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尊寵狂妃
尊寵狂妃 連載中

尊寵狂妃

來源:google 作者:末顏末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冷如霜 夏凌辰 現代言情

一朝穿越,發現訂婚五載的王爺別有用心,當眾拒婚!發現姐妹姨娘毫不留情,一一還之!都想讓她死,她卻偏要笑着活,還要活的風生水起!只是那個死纏爛打的神秘人,你到底是誰?展開

《尊寵狂妃》章節試讀:

  隨着手帕的展開,大家隱隱聞着一股女兒香和那髮絲的香味,聽着寒傾微的話,大家就更加鄙夷寒傾枝了。

  寒傾枝一股悶氣,恨死了這個出爾反爾的女子,「寒傾微,賤女人,竟然敢騙我,你不得好死!」

  憤怒中,寒傾枝猛地想到辰王在場還有這麼多百姓,她連忙收起怒火,心裏暗自決定,等辰王走了,一定要活剝了那賤女人,撕爛她的嘴!

  「髮絲可是私定終審的情物啊!」

  「還未出嫁就這般模樣,真是不知羞恥!」

  「指不定與情郎暗香授受了,太不要臉了,那東西怎麼能出現在一閨閣女子身上。」

  一時間,場面又高漲起來,紛紛議論着寒傾枝的醜聞,都用鄙視輕蔑的目光打量着她。

  寒傾微看着效果已到,今天就暫且放過她們,不過她們方才的狠戾可是盡收眼底,她倒想看看她們還能耍出什麼花招,。

  不過,她已不再是曾經任人欺負的寒傾微!

  現在,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殺人!

  人山人海間,鮮艷的紅連綿不斷的向遠處延去,在烈陽的照射下格外顯眼。

  寒傾微反應過來,今天可是自己的大婚之日啊,怎麼鬧成這樣了?意識到還有辰王,她連忙收斂身上的氣勢,轉過身去。

  轉身回眸,印入眼前的便是一身紅衣的辰王,渾若天成的尊貴,卓越不凡的英姿,挺拔神朗的臉龐。

  他就那樣靜靜的站在那裡,好似之前發生的一切與他無關,淡然處之的眼眸黑如曜石,絲毫沒將這凡世塵埃放在眼底,好像他是來自世外的謫仙!溫文而雍容!

  夏凌辰發現寒傾微在看自己,原本複雜的臉緩緩盪起一個微笑,「傾微,怎麼還沒有換上喜服!算了,上花轎吧,這些欺辱你的人,過了大婚我再處罰她們。」

  平緩溫和的語氣,溫柔的話語,無不透露着寵溺之色,他等這一天已經許久了,今日,他是定要將她娶回家的。

  想着所有的一切,他的笑,更柔情了。

  寒傾微本想禮貌的回敬夏凌辰一個微笑,卻發現他似乎哪裡不對,並不像表面這般溫和,耳邊回蕩着他曾經的話語,「傾微,那些只不過是我的暖床,我的妻子只有你一個,我只愛你!」

  寒傾微一個冷顫,多麼深意的話啊,怎奈曾經的寒傾微沒有看出來呢?

  想着夏凌辰愛民如子、謙卑有禮、溫文爾雅的絕世好形象,她慢慢邁動步子走向他,眼裡開始了預知。

  夏凌辰,今日就讓我來揭開你的真面目。

  不遠處的樹榦,紅衣男子眼神微閃,眸中萬般神色,看着那兩抹慢慢靠近的身體,心裏,竟不是滋味……

  「傾微,過了吉時可就不好了,府上還有賓客等着我們呢!」夏凌辰溫和的說著,心裏感覺寒傾微哪裡不對勁,可鎮定如他,仍處變不驚。

  寒傾微緩緩一笑,想着看見夏凌辰私下處理公事的冷峻尊嚴模樣,看到他方才眼神中的微閃,怎麼?這麼快就露出破綻了?但是,自己剛才怎麼看見了前後兩天?難道,這預知在古代,是可以升級的?

  「傾微,本王親自扶你上花轎。」夏凌辰如沐春風的笑着,一副體貼的模樣,輕輕的扶着寒傾微的身子,就要帶着她上花轎。

  寒傾微回過神來,下意識的躲開夏凌辰的手,怔怔的看着仍舊一臉淡笑的他,輕聲道,「辰王,怕是該露出你的真面目了?笑久了,可是會抽筋的!」

  夏凌辰神色微動,卻只是轉瞬即逝,他薄唇盪起一抹迷死人的幅度,臉色略帶委屈的道:「娘子,怎麼了?為夫只是想親自送你上花轎而已,娘子若是不高興,那為夫就不勉強了。」

  寒傾微想要噴血,這張無害的臉,哪裡像自己預知世界看到的那般狠厲模樣?

  難道自己看錯了?可是看了一次又一次,最後結果還是一樣。

  看來,是這個辰王,手段演技都高到了神級!

  「娘子…」

  「停!」寒傾微猛地打住夏凌辰的話,「辰王,我不會嫁給你,所以,別娘子娘子的叫了!」

  夏凌辰再是能忍,此刻臉色總有些不一樣了,溫柔略帶生氣的質問:「你再說一遍!」

  寒傾微感覺身邊溫度驟然下降,自己好似被冰寒裹住,但繞是有點害怕還是直起身子。

  這不過是他冰山的一角罷了,她還能應付。

  「我今日,不嫁給辰王!」她高聲對着下面的人山人海大聲道,好似一個執掌千軍的女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