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最終起源:星空下的誓言
最終起源:星空下的誓言 連載中

最終起源:星空下的誓言

來源:google 作者:天零星盈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天遙 奇幻玄幻 御無塵

這個世界每個生靈體內都有一個名為起源核心的東西,位於心臟,是生靈進化的資本宇宙有十三神域,宇宙外有最為可怖的東西:暗淵傳說暗淵侵入宇宙,古創世大帝重創暗淵內生靈修改世界規則,創造十三神核起源進化:【第一階段[源脈神塑](力量體):由起源核心向身體各處構築脈絡,能掌控周圍源氣,構築越完整掌控的範圍和力量就越強受到暗淵力量的點點污染,這一階段非常容易身隕,古今探索者沒一個跨越,後被捨棄第二階段[神造起源](規則體)和第三階段[創始同源](超越體)後會提】源脈進化:由起源核心向外擴張脈環,儲蓄源氣等級分為:源脈,天脈,神脈,「君臨」每級可存在九個同級別脈環,每一環稱為一元九個脈環融合為一個,可進入下一階,下一階在此基礎上擴張,最高為神脈九元武器:靈級,天級,王級每級分為三精,每精的差別在於所能承受的力量不同時間劃分:一星河日延用舊計時24小時,一星河月為30星河日,一星河年為12星河月展開

《最終起源:星空下的誓言》章節試讀:

走出醫務房,一個女孩就衝到了御無塵的懷裡,隨後御無塵便將她抱住。

「哥哥!你這個笨蛋!笨蛋!大笨蛋!」

女孩聲音中帶着哭腔,把頭緊緊埋在御無塵懷裡,並用手輕輕的錘着御無塵的胸口。

可以感覺到,此時的女孩正在御無塵懷中哭泣。

御無塵也抱住了她,表情中帶着柔和,輕聲的說道:「對不起,寒靈!但我沒有選擇。」

「你可以像上次一樣,捨棄掉所有人的!」禦寒靈任性的說出了這句話。

史上最大規模的淵潮也發生在這一異常點,當時整個第一防線全面崩潰。

雖然最終還是被御無塵守了下來,但最後活着的就只有他們兩人。

「對不起!這次我沒法容忍自己再那麼做了。」

御無塵沒有因為妹妹的言語感到生氣,而是語氣中帶着些許對自己的斥責。

過了許久——

天遙已經從病床上醒來正看着窗外的景色。

只聽此時,門外有人敲了敲門。

御無塵開門走了進來。

「請進!」

御無塵進來後,天遙對他微笑了一下。

「為何要救我?我不記得我和你們有什麼關係。」御無塵直接在她旁邊坐下並開門見山的問道。

此刻,兩人的目光對視。

天遙看着御無塵那清秀的臉,臉上不禁泛出了點點紅暈,然後便有些慌張的將頭扭向了一邊。

平復好心情後,天遙說道:「我做了一個夢,夢中出現了你。你是拯救這個世界的人。」

「這麼爛的假話,你以為我會相信?」御無塵依舊不動聲色。

天遙也覺得這個借口有些爛了,正常人說這話都會尬到摳腳的好吧?

她本來就不善於說謊,就是一個活了七十多萬年的深閨大小姐。

但是自己能預知的事,她還不能告訴別人。

御無塵表情依舊古井無波。

「如果你們只是路過且見義勇為的話,那你們還是快些離開吧!這裡不是你們該來的。」

御無塵說完便要起身離開,可天遙卻在此時抓住了他的手。

男孩的手掌溫熱且有力,而女孩的手掌嬌柔且細膩。

這一突然的舉動,讓得天遙更是羞紅了臉,急忙將手撤回。

「我不會走的,我們就是來找你的!我以後想一直呆在你身邊,我會…」

天遙說到這裡便愈加感覺羞恥了,但最後還是硬着頭皮說了出來:「我會好好當一個妻子的。」

「唉?妹…妹妹,你在說什麼呢?這種玩笑可不能隨便開啊!」

姐姐這時在門口聽到這話後,便推門而入,臉上滿是驚愕的神情。

白髮女子像是甜美御姐的類型,成熟且性感,但此刻卻沒有了以往的那種從容。

御無塵對女孩的這話依舊不為所動:「小姐,你是不是精神上出了什麼問題?又會不會是找錯人了?」

「是啊!妹妹,話不能這麼亂說的。」姐姐也在旁邊焦急的說道。

天遙清楚自己現在說這話還太早了。

就算知道未來,那也不能一見面就確定關係吧?

