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
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 連載中

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

來源:google 作者:暴躁荔枝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蘇挽 蕭屹川

蘇挽好不容易熬到研究生畢業卻被野豬撞死,穿成四個崽崽的後娘,正高興無痛當媽卻沒想到四隻……只想搞死她冰山老大一腳把她踹湖裡:「榆木腦袋也配當我們娘!做夢!」嗆了兩口水的蘇挽:「……」眯眼乖乖笑老二:「別怕,一點都不痛,我的魚才三天沒吃而已……」看清四周鱷魚的蘇挽:「……」奶萌奶萌的女裝老三吹響指哨:「我的鷹還沒吃呢,細皮嫩肉的,應該不錯」餘光瞄到上空盤旋獵鷹的蘇挽:「……」「你們怎麼能這麼殘忍」胖墩墩流着口水的單純娃娃眨巴眨巴眼睛,「給我的狼留只腿,可以嗎?哥哥們」蘇挽徹底無語,閉眼出現在四人身後,一根繩捆住人給扔房檐上掛着,「真是不好意思,你們狗爹還得三天回來,再見……」……後來,她橫霸盛京,身後跟着四隻乖乖小魔王有人說:「後娘總比不上親娘」四隻衝上去把人湊一頓,「你放屁,這就是我們親娘!」-定北王蕭屹川從戰場帶回四個小娃娃,四個娃娃天資聰慧卻不服管他沒想到女人能把四隻管的服服帖帖不由對她刮目相看蘇挽忙着風生水起沒空管他,直到——他問:「我們生個屬於自己的?」蘇挽瞪大眼睛:「我只想無痛當媽!你卻以為我愛你?」蕭屹川:「好好說話」展開

《作孽!四個反派崽崽竟想團寵我》章節試讀:

蕭屹川偏眸看他。

蕭陵游不情不願坐下。

蘇挽覺得這飯吃的憋屈,也沒跟小孩子計較的心思,淺聲問:「用完膳能出府嗎?」

「你還在禁足。」蕭屹川垂着眸子回。

蘇挽喪氣的哦一聲,胃口減半,吃了一口餛飩後擱下筷子起身行禮,「王爺您慢用,妾身回去禁足。」

蕭屹川見她整個人懨懨的,只吃了幾口,冷眼掃過吃的極為開心的四隻,「以後日日來請安,若是被我發現偷懶,打斷你們腿。」

四隻立即頷首:「是。」

他用完膳,吩咐青狐取了一點,回房。

四隻見他的對臭女人這麼好,不由得同時撅嘴。

憑什麼要對臭女人這麼好!

哼!

房內,蕭屹川命青狐放下早膳,淡聲道:「想出府也可以,一刻鐘用膳,換男裝,帶你去西郊莊子,我的馬可不等你。」

蘇挽倏地站起,「西郊?」

不是昨日童屍命案的那裡?

