥,但是自從你突然的由一個大胖妞變為一個大美女後,我對你的想法也就發生了很大的改變,所以,你的第一次遲早也要交給別人,還不如交給我吧。」說完,就伸手向趙雅之的衣服放去……

「你是……」趙武林眼睛睜得比剛才還要大了,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傢伙是什麼時候進來的。

李牧尊陽沒有說話,他直接就走到了趙武林身邊,對着他的右邊臉就來了一拳頭,趙武林立刻就飛身到了牆上,狠狠的撞了上去,倒下去後,牙齒也掉了幾顆出來。

「你……你……你知道我是誰嗎?」趙武林又開口道,但是眼睛裏面卻是無比恐懼的光芒。

「你不就是一個禽獸嗎?」李牧尊陽說道,然後又朝着趙武林走了過去,抬起腳,就踩了下去,一聲清脆的聲響,趙武的脖子斷成了兩截,當場就失去了永恆的呼吸。

趙雅之還在床上躺着,臉色因為喝了酒而微微的泛紅,微微睜開的嘴唇,是如此的撩人心弦,也怪不得趙武林會對她產生禽獸想法。

為了讓這個城市的人都知道趙武林是一個色狼,李牧尊陽便將趙武林拉回到了保時捷跑車裏面,自己則坐在司機位置,順便將旁邊的一定帽子給戴上,然後從趙武林身上拿出鑰匙,發動引擎,就開始了駕駛,因為之前這個身體的主人就有駕車的本領,自己也自然的就有了這種能力。

駕車來到了世紀廣場後大門口,李牧尊陽就下了車,而車裏面的趙武林,身上已經是什麼衣服都沒有了。

在李牧尊陽走開後沒多久,趙武林就作為一個春光死人被發現了,有人立刻就報了警。很快,就有媒體記者、警車,還有救護車到了現場。

第二天,作為趙家第二當家的大公子的趙武林裸死在自己的豪車的消息便登上了這個城市新聞的頭版。從廣場離開後,李牧尊陽直接就乘坐的士來到了飛機場,因為這個時候距離飛機起飛也已經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了。

在候機室坐下後,看到對面坐着一個美女,手裡拿着一部IPAD,看那表情應該是在玩着遊戲,許是玩得太投入了,連身邊坐下了一個男的,都絲毫沒有覺察到,這個男的在坐下來後,立刻就轉過臉,對着美女看着,還露出了猥瑣的笑。

美女繼續着遊戲的時間,這個時候,那個男的便慢慢的移動着右手,放到了美女雪白的大腿上,就在女人反應過來後,男人便立刻的就將左右拿着的一個包包丟掉了地面上,然後「啊呀!」一聲,就屈身下去撿那個包包。

女人對着男人看着,怒視了一下,然後站了起來,朝着另外一個位置走了過去,她穿着一條短裙,讓她潔白而修長的大腿看上去是如此的迷人,再加上那條完美的事業線,怪不得那個無比猥狀的傢伙會對她動力揩油的念頭。

《最強棄少》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