可她無論怎樣都想留在御無塵身邊。

因為現在的御無塵很危險,必須要有人來幫助他。

「沒有,我很清醒。我只是想一直留在你身邊,……僅此而已。」天遙後面說話的語氣逐漸變弱。

「我跟你沒有任何瓜葛,也終究會成為世間亡靈一個,更沒有任何可利用的價值。如果是為了接近我,大可不必。」

「而且,我還會給你們帶來危險。」

御無塵對她的話始終不為所動,只是那麼平淡的說著。

「在別處的話,我只有靜靜的等待死亡。只有在你的身邊,我才有對未來的希望。」天遙用手牽住御無塵的衣角,彷彿是怕他就這麼無情的走掉。

「我連自己都拯救不了,更拯救不了任何人。」

「不就是起源進化嗎?總會有辦法的,在你能拯救我之前,我會先救贖你。」

天遙對御無塵微微一笑,並對他做出了如此承諾。

女孩的笑容格外的甜美,如同春天裏盛開的花朵,不由得讓人心頭一暖。

可這些,對御無塵來說都是無感。

也不能說是沒有感覺,只能說……不能有。

御無塵看了她一眼,然後扒開了她的手,冷漠的說道:「我不需要任何人來拯救,你為自己好好活着就行了。」

白髮女子看到這一幕後卻有些生氣,攔住了他,想讓他給自己妹妹認錯。

可天遙卻向她搖了搖頭。

最後,她也只好任由御無塵離開。

「是我太心急了,抱歉!」天遙說道。

「我不明白您為何要如此執着於他。而且他這態度一看就會讓人覺得不爽。」女子在旁沒好氣的問。

「他是起源進化者,能這樣活着已經很不錯了。昨天看到他的傷勢,能稍微體會到他至今為止承受着怎樣的痛苦。」

女子有些驚訝:「這一進化不是應該斷絕嗎?而且也是被明令禁止修行的。」

難怪域座會差點生命垂危,這也解釋的通了。

因為要為他重築脈絡,這可比修複核心困難了不知有幾倍。

………

一間漆黑的房間內,只有一張桌子和一個椅子。

椅子上坐着的是一個戴眼鏡的金髮中年男子,旁邊則站着一個身材窈窕的年輕女子。

此刻,一AI形象於男子面前的空地上投影而出。

「第一防線廣域終端——米悠,向戰區總務司提交最新數據與戰況報告。」

男子看了下桌前的各項數據,然後有些驚訝:「哦?第一防線又給他守住了?他還不死的話,御家那邊可就有些為難了。……是誰救的他?」

「不清楚身份,但她們交代說讓我們不要管星聖城的事。」米悠道。

男子聽後,又更加的驚訝。

因為星聖城竟然來人了,這怎麼可能?

接着米悠又說:「還有,軍方以前可能對御無塵上校的實力進行了錯誤分析,經過這次實戰傳回的數據來看,他實力已經可以對比神脈一元了。」

「他在這方面的天賦竟然有這麼強嗎?」

男子眉頭一皺,然後便對AI說道:「我知道了,你走吧!」

米悠的影像消失,房間中此刻只剩兩人。

「將第一防線常駐兵力再次縮減,調整到……兩千人。」男子沉默了一會兒開口。

女子卻反問:「這樣做會不會不太人道?我們真的要成為那種小人嗎?而且第一防線如果崩潰得太快,會給後方的兩大防線帶來巨大的壓力。」

男子卻說:「這十多年裡,那兩大防線過得也太安逸了。不吃點教訓,他們還以為自己是來玩的嗎?」

男子接着又無奈地搖了搖頭:「因為我也沒辦法,御家想讓他死。他活時可能讓御家得到了些許名譽,但也可能會讓他們隨時背上污名。只有讓他早點死在戰場上,對御家來說才是最保險的。而且……還有星聖城的人在,她們不走的話,御無塵應該會沒什麼事。」

女子卻握緊拳頭,胸膛因氣憤而微微起伏。

她語氣有些憤慨的說道:「什麼為了御家!他從八歲就被趕出家門,他所做的事早已跟他們沒有了任何關係,可御家至今卻還是死咬着不放。」

「怪就怪他生錯了地方,也怪他成為了起源者。……我能給他現在的權力,已經是仁至義盡了。」

男子嘆了口氣,又接着道:「執行命令吧!」

女子雖然有些不甘,但還是強忍着情緒回應:「是!」

以藍色、綠色和銀白色為主色調交織的星球,叫做天緣星。

取意為天之邊緣,是以前在此戰鬥過的人為其命名的。

這一星球就是第一防線軍團休息和整備的地方。

這次淵潮,使原本五千人的部隊,只存活下來132人。

此刻,正有無數的回收機在太空中忙碌,收撿着那些殘骸。

御無塵和妹妹此時正站在烈士碑前。

男孩蹲着身,正在一個一個的寫下陣亡者的名字。

死去的戰士本不會被立碑,軍方最多給他們家裡發些補恤、記點功名。

只有御無塵認真的記下了他們的名字,並為一同戰鬥過的亡者而立碑。

至今這些碑上,已刻有十多萬人的名字。

墓碑在四周整整齊齊的排列。

終年溫暖的星球彷彿只有這裡是個例外,讓人有種發自內心的悲涼。

禦寒靈就靜靜的看着哥哥。

雖然他平時表現得那麼不通人情,但下意識里做的很多事情卻會溫暖人心。

而且他也說過,願意為了自己這個妹妹而好好的活下去,無論未來境況如何。

而每次來到這裡,禦寒靈心中都會感到悲痛。

畢竟,這些都是至少相處了一年多的戰友。

從墓地回來後,御無塵他們便回到了自己的家。

這麼大個星球,都為每個人建有一個豪華別墅。

天遙早早的就在御無塵家門口等候。

但過來的路上總感覺看她的眼神有些奇怪。

直到有人打招呼說「嫂子好!」,天遙瞬間就知道昨天那句話已經傳到別人耳朵里去了,頓時就羞紅了臉。

這一路上她都把臉捂着,生怕被別人看見似得,活脫脫的像一個嬌羞小娘子。

畢竟,誰讓她說得那麼大聲?

《最終起源:星空下的誓言》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