她能不能不去。

蕭屹川見她遲疑,冷聲道:「跟着我會安全些,至少沒人把蛇放你凳子上。」

蘇挽微怔,緩緩偏頭。

「啊——」她猛地跳到男人懷裡抱住他脖子,「靠!這蛇有毒啊!蕭屹川!你還讓他養!」

她往他身上蹭了蹭,胳膊緊緊的圈住他脖子。

蕭屹川拍拍她腰,「陵游的蛇都很聽話。」

他取下隨身攜帶的香包塞她手裡,「拿着,裏面有雄黃,它不會咬你,下來,不成體統。」

蘇挽慢吞吞鬆開他脖子,滑下來,抱住他胳膊躲到他身後,一瞬不瞬的盯着那條黑橙相間的蛇,周身雞皮疙瘩浮起來。

她扯扯他寬袖,求饒,「你讓它走,否則我怎麼換衣服。」

蕭屹川看了眼青狐。

青狐頷首,抽刀一個閃身,毒蛇被挑出屋子。

蘇挽鬆口氣,頭磕到男人強有力的臂膀上,喃喃自語:「嚇死我了。」

蕭屹川順手拍拍她頭,「不吃飯就去換衣服,到了莊子再用午膳。」

蘇挽點頭,飛快換好男裝,同他離開王府。

通體漆黑的烈馬奔馳在熱風中,蘇挽躲在男人寬大的披風裡憋的難受,她掙了掙,露出一隻眼睛。

見城門就在不遠處,又躲回去告訴自己再忍忍。

「參見定北王……」

士兵拜見聲傳入蘇挽耳朵,身後男人微微俯身壓住她,低低道:「再等等。」

黑馬竄出城門,蕭屹川鬆開攏緊的披風,雙腿夾住馬肚子示意它慢些。

蘇挽呵出一口熱氣,急促的深吸幾口氣,身子靠回男人懷裡,半晌,她直起腰看向四周樹林。

「這種路不會有刺客吧。」

他這種大人物出城,沒刺客刺殺,對不起她看的那些電視劇吧。

「害怕?」蕭屹川單手勒着韁繩輕甩,另一隻手扶住她歪歪扭扭的身子,隨口問:「你沒學過騎馬?蘇家怎麼也是大戶人家,沒讓女子跟着學馬?」

蘇挽抿抿唇,沒答。

她怎麼知道原主會不會騎馬!

蕭屹川見她默認,拍拍她手示意她握住韁繩,「這年紀學也不晚,本王教你。」

他端正她的身子,淡聲道:「馬是很有靈性的東西,你讓它快或慢都可以用腿夾馬肚子。」

他雙腿輕夾馬肚子,黑馬速度加快一些,腿鬆開後,速度又降下來。

蘇挽只在大一去郊外實踐基地時坐在馬背上拍了兩張照片,現在讓她學騎馬,她有些不得要領,回想着當時馬場工作人員告訴她的注意事項,她慢慢挺直腰桿適應馬兒奔跑的速度。

緊接着,她握住韁繩控制速度,雙腿也輕輕用力。

感受到馬兒的加速,她淺淺勾唇。

學會騎馬也好,日後若是離開她便買一匹馬,出行也方便。

蕭屹川見她漸漸摸到竅門,鬆開韁繩由她掌控行進速度,自己閑適的攏着她腰護住她背後。

到達西郊莊子,蘇挽整個人都明媚起來。

蕭屹川扶她下馬,帶着人走進莊子。

守在莊子外的士兵見他來,跪拜行禮:「參見定北王。」

蕭屹川大手一拂:「仵作可來過?」

「啟稟王爺,仵作正在偏房等着呢。」莊子的管事跑出來行了禮,伸手朝偏房方向做了個請。

蕭屹川看了眼蘇挽,「本王去看屍體,去嗎?」

蘇挽使勁搖頭。

蕭屹川點頭,掃了眼青狐示意他保護她。

等他走,青狐道:「公子這邊請,莊子外有個亭子,比莊子內涼快些。」

蘇挽迅速跟上。

亭子旁有條小溪,風吹過時帶起些水汽,蘇挽覺得涼快些才問:「那幾個孩子都多大?」

「看骨齡大的八歲左右,小的四歲左右。」青狐淡聲道。

「四歲?!」蘇挽不由得憤然起身,「誰會對這麼小的孩子動手!」

青狐搖頭:「屍體腐爛的已經辨認不出模樣,暫時還沒有線索。」

蘇挽心裏揪起,煩的來回踱步。

片刻,她打定主意,邁步離開涼亭,「走,我們去看看。」

「王妃娘娘,男人的事女人還是不要插手為好。」?青狐攔她。

蘇挽睨他,「這麼瞧不起女人,難道你不是女人生的。」

青狐啞言。

蘇挽拂開他胳膊,徑自走進莊子。

莊子內,腐屍的氣味明顯,她捂住鼻子走過去,停在門外望了眼蓋着白布的方向,倏地轉頭。

待嘔吐感平復些後,她走進去,問:「有需要幫忙的嗎?」

蕭屹川見她來,漆黑長眉輕蹙,「你來幹什麼,不是讓你在外休息。」

「着實無聊,想着來看看有沒有什麼能幫上忙的。」她立到他身旁,眸光輕低,處理白骨,她倏地攥住蕭屹川休息,臉別開,好一會兒才轉回頭,道,「青狐說小的才四歲,我心疼,想着抓到兇手後,好好安葬他們吧,怪可憐的。」

蕭屹川點頭,看向仵作,「說說吧,都是什麼死因。」

「喉骨斷裂。」仵作輕聲道,「都是被人擰斷脖子後,取走了身上的一塊骨頭,按照屍體的腐爛程度推算,這些孩子應該死了七八年了。」

蘇挽不由的膽寒。

擰斷脖子取走身上的一塊骨頭,到底是多窮凶極惡的歹人才能幹出這種事。

「青狐,下令,三日內呈上十年內這座莊子所有的戶籍底冊,排查所有失蹤小孩